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兴欣的伙食【修伞/小甜饼】

叶修一直觉得,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荣耀。
当然苏沐秋回来之后,还要再加上一个他。
衣食住行,他都不甚在意,从他刚到兴欣那会儿能在狭小房间里安之若素就可以看出来。
只要有烟抽,有荣耀玩,有苏沐秋操,他的生活就已经足够美满。
苏沐秋也是这么想的。他从小带着苏沐橙,生活颠沛流离,末了又从人间地狱走过一遭,愈发容易满足。
自打兴欣拿了冠军,陈果下定决心,也要把这支新战队搞出嘉世当年的风采来。她斥巨资买下一栋四层小楼,挂了【兴欣俱乐部】的牌子。
兴欣请来的食堂师父手艺不错,可惜委实太过老实。打头一天做了牛肉粉条包,被包荣兴夸了一句“真好吃啊,希望以后天天都能吃到”之后,果真连做了三天。
叶修搂着苏沐秋窝在房间里,苏沐秋啃着包子,他啃着苏沐秋,两个人都十分满足。
楼下传来陈果的声音:“师傅,这包子明儿就别做了吧,我是真吃腻了。”
食堂师傅有些小委屈:“小包说好吃,让我天天做来着……”
“他?他就是个包子!以后别听他的,该做什么做什么,他想吃自个儿买去!”
苏沐秋瞅了瞅手里的包子,又看了一眼一直埋在自己颈间的叶修,笑着撞了撞他的胳膊:“喂喂,老板怎么不喜欢?我觉得这包子挺好吃的啊。”
叶修暂时止住动作,抬头望着他笑了一笑:“还成。”末了又把头低下去,牙齿咬着他光裸肩头一小块皮肉,轻轻一扯,吮吻着道,“没你好吃。”
“喂。”苏沐秋轻笑一声,屈起手指敲了一下他的头。叶修捉住他的手,翻身把他压在下面,低下头去渡过去一口烟草气息,埋在他颈间低低地笑,“再来一次吧,完了等会儿抢BOSS去。”
苏沐秋无声默许。叶修在他身上摸来摸去,他不由得叹息道:“这次回来之后好堕落啊,都不能给沐橙做个好哥哥的榜样了。”
“她?”叶修没忍住,趴在苏沐秋腹间笑了,“她和莫凡好着呢,哪里管得上你!”
苏沐秋想到那个不爱说话还拐走了自己妹妹的家伙,不由得暗自出神,恶狠狠地在心里把他鞭策了无数遍。叶修在他身下又舔又亲地弄了半天,不满地抬起头来:“喂喂喂,给点反应啊!别走神,我技术这么差?”
苏沐秋回神,望着叶修亮晶晶的眼睛,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努力向前探出身子,啾地一下亲在他的嘴唇上:“没有没有,我专心,赶紧做吧。”
终归是汗水淋漓的一场欢愉。叶修抽完一支事后烟,翻身下床,端了水给苏沐秋擦身子,又自己快速洗了个澡,随便套了件衬衣就开了电脑。
成功地从套马甲的黄少天那里抢走了蓝溪阁的BOSS,他没管对面那个话痨的滔滔不绝,径自关了电脑回到床边。苏沐秋躺在床上,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叶修笑着,带着几分小孩子般的炫耀道:“抢到了。”
“挺厉害嘛。”苏沐秋很配合地夸道。
叶修特别高兴,俯下身亲昵地亲了亲他的鼻子,搂着他小声道:“累的话就睡一会儿吧。”
晚饭吃的终于不是包子了。陈果很满意,包荣兴却十分沮丧。叶修瞅了瞅桌子上的菜色,难得称赞了一句食堂师傅:“今晚的饭很不错嘛。”
然后盛了一碗皮蛋瘦肉粥给苏沐秋:“你还是喝这个吧。”
“不,想吃别的。”苏沐秋的筷子伸向一盘麻辣兔丁,结果被叶修中途止住。他生气地瞪向叶修,“为什么不让我吃?!”
“想想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我以为你会懂的呢。”叶修很无奈地说。
不管苏沐秋懂没懂,反正陈果先懂了。她无语地看着叶修:“喂,饭桌上还有未成年人,注意一下影响。”
乔一帆小口地喝着水,红着脸把头低下去,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苏沐橙喝了口汤,抬头冲着叶修笑:“叶修你别把哥哥折腾得太过了,明天就不是休息日了,还要训练的。”
叶修毫不羞涩地点点头,他很坦然地把粥碗往苏沐秋面前推了推:“喝吧。”
“……”苏沐秋瞪了他一眼,还是喝粥去了。
“今晚会轻点。”叶修又补了一句。
苏沐秋的无耻功力终究还是不及他,红着脸,一言不发地喝粥。叶修也不吃饭了,歪着脑袋,撑着下巴十分餍足地看着他的侧脸。
陈果觉得这一幕十分刺眼,莫名被塞了一嘴狗粮。她低头吃饭,装作没看到面前这一对旁若无人的狗男男。
到了晚上,苏沐秋有些警惕地看着叶修,试图晓之以理:“明天周一,要开始训练了,不能起晚。”
叶修十分无辜地摊摊手:“那,盖被子纯聊天,成吗?”
他揽着苏沐秋躺在床上,感受着怀里温软的肉体,倏然长长地叹息一声。
“怎么了?”苏沐秋问道。
“其实你现在能和我躺在一起,我已经很满足了。”叶修十分平和地说,眼睛里却分明有水光闪过,“一个人过了十年,觉得没什么好怕的,干脆就这样过一生好了。”
苏沐秋的心脏像被人一把攥紧,一瞬间疼得他说不出话。
“有荣耀,有君莫笑,有千机伞,有我的记忆,其实就已经够了。几十年其实也没有很长啊,谁又敢说自己能活得足够长呢?你刻在我的回忆里,说不定能比我活得更久。”叶修说着,唇角慢慢扯出一个笑来,那双时光洗过的眼睛里神色惨淡又落寞,苏沐秋仿佛被一把重锤敲下,痛得整个人都微微颤抖起来。
“你在怕吗?在难过吗?”叶修侧低下头,细细地亲吻着他的发顶,“和我感同身受吗?其实也没什么,我就当你还在了。个人赛的记录,也留了一场给你,期望着有一天你能回来,破了它。”
“万幸,你回来了。”
最后一句,带着劫后余生般的释然。苏沐秋用牙齿咬着嘴唇,眼睛里滚落出几颗泪水。
其实他回来后听苏沐橙说过的。他走之后,叶修把苏沐橙照顾得很好,也想着就这样代他照顾她一生。他说话仍是嘲讽,对人仍是坦然温柔,面对荣耀和冠军,仍是拼尽全力。
只是再不谈感情。
他还是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生活着,只是身体里的某个部分,才萌芽就已经彻底死去了。
苏沐秋攀着叶修的胳膊,小声又哽咽地问:“为什么不考虑别人呢?”
叶修像是奇怪他为什么会这样问似的,耸耸肩反问道:“还有别人吗?”
没有了。他所拥有的感情里,从来也只容得下苏沐秋一个人而已。
苏沐秋红着眼圈,心头的情绪宛若波涛涌流。他努力抬起头去找叶修的嘴唇,两唇相接,眼泪和叹息都随着亲吻被吞进肚子里,只剩唇齿厮磨和舌肉交缠的暧昧声音。
叶修安然接受了这个吻,而后反客为主。苏沐秋被他压在身下,不知何时已衣衫褪尽,从脖颈到腰腹间尽是吻痕。小苏沐秋微微抬起头,被叶修温柔地握在了手里。
苏沐秋突然想到了什么:“等等,你不是说盖被子纯聊天吗?”
叶修压着他的腿,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十分坦然地一笑:“骗你的。”
一刹那间苏沐秋懂了,苦肉计!为了睡他叶修居然用苦肉计!他还真的被打动了,自动送上来让叶修上下其手!
苏沐秋磨牙霍霍,十分凶恶地瞪着叶修。叶修一脸无辜:“干嘛这么看我呀,你不也挺舒服的吗?”
苏沐秋无话可说,干脆放开了享受,叶修动作又极尽温柔,他十分舒服地呻吟出声。
灼热的肠肉一寸寸吞进指节,叶修盯着苏沐秋波光潋滟的眼睛,心头那一把燎原的火,终于烧得更旺了。
一场酣畅淋漓的欢爱。
苏沐秋抬一下手指都觉得身体酸软难当,他做出穷凶极恶的表情看向叶修:“太过分了你!为了做这种事居然用苦肉计!”
“我错了。”叶修立刻十分诚恳地认错。
“饿了!我想吃宵夜!”苏沐秋说。
叶修好声好气地哄道:“好好好,想吃什么?只能是粥一类的哦。”
“鱼片粥!”
叶修哄了他两句,先抱他去洗了澡,然后自己下楼去了。食堂的灯都熄了,师傅也睡了,叶修找了半天没找到粥,想想自己的厨艺还是没有搞事情,最终从冰箱里拿了盒牛奶上楼。
“沐秋,没有鱼片粥,你喝牛奶行……”推门,未出口的话瞬间被吞进喉咙。床上的苏沐秋已经沉沉睡去,叶修随手把牛奶放在桌上,走过去坐在床边,低头看他。微微潮湿的头发贴在脸颊,显出几分乖巧,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被眼皮盖住了。容貌仍然俊秀非常,叶修伸出手指轻轻划过,直至鼻尖。
平缓又温热的呼吸。
他是活着的。
叶修微微一笑,声音低不可闻。
“其实不是苦肉计啊,是真的。”
第二天苏沐秋醒过来之后不可避免地腰酸背痛,坐在楼下等早饭的时候,苏沐橙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奇怪。
叶修非常坦然地又给他盛了一碗粥。
苏沐秋接过来,听到对面苏沐橙一声叹息:“要节制哦,哥哥。”
苏沐秋差点哭出来。被妹妹误会了!叶修你这个混蛋!
叶修十分坦荡,完全没意识到有任何不妥,他朝着食堂师傅一笑,说道:“麻烦您中午做一份鱼片粥。”
苏沐秋紧跟着说:“师傅,我中午想要一份麻辣水煮鱼,变态辣的那种。”
叶修夹菜的动作轻轻一顿,然后再度冲着师傅微笑:“您别听他的,在赌气呢,鱼片粥就好。”
然后他转过头冲着苏沐秋,温柔地安抚道:“乖,别任性。”
陈果忍无可忍,拍了筷子站起来,怒道:“你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是不是兴欣的伙食太好了,你们还能点菜了?”
“老板,火气别那么大,吃块苦瓜消消火。”叶修夹了块苦瓜给陈果。
陈果望着他无耻而又坦然的脸,承认自己败下阵来。
中午的时候苏沐秋还是喝到了昨晚随口说的鱼片粥。
晚饭也是。
苏沐秋十分忧愁,他本来是并不在意自己吃什么的。但是顿顿喝粥,就算粥的味道确实不错,那也太乏味了吧。他晚饭后偷偷溜到厨房,终于从冰箱里摸出了一对剩下的卤鸡翅。
他一边吃一边小声对自己说:“不能浪费兴欣这么好的伙食啊!”
啃完鸡翅,毁灭骨头,他洗了手上楼找叶修谈判去了。叶修正披了马甲在磕着张佳乐抢BOSS,见他上来赶紧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叶修!你这个不要脸的!”
张佳乐愤怒的呐喊被关在了电脑另一侧,叶修起身点了根烟,示意苏沐秋坐。
“有件事想跟你谈谈。”苏沐秋说。
“哦?你说。”
“你觉得师傅的手艺怎么样?”苏沐秋打算循序渐进。
“还不错。”叶修说。
“我认为我不能辜负了食堂师傅的好手艺,尝尝他做的每一道菜是对他的一种尊重。”苏沐秋义正言辞。
叶修眯了眯眼睛,笑了:“那你的意思是?”
“以后不许做那么狠!我也要有身体吃别的东西!”
“可以啊,谈谈条件吧。”
可惜苏沐秋回来得太晚了,不然他一定会发现,此刻叶修脸上的表情,正和当初向十区各位会长勒索稀有材料时的笑容如出一辙。
老狐狸!
这一晚苏沐秋被摆弄成各种姿势,历经磨难,答应了不少丧权辱国的条约,终于说得叶修同意每周休息两天不做,让他吃自己想吃的东西。
“剩下的日子里也不能只让我喝粥啊!”苏沐秋不放心地叮嘱。
叶修堵住他的嘴巴,咬噬亲吻了半天,手指寸寸探入,直到苏沐秋彻底身体酥软,除了呻吟发不出别的声音,这才道:“知道了。”
过去一个旖旎的夜晚,迎来的是美好的明天!
苏沐秋朦朦胧胧地想:“绝对不能辜负兴欣这么好的伙食!明天告诉师傅我想吃番茄炖牛腩!”
叶修则在他颤抖着合拢的眼皮上落下一个轻吻。
你回来了。
你还在。
真好。

评论(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