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毛绒熊与香蕉牛奶【周叶】chapter 5

Chapter 5 薄荷糖

   等苏沐橙从回忆中跳脱出来的时候,叶修已经把她送到了房门口。

“好好恋爱啊!”苏沐橙语重心长的语气仿佛在叮嘱晚辈似的,叶修摸了摸她的头发,笑着说,“知道了,你快进去吧。”

他看着苏沐橙的房门在自己面前关上,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然后把一直叼在嘴里的烟点燃。吐出一口灰白的烟气,他蜗行牛步般回了自己房间。

周泽楷的QQ头像是亮着的,叶修发过去一句“小周,在干嘛呢”,结果半天没收到回复,他猜想他可能是用手机挂着QQ在吃饭,于是就随手摸了张账号卡上荣耀溜达着,等他回来。

被叶修惦念着的周泽楷此时正捧着碗乖乖吃饭,轮回食堂的饭桌上倒是聊得挺火热,可惜他不太能参与进去,偶尔“嗯”“啊”两声,表示自己也有在认真聆听。

江波涛眼瞅着周泽楷挑着一筷子金针菇眼神放空,不知怎么的脸就微微变红了。

江波涛:“……”

叶秋混蛋!混蛋!

“咦?队长怎么脸红了?”杜明眼神随意地扫过来,立刻十分惊讶地开口,“是不是空调温度开太高了啊?”

江波涛:“……”

周泽楷和叶修谈恋爱这事儿,知道的人并不多,除了他们彼此,也就一个被叶修主动告知的苏沐橙和自己发觉的江波涛。所以江波涛在这儿含着一口血谴责叶修的时候,杜明还以为他们队长被热着了。

“……”周泽楷十分坦然地点了点头,“是。”

江波涛痛心疾首:队长你被叶秋带坏了啊!!

总之就这样吃完了饭,周泽楷用眼神和大家一一道别之后,自己回了房间。因为训练时是不能带手机的,所以他的还放在房间里。

一回去就看到叶修的消息,枪王的心里立刻万紫千红齐齐绽放,他连坐都没坐下来就赶紧回消息解释:“刚才吃饭。”

叶修很快回了消息过来:“回来啦小周,吃的什么啊?”

周泽楷:红豆粥,小凉菜。

他十分乖巧地报了菜名。叶修随手退了游戏,发过去一个眯眼笑的表情。

叶秋:哟,你们轮回过得还是这么养生。

周泽楷:还好。

叶修低低地笑了起来。他敢保证周泽楷绝对没听出这句话里的嘲讽,只是很认真地表达了对他说的话的肯定。

周泽楷:前辈呢?

看到这句问话叶修才意识到自己还没吃晚饭,不过他也不是很饿,为了防止周泽楷担心,他很坦然地胡说八道。

叶秋:吃了,吃得可好了。嘉世的伙食可比你们轮回好多了,改天有机会带你尝尝?

周泽楷:好。

他睁着双眼认真地注视着屏幕,漆黑的瞳孔映射着房间里灯光,一时间仿佛万千星光落入眼中,光如萤火眼如花,一片绮丽的光亮。

叶修没看到这一幕,看到估计他要硬了。他只是又点了根烟,然后随手丢过去一个视频请求。

您的好友“叶秋前辈”向您发起了视频通话请求。

周泽楷盯着那四个字羞涩了三秒,然后点了接受,下一秒,一张叼着烟的懒洋洋的脸就出现在他眼前。

“晚上好,小周。”叶修在屏幕那头冲他挥了挥手,然后把烟拿下来,在烟灰缸边磕掉一截烟灰,周泽楷看到那烟灰缸正是自己送他的那一个。

“……前辈。”周泽楷咽下一口唾沫,长长的睫毛如蝶翼般微颤,眼神飘飘荡荡落在了那个烟灰缸上,“还在用吗?”

那是他出道的第五赛季,趁着叶修生日送给他的。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在一起,周泽楷的暗恋从来只藏在心里,也不敢表现出来。礼物早就挑好了,只等在五月二十九号和其他人的一起送过去。

精细的白瓷烟灰缸底部印着一个金钩铁画般气势恢宏的“一”字,正好是周泽楷QQ头像上的这一个。

一叶之秋的一。

一枪穿云的一。

是周泽楷心底最隐秘深重的愿望,和无处倾诉的心事。

叶修修长的食指在那白瓷的边缘轻轻抹了一下,蹭掉了一小块灰黑的污渍,他轻笑着说:“当然在用,我们家小周送的礼物啊,我得用一辈子。”说着又摇头叹息了一声,“小周眼光不错,可惜弄脏了我心疼。”

周泽楷微微张了嘴,好像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喉结在颈间微微滚动了一下,像是把满腔话语和着心事一并吞了下去。叶修隔着两重屏幕对上他的目光,仍能看到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瑰丽的流光溢彩。

周泽楷说:“我……再送一个。”

叶修“哈哈哈”了几声:“要那么多烟灰缸干嘛。”周泽楷正想说“送个别的”时,叶修又开口了,“说起来小周你生日也快到了吧,想要什么跟哥说。”

再过两周就是周泽楷的生日了,叶修记得十分清楚,他想了很多种礼物,又自己一一否决了,想着干脆来问周泽楷喜欢什么。

周泽楷张了张嘴,清澈的瞳孔浮起一抹期待的神色:“想要……你。”

他右手食指十分紧张地点着左手手心,紧紧盯着叶修的脸。叶修愣了两秒,笑了:“想见我?我也很想见小周啊,不过遇到点儿事可能不能随便乱跑了,要不下个月比赛的时候再见面?”

周泽楷眼底的光暗了下去,但仍然担心地问道:“什么事?”

“啊,私自出门被批评了。”叶修好像不是很在意地说着,随即对着周泽楷笑了笑,“不过我跟他们说了是去轮回商量友谊赛的事,怎么样,明天打一场帮我证明下?”

“好。”周泽楷点了点头,有点担心叶修被批评的事,正想再问几句,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周泽楷立刻紧张地问:“谁?”

江波涛的声音透过门传进来有些模糊:“队长,是我。”

周泽楷望了望房门,又望了望叶修,眼里的不舍明明白白地告诉叶修“我不想关视频。”

叶修笑了笑:“让他进来呀,他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江波涛得到了周泽楷的进门许可,一进来就懵逼了,电脑屏幕上叶修那张微微苍白的脸正笑眯眯地望着他,还冲他招了招手:“哟,小江,来找小周啊?”

江波涛:“……”

江波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周泽楷,周泽楷毫无反应,只是用目光催促他“快点儿说,不要打扰我和叶秋前辈视频”。

江波涛这时候有点抑郁于自己为什么会把周泽楷的眼神理解得那么清楚,实在是好伤人啊!!他把手里拿着的文件夹递过去,说:“队长,这是接下来赛程的行程安排,我拿来给你看一下,三天后我们就得去B市了。”

周泽楷应了一声,把文件接过去,然后抬头看着江波涛。

江波涛也看着他。

周泽楷开口了:“你……还不走?”

江波涛泪奔,队长你因为叶秋赶我走?!

叶修在那边儿夹着烟哈哈大笑,烟灰抖了一地,江波涛十分凶狠地看过去,叶修笑着说:“干嘛这么看我呀小江?你有什么话赶紧跟小周说完,别打扰我们谈情说爱。”

江波涛咬牙切齿:“叶秋,你……”不要脸!

周泽楷漆黑的眼眸直直地看向他。

江波涛:“……你好好对我们队长。”

“噗。”叶修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小江你这么操心小周,他是你队长还是你儿子啊?”

江波涛:“……”

眼见他脸越来越黑,叶修赶紧说:“好了,放心放心,我肯定好好对小周,他这么讨人喜欢,我可舍不得对他不好。”

接收到叶修当着江波涛面儿的表白,周泽楷脖颈连着耳根都一并红透了,叶修看着觉得心都化了,突然就很想摸摸他柔软的发顶。

江波涛带着怅然失措的心情出门去了,周泽楷转头牢牢地盯着叶修,叶修突然说:“怎么办小周,好想见你。”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嘴唇颤动两下,好像要说点儿什么。

叶修接着说:“你想不想睡我?”

周泽楷摸了摸被顶起一块儿的裤子,墨色晕染的眼中丝丝缕缕的火焰跳动出来,带着能灼伤人心的滚烫。

“……前辈。”周泽楷说话的声音很轻,语调却压得很低,“我很想你。”

叶修感叹着:“异地恋真是愁人啊,想做点儿什么都只能隔着屏幕。”他指挥周泽楷,“小周你去把你房间门锁一下。”

接下来,他和周泽楷就隔着屏幕做了点儿什么。

周泽楷抽出几张纸巾,把不小心溅上屏幕的几滴白浊液体擦掉,他英俊的脸还带着未完全褪去的潮红。叶修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随手拂去额上渗出的一层薄汗。

“舒服吗小周?”叶修问着,从随手扔在一边的外套口袋里拿出烟盒,摸出了今天晚上的第四支烟。

“……嗯。”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抿了下嘴唇,像是觉得羞耻似的抬手掩住了眼睛。

“……”被这个可爱小动作击中然后秒杀的叶修捂着心脏,感觉自己点烟的动作都有点儿困难。他连着抽了好几口,感觉自己冷静下来了,才开口说话,“小周,你这害羞的毛病啥时候能改善下?”

周泽楷把手从眼睛上拿下来,正要说话,突然皱起了眉。

“前辈,少抽。”他盯着叶修指间燃了一半的烟,声音带着劝解和担忧,“不好。”

“对身体不好吗?”叶修目光在烟头明灭的火星上扫了一眼,然后又停在屏幕里周泽楷的脸上, “没办法啊小周,我这是好多年的习惯了。”

烟头凑到嘴边,他吸了一口,然后把白烟徐徐吐了出来,低声笑道:“烟瘾嘛,戒不掉了……你也是。”

“我?”周泽楷疑惑地看着他。

“你也是我戒不掉的瘾呀。”

叶修笑着说。

这天晚上入睡的时候,周泽楷仍然无法平复自己剧烈的心跳。胸腔处仿佛有一汪波澜壮阔的海洋,浪涛正拼命翻滚。从叶修口中听到那句话时起,万千风景已在心头自成世界。

那个世界江河奔涌,山花烂漫,万物蓬发,正齐齐在他心里奏响乐章。

激动到无法入睡的周泽楷还是担忧着烟草对叶修身体的侵害,干脆拿出手机查资料。微博知乎天涯一圈儿扫过去,最后打开了淘宝。

第二天轮回和嘉世打了一场和叶修商量好的友谊赛,嘉世惨败。周泽楷有些担心,但叶修一直笑着跟他说没事。

“三天后三零一来H市和我们打。”叶修说,“小周,王大眼他们B市空气不好,你记得带个口罩过去,多喝水。”

周泽楷乖乖地应了是。

第三天一早,他在QQ上跟叶修道了别,关了手机上了飞机。叶修惆怅了一会儿,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谁?……快递……?”叶修有些奇怪,“我没买什么东西啊?你稍等,我下去拿。”

他跑下楼,从快递员那里接过一个沉甸甸的包裹,带着颗疑惑的心回了房间。随手拿了把美工刀把外包装拆开,露出一个包装精致的金属盒子。

盒子体积不小,用丝带绑着一张烫金印花的卡片,叶修把卡片拿起来:“前辈,瘾不太强烈的时候,可以吃糖。”

盒盖打开,是满满一盒浅绿色玻璃纸裹好的糖果。糖果堆里夹着一张纸,上面写着“Y国进口SPK戒烟替代薄荷糖”。

像是电影里拉长的慢镜头那样,叶修扯着唇角缓缓地露出一个笑容,这一笑分明如春色般明媚动人。他拿起一颗糖,剥开包装纸丢进嘴里。薄荷的清爽混合着一丝熟悉的烟草气味,像一阵清凉的风掠过喉咙,一路滑到胃里去。可有什么暖流从心脏处一泵一泵地涌出来,仿佛要把整个人泡进暖热的温泉里去。一只灵巧的小鸟从他心底扑啦啦地飞起来,向着遥远的晴空飞过去。

那里的云端之上,住着一个叫周泽楷的小天使。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