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喻黄】喵星人恋爱记事

这天夕阳西下时,一辆厢式卡车径直开到了蓝雨宠物店门口,带来了一批新的宠物。
黄少天是一只橘猫,金黄发橙的皮毛在阳光下散发出温暖的色泽。十只橘猫九只胖,剩下的那只就是黄少天了。体型纤细,皮毛柔软,颜色鲜艳,身姿优美,线条流畅,眼睛如水晶般清澈透明,可惜是个傻子。
他第十七次追着自己的尾巴原地疯狂打转然后晕头转向地趴在地上时,不远处有只布偶猫歪着头,人性化地无声叹了口气。
布偶猫可以说是蓝雨宠物店里最漂亮的一只猫了。雪白的皮毛如同晴空轻云,湛蓝的眼珠泛着宝石般的光华。他身上的毛打理得很干净,每一根都蓬松柔软,连尾巴翘起的弧度也恰到好处。布偶猫的名字也比橘猫黄少天好听一点儿,他叫喻文州。
因为品种的缘故,喻文州看上去总是安静又可爱,动作不紧不慢,十分优雅。他在一株绿色植物旁踱步并偷偷觑着远处撒欢打滚儿玩得异常开心的黄少天时,那只橘猫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如一阵风窜了过来。
“你好,我叫黄少天!哇,看你的皮毛和体态,你是布偶猫吧?我觉得是布偶猫没错了!我妈以前跟我说过,你们布偶超级娇弱而且超级贵的。是挺贵的吧?我觉得你看起来不便宜,最起码应该比我价格高。”
黄少天一刻不停地绕着他打转转。喻文州一直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橘猫的脸上很快出现了几丝像人类一样的羞涩。
“嗯……看我干嘛?你的眼睛真好看啊!我上次偷偷溜进过一家人类的首饰店,觉得你的眼睛特别像那里面的蓝宝石!”黄少天伸出一只爪子,用舌头舔了舔,仿佛在掩盖不好意思,“对了,我还没问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呀?”
“喻文州。”布偶猫说着,走过去蹭了蹭黄少天的脑袋。柔软的绒毛相摩擦,带来几分麻痒的触感。黄少天抖了抖身子,觉得心里升腾起来的感觉十分奇异,“以后一起玩吧。”
喻文州是只喜静的猫,说是一起玩,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黄少天跳跃疯跑,他就在一旁安然看着。不过看着也挺好的,是吧?正在扑一只飞蛾的黄少天感受到了那湖水般静谧的蓝眼睛的注视,努力把自己跳跃的姿势调整得矫健了三分。
蓝雨宠物店很大,兼营着一家小小的咖啡馆。某一天黄少天发现西边的墙壁上倚着一面高大的书架,探测过地形之后忙不迭地招呼喻文州一起来玩。
布偶猫虽然行动略微缓慢,但并不笨拙。在异类橘猫黄少天飞快地窜上书架最高层兜了一圈儿,并装模作样地摊开了一本人类的书籍时,喻文州终于不紧不慢地跳了上来。
他蹲坐在一旁看着黄少天。黄少天看了一会儿发现看不懂,一爪子把书拍飞,又去研究旁边一盆绿意盎然的盆栽。自己毛绒绒的尾巴一翘一翘地落在了一片叶子旁,于是他喵了一声,开始疯狂地原地转圈奔跑,追逐那条尾巴。
情况又回到了喻文州第一次注意到有黄少天这么只猫存在时,布偶猫蹲在书架上,默然地看着这一切,眼睛里渗出层层叠叠的温柔来。
书架不大,黄少天追得晕头转向,一个没留神骤然摔了下去。喻文州倏地站起来,紧张得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他下意识地伸出爪子去捞,却只来得及揪下黄少天背上的一小撮绒毛。
还好黄少天够灵活,落地的一瞬间接了个受身操作,不太优雅的翻滚动作缓冲了高空坠落带来的冲击伤害。喻文州刚刚舒了口气,宠物店的门突然被推开,两个男人先后走了进来。
宠物们是很少能完全听懂人类在说什么的,不过喻文州是个例外。在猫界,有点儿城府的、心脏点儿的猫都是能听懂人类语言的。比如蓝雨宠物店的布偶猫喻文州,还有隔壁兴欣宠物店的美短叶修。
走在前面的男人看到了从书架上摔下去的黄少天,脚步微微一顿:“哦,是那只橘猫啊。这么瘦,都没什么人喜欢。我这几天一直想着,要不要把他丢出去,反正也值不了几个钱,留在店里反而浪费猫粮。”
喻文州认得他,那是蓝雨宠物店的经理。他也听懂了这个人在说些什么,平和的眼神陡然一凝,冷得快要结冰。
走在后面的那个人点了点头:“再养一段时间,实在养不胖就扔出去吧。太瘦的橘猫卖不掉。”
那个人应该就是宠物店的老板了。
喻文州默然深思了一会儿,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店员照例在大家的食盆里都添上了猫粮,黄少天很快吃完他那一份,撒着欢儿准备跑出去玩的时候,喻文州叫住了他:“少天。”
“文州?”黄少天脚步一顿,回过头来。喻文州抬起一只爪子向他招了招,“过来。”
黄少天抬步走了过来,喻文州把面前的食盆朝他推了过去:“给你吃。”
“给我?”漆黑的眼珠全然被疑惑的情绪充斥着,黄少天抬起前爪指了指自己,“可是我的已经吃完了啊,这不是你的猫粮吗?”
喻文州温柔的蓝眼睛注视着他,伸出一只前爪摸了摸他头顶的毛:“我吃过了,这些是给你的,帮我吃完好不好?”
黄少天回忆了一下,不太记得起喻文州究竟有没有吃过东西。不过给布偶猫的猫粮是单独特供的金枪鱼味,腥味浓重,鲜美十足,十分吸引猫。黄少天鼻子抽动了两下,最终还是没忍住,扑到食盆前埋头吃了个干净。
喻文州温和宠溺的目光始终停留在他身上,像看着最最心爱的毛线球。
或者说是,更心爱一点儿的,配偶。
猫粮都给了黄少天,喻文州当然不可能让自己饿死。于是每当有人来兼营的咖啡馆里坐坐的时候,他都会喵喵叫着蹭上去。布偶猫堪称猫中天使,其可爱程度连原本穷凶极恶的彪形大汉也很难抵御。总之,喻文州用颜值从咖啡馆的客人那里获得了不少食物,足以让他填饱肚子。
半个月后,隔壁兴欣宠物店的叶修跑来蓝雨遛弯儿,看到黄少天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嚯!这才十几天,你怎么胖成这样了?”
由于每顿都吃双倍猫粮的缘故,黄少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胖了起来,一天一圈儿,现在已经隐隐有了真正的橘猫风范。他苦恼地舔了舔爪子上的肉垫:“真的胖了很多吗?有多胖?看起来是不是变丑了好多?你说正常的猫会喜欢他的另一半胖一些吗?”
“应该不喜欢。”叶修绕着他转了两圈儿,爪子搭着下巴笑了起来,“另一半?说吧,你看上谁了?”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黄少天愣了一秒,立刻炸毛:“谁看上谁了?谁都没有!!没有证据的事你别乱说啊!!”
叶修笑而不语,那眼神仿佛在说“知道你心虚我们彼此心知肚明就好我不拆穿你”。黄少天喵了一声扑了上去:“叶修你别嚣张啊啊啊!我们来PKPKPKPKPK!”
一番玩闹性质的搏斗后,叶修一爪子把黄少天拍飞到一边,用舌头梳理着身上被挠得乱七八糟的毛:“你又输一次。好了黄烦烦,我可要走了。”
说是走,其实并没有真的走。叶修悄无声息地躲在一盆金桔盆栽后,暗搓搓地注视着宠物店的一切。
很快到了午餐时间。店员过来一一添猫粮,喻文州照例把自己的那份金枪鱼特供全部让给了黄少天。刚被叶修说胖了很多的黄少天其实不想吃这么多了,他想减肥,但面对喻文州温柔期待的眼神,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
埋头把猫粮吃完,撑得肚皮溜圆的黄少天蹒跚着回了猫窝。喻文州跟了过去,伸出粉红的小舌头一点一点帮他舔着毛,收起指甲用肉垫蹭着他的腹部。黄少天胡须颤动了两下,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眯着眼睛睡了过去。
喻文州低下头凝视着他的睡姿,眼睛里的温柔像是潮水般缓缓漫了上来。宠物店的店员过来收拾食盆,往这边看了一眼,有些意外和惊喜:“啊,橘猫最近胖了不少呢!肯定会有不少人喜欢,经理应该不会再想丢掉他了吧?”
走到睡着的黄少天面前,她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黄少天敏感地察觉到动静,眼皮颤了两下,喻文州探过脑袋舔着他后颈的皮毛。感受到熟悉的力道和气息,黄少天安心地再次陷入沉睡里去。
确认黄少天睡熟了,喻文州才往另一侧的咖啡馆走去。玻璃门被推开,两个漂亮的小姑娘走了进来。喻文州喵喵叫着迎了上去,蓝盈盈的眼睛睁圆了看着她们,像是有星星落在了里面。
穿红色大衣的小姑娘“呀”了一声,弯下腰摸了摸喻文州的头:“布偶还是这么乖,好可爱啊!我和晴晴专门给你带了猫罐头,你拿去吃吧。”
她从包里拿出一个猫罐头,扯开拉环放在地上,喻文州乖顺地用脑袋蹭了蹭小姑娘柔软的手心,叼着罐头一路不疾不徐往墙角的盆栽后走去。
走近了,他脚步微微一顿。盆栽后的叶修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我靠,这事儿搞的……喻文州你的心怎么能这么脏?!”
“彼此彼此。”喻文州平静地回了一句,把罐头放在地上,侧过猫头看了一眼叶修,“一起吃点儿?”
一句客气话,可惜叶修毫不客气地当了真。他凑过来,伸出舌头卷了一小块鱼肉到嘴里,一边吃一边说:“我懂了……黄少天胖了这么多是因为你在喂他吧?怎么了,怕他太瘦了不讨喜,被丢出去?”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把罐头往自己身前拢了拢,抬头看了他一眼:“橘猫本来就不应该太瘦。”
“哦——”叶修拉长了语调,“借口,都是借口。其实是他被丢出去你就得注孤生了吧?”
喻文州但笑不语,也算是默认了。
叶修眯着眼睛问:“你倒是淡定,就不怕黄少天其实喜欢的是哪只小母猫,等春天到了直接交配完生一窝小猫?”
“不会的,他的眼睛里写着所有的心事,我都能看到。”
叶修看着喻文州笃定的神情,觉得有点儿牙酸。眼前的布偶猫这一刻像是被万千灯光笼罩,本就漂亮的眼睛更是明亮到耀眼。他有些心酸地想着,哥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该谈个恋爱了啊?看马路对面轮回宠物店那只英俊的豹猫周泽楷总是偷偷看我,要不等会儿去和他联络下感情,问问他愿不愿意和我交配……
神游的叶修眼睛逐渐失焦,不再理会其他。喻文州的目光略过他,投向远处趴在猫窝里静静午睡的黄少天。圆润的橘猫闭着眼睛,爪子收在肚皮下,呼吸间鼻头轻轻颤动着,看上去有着与清醒时的聒噪好动截然相反的乖巧。
黄少天。
这个名字比最最昂贵的猫罐头还要甜美。
喻文州充满幸福感地想着,又把眼神转向了玻璃门外——
外面仍在纷纷扬扬地下着雪,不过按人类的时间来算,这已经是二月了。等到了三月,就算是春天了。
春天了,可以交配了。

评论(7)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