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喻黄#男朋友变成了仓鼠怎么办

【该脑洞源自上周室友带回了我们宿舍的第十五只仓鼠】
(一)
“这么办。”
叶修伸出一根手指把桌面上的仓鼠球弹了出去,肥嘟嘟的毛球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吱吱吱!!”仓鼠球灵巧地爬起来,扬起爪子冲着叶修愤怒地叫,叶修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哈哈,说不出话了吧!黄少天你也有今天!”
喻文州看着那毛球滚动心肝都在颤,伸长胳膊把黄少天拎回来放在自己手心,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别逗他了,我来找你想办法的。”
他的声音听上去十分忧愁。当然了,任谁一早起床想捞过身边的恋人来个早安吻结果发现人不见了埋在被子里的是只仓鼠,心情也不会太好的。
叶修止住笑声,耸了耸肩:“我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啊?先想想事情的原因吧,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喻文州和他面面相觑。虽然两个人的心一个赛一个的脏,脑子一个赛一个的机智,但面对此等灵异事件,还是一脸懵逼束手无策的。
(二)
思考了快半个小时,喻文州终于想起来黄少天两个月前说过一句想养只仓鼠,但是俱乐部禁止养宠物,他沮丧了几天也就忘了。
“因为这种原因,仓鼠之神来报复了?”叶修说,“你在说笑话吗?”
“我实在想不到别的原因了。”喻文州无奈地说着,“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叶领队?离比赛可没几天了。”
叶修说:“我能怎么办?回家替你问问我家老头儿吧,他说不定认识什么能人异士帮得上忙。”
叶修走了。喻文州把黄少天小心地放在桌上,看着他十分焦灼地爬来爬去,嘴里发出急促的“吱吱”声。
他叹了口气,拿出手机,上淘宝买了笼子、木屑、面包虫和仓鼠粮。
(三)
那双眼睛小小的,圆溜溜的,像两颗嵌在脸上的小黑豆。
但喻文州从里面看到了抗拒。
“你总得吃点东西。”喻文州把语气放得格外轻柔,手里四五厘米长的面包虫又往黄少天嘴边递了递,“我知道心理上很难接受,但你不能饿死。”
黄少天用爪子搭着嘴巴,做出一个干呕的动作。
“因为我也不知道仓鼠能不能吃人的食物啊……”喻文州叹息了一声,把面包虫收了起来,倒了点儿仓鼠粮在手心,“那你吃这个,五谷杂粮……能接受吧。”
黄少天把脸埋进五谷杂粮里,一边默默垂泪一边吃。
(三)
张佳乐准备下楼觅食的时候碰上了从房间里出来的喻文州,嗯……右手一直插在口袋里,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
这么想着张佳乐就顺口打了个招呼:“喻队上午好啊,咦,怎么不见少天?”
呃??
张佳乐想,我这个问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为啥喻队看我的眼神突然像韩队看叶修一样凶狠??乐乐害怕乐乐委屈嘤嘤嘤。
“少天他……”喻文州开口了,他的语速十分缓慢,张佳乐却听出了杀气,“有事出去了,可能过两天才会回来。”
“哈、哈哈,是嘛。”张佳乐干笑了两声,转身逃下了楼。
啊啊啊以前怎么没发现温文尔雅的喻队也能这么恐怖啊啊啊!!
喻文州遥遥望着张佳乐的背影远去,然后用一种十分僵硬的姿态把右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他缓缓地摊开手掌,望着手心里淡黄色的毛球,一字一顿,平静地说:“少天……你尿我手上了。”
“吱!”毛湿了一小半的仓鼠球在他手心转了两圈儿,然后一头栽倒,就地装死。
(四)
叶修走了一天多还没回来,饭桌上王杰希顺口问了一句。
喻文州说:“他和少天有点事儿,一起出去了。”
于是李轩和方锐立刻用看弃妇的目光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面无表情,把碗里的最后一口汤喝完,然后起身,离开饭桌。
方锐在他身后小声地对王杰希说:“为情所困,王队你把你们战队的原谅帽给他一顶。
喻文州定住脚步,缓缓转身。
方锐惊恐地看着他又走回饭桌前,离自己越来越近,然后拿了一把水果刀……和果盘里的一个苹果。
喻文州上楼了,方锐惊魂未定:“我还以为喻队想捅死我……”
王杰希:“不管他想不想,我倒是挺想的。”
“我查过了,你应该是可以吃点儿水果的。”喻文州把洗干净的苹果水分擦干,切成小块,一块一块地递到黄少天嘴边,“至于你的品种,少天,我查了下,应该是……金丝熊。”
黄少天胡须一颤一颤的,牙齿飞快地在苹果块上游走,闻言抬起小脑袋瞄了他一眼。
喻文州伸出一根手指在他头顶的软毛上轻轻揉了揉。
“我会让你恢复过来的。”
(五)
木屑一层一层地铺好,陶瓷小窝里垫上一小块绒布,小食盆里丢进了一把仓鼠粮。喻文州把黄少天放进偌大的亚克力仓鼠笼里,然后把秋千挂好。
喻文州:“少天你随便玩玩吧。”
黄少天愤怒地伸出一只爪子,把秋千狠狠地打到前面去。
一秒钟之后秋千荡了回来,把他掀翻在木屑里。
喻文州:“……”
黄少天叫着:“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喻文州:“???”
仓鼠球黄少天人性化地叹了口气,伸出爪子一点一点地往外爬。
“想出去?”喻文州懂了他的意思,他把黄少天抓起来重新放回手心,“我也不想把你放进笼子里,但你太小了,被人踩着了压着了就完了。也不能总待在我口袋里,那里太小了。”
仓鼠球的小黑眼睛里出现了一丝难过。
喻文州垂下眼睫,把仓鼠球托到唇边,安抚似的亲了一小口。
不知何事突然推开喻文州房门的孙翔:“……”
喻文州:“……”
他轻轻吸了口气,若无其事道:“有什么事吗?”
觉得自己窥视到喻队不可告人秘密而魂不守舍的羊习习:“那个……叶修打电话来找你,说在上天咖啡馆等你。”
(六)
“这就是事主吗?”
看上去一脸神棍的中年男人绕着黄少天转了两圈儿:“哈哈哈,剑圣黄少天变成了一只仓鼠,哈哈哈哈哈!”
叶修:“……”
喻文州:“……”
黄少天:“吱吱吱!!”
叶修向喻文州解释道:“这个人也玩荣耀,没办法。”
“是的是的,我也玩。”神棍自来熟地说着,“黄少天啊,我还挺喜欢的一个选手,怎么就突然改变物种了呢?”
喻文州声音微冷:“所以还要请你解决了。”
听完事情的经过神棍摸着下巴说:“你们的猜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至于怎么解决,那当然只能用爱的力量了。”
喻文州:“……”
神棍说:“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我说的是真的。他说要养仓鼠,没几天就忘了,冷酷无情,这是仓鼠之神对他的惩罚。”
喻文州转头看向叶修:“这么牵强的设定是谁想出来的?”
“当然是那个傻子作者了。”叶修叹息着说。
(七)
黄少天被喻文州揣在口袋里带了回去,一并回去的还有叶修。
“喻队和叶修一起回来了,黄少天不见踪影。”方锐茫然地嘀咕,“这展开我怎么看不太懂呢?”
叶修对喻文州说着:“爱的力量,你好好想想吧。”
路过的周泽楷用诡异的目光看了叶修好久。
喻文州把黄少天带回房间,掏出来放在床上。
四目相对,喻文州忽然说:“少天,我爱你。”
仓鼠球抖了抖身子,长毛的脸居然红了。
喻文州:“……原来仓鼠也会脸红吗?”
黄少天一只爪子搭着他的手:“吱吱吱吱!”
喻文州听不懂他说什么,只是又说了一句:“少天,我喜欢你。”
黄少天转过身子用仓鼠屁股对着他,整个身体都在抖。
喻文州:“……”
这是在害羞吗?不是在笑吧?!
他等了半天什么事也没发生,有些失望:“原来这不算爱的力量吗?”
黄少天转过身,仰视着他,眼神茫然失措。
喻文州有些心疼地亲了亲他毛绒绒的身体:“别害怕,我会想到办法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把黄少天放在床的另一边,专门买回来的小被子盖在他身上。喻文州温柔地说:“睡吧。”
确认仓鼠黄少天睡着了他才闭上眼睛。
这天晚上他睡得格外不踏实,梦里光怪陆离的场景持续了很久,第二天昏昏沉沉地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空荡荡的。
黄少天不见了。
(八)
喻文州被巨大的恐慌淹没了。他慌张地下床,反穿了拖鞋,在屋里没找到鼠影就一路叫着黄少天的名字下楼去了。
楼下三三两两地坐着人,见状齐刷刷地看了过来。王杰希问道:“怎么了?黄少天不是有事出去了吗?”
喻文州无心解释,只是焦急地又喊了声:“少天!”
但这次,居然从角落的盆栽后传来一声回应。
“队长?!”
喻文州冲了过去。
(九)
“对不起,我一定是在做梦……”李轩一脸不愿意相信事实的表情,向着远处飘然而去。
唐昊皱着眉问:“怎么回事?黄少天怎么会变成一只老鼠?”
“喂我警告你啊,这是仓鼠,不是老鼠!谁会变成那长尾巴的恶心玩意儿啊?!”黄少天在喻文州手心里跳脚,“看看这毛色,看看这可爱的耳朵,看看这完美的体型,我是仓鼠!而且是最可爱的金丝熊!”
“你倒是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嘛。”叶修嘲讽道。
“不管怎么说,看到这种东西开口说话还是好诡异啊。”肖时钦有些毛骨悚然地说。
“什么?!你敢叫我‘这种东西’?!”黄少天十分气愤,爪子握成拳挥了挥,“队长,替我打他!”
“别闹了。”喻文州安抚地摸了摸他脑袋上的毛,“你怎么突然能说话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黄少天的眼睛一瞬间变得茫然,当然除了喻文州别人也看不出来这茫然,“今天一醒过来就在这里了,然后就听见你在叫我。”
“可能这就是,爱的力量。”叶修说着。
(十)
“先别管这个了。”王杰希倒是十分冷静,“离世邀赛只有三天了,如果他变不回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果然,这才是个大问题。
黄少天一脸惊惧:“是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这样应该怎么上场啊?!”
叶修一脸“哥来拯救世界”的表情:“唉,没办法了,只能哥上了。”
“你不是没带账号卡吗?”孙翔问。
“用夜雨声烦就好了啊,我可是职业级的教科书。”
仓鼠黄少天一脸儿子被人抢了的表情。
“其实现在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苏沐橙忽然开口了,她指了指在喻文州手心里吱哇乱叫的黄少天,说,“如果他一直变不回来……该怎么办?”
她想说的是,蓝雨怎么办?
喻文州怎么办?
(十一)
“哇什么意思啊你!”黄少天炸毛,“苏妹子你不要乱说啊?!什么叫一直变不回来!别咒我啊啊啊!”
但他自己也明白,这个后果的发生可能性其实是很大的。
喻文州沉默半晌,说:“退役。”
“哦?”
“我和他一起,退役。”喻文州补充道。
黄少天转过头呆呆地看着他,突然爆发出一阵尖锐的咆哮:“开什么玩笑?!队长你怎么可能退役,你这么稳定的发挥最起码还能再打五年!!”黄少天急促地说着,小小的身体在剧烈地颤抖,“我退役就我退役,那是因为仓鼠根本打不了比赛!你退什么?你不要你的荣耀、不要蓝雨了吗?!”
“不要了。”喻文州平淡地说。
黄少天愣住了。那只仓鼠还张着嘴,瞪着小圆眼睛,毛发有些凌乱,小小的一团看上去有几分可笑。
“仓鼠的寿命那么短……我又能陪你几年呢?”喻文州说着,眼神十分清明,仿佛已经洞察了一切,“蓝雨的荣耀不会因为我退役就不在了,但你会因为我不退役而不在。轻重缓急,我还分得清。”
(十二)
“如果下个赛季开始前你还没有恢复,我们就一起退役。”
喻文州宣布完这个决定之后就带着黄少天上楼了,徒留一片叹息。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终啊。”方锐叹息着,张佳乐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是一往而深。”
“真的要为了我退役吗?”黄少天苦恼地抓抓毛发,不知道该怎么劝解。
“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自己。”喻文州削了片儿苹果给他,“少天,其实我是个很自私的人,如果人生只剩下很短的时间,我愿意为了我自己高兴而放弃一些非必要的东西。”
“但你,是必要的。”
黄少天捧着苹果啃,鼠眼里泛出一点泪水,把写这个设定的智障作者在心里骂了三百遍。
接下来的两天,黄少天仍然顶着仓鼠的身子出没,但大家仿佛都习惯了,楚云秀甚至能对着这样的黄少天夸一句:“好可爱啊。”
“你说的是他不说话的时候吧。”叶修说。
(十三)
去苏黎世的飞机是这天下午三点。一大早大家都在忙忙碌碌地收拾行李,喻文州把黄少天放在房间里让他自己玩,然后去外面收东西。
“仓鼠可以带上飞机吗?”张佳乐问。
“按照规定,不可以。”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说道,叶修反驳,“那么遵守规定干嘛呀?文州把黄少天往兜里一揣,直接带走。”
喻文州点了点头,看来十分同意这个建议。
他们一边收东西一边讨论着一些小问题的时候,楼上突然传来了一连串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出那是黄少天的声音,喻文州脸色一白,扔下东西就冲上了楼。其他人紧随其后。
推开门,栗金色头发的清秀青年正赤身裸体地坐在床上,听到开门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过一旁的被子盖上。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少有的失态。
“队长我我我我变回来了!”黄少天盯着自己的手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我靠,这就莫名其妙地变回来了?”叶修喃喃自语。
喻文州显然也在思索这个问题。倏然间他的心里响起了一道不怎么好听的女声:“变回来是因为仓鼠之神被你们爱的力量打动了,尤其是你说的关于退役的话,简直就是感天动地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话是我三天前说的吧?”喻文州冷静地在心里问道,“为什么今天才变回来?”
那道女声突然变得有些心虚:“咳咳,传输也是有延时的嘛……”
(十四)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觉得作者这个设定十分有病……”黄少天跟喻文州小声嘀咕,“变仓鼠什么的,好变态啊。”
“是啊。”因为体型和物种差异而连续好几天欲求不满的喻文州赞同道。

评论(12)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