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毛绒熊与香蕉牛奶【周叶】chapter 9

Chapter 9 抱着你睡

叶修飞到X市的时候,比赛开始前的时间所剩无几。打车到达体育馆时正看到苏沐橙他们入场完毕,于是他找了后门偷偷溜了进去。

刘皓看到叶修时眼神里洇出几分藏也藏不住的怨愤:“叶哥啊,你怎么现在才来?”

“有点事,耽搁了。昨天我不是说过了吗?”叶修点了支烟,试图用烟草的味道让自己仍然昏昏沉沉的脑袋清醒一点。这种情况下还要听着刘皓在一旁逼叨叨,不免有些心烦意乱。

“叶哥别是忘了今天还有比赛吧?”

“忘了我还会出现在这里?”叶修斜睨了他一眼,“有在这说这些废话的功夫,不如多去准备准备。今晚的个人赛第一场就你出场咯?”

刘皓听出了浓浓的嘲讽和轻蔑,他咬着牙,眼里闪过怨毒的光芒,最终却只是低眉顺目道:“叶哥教训的是。”

他走开后,苏沐橙望着叶修微微苍白的脸色,十分担心地小声道:“你是不是生病了?昨天不是去给小周庆祝生日吗,怎么会搞成这样?”

“掩饰得这么好还是被你看出来了。”叶修吐出一口烟雾,苦笑了两声,“大概是生日礼物太棒了,小周太激动了吧。”

这话有点没头没脑,但苏沐橙听懂了,她不由得有点生气:“明明知道你今天晚上有比赛的,小周怎么这么没分寸!”

“不怪他。”叶修笑着伸出手去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瞧见哥这么帅一人,有谁把持得住啊?”

苏沐橙没忍住笑出了声,见她眼底仍残存几分埋怨,叶修叹了口气,俯下身去认真地看着她:“跟你说是想让你别担心,可不是让你去责怪小周的啊。乖,他已经够自责的了。”

“好吧好吧。”苏沐橙说,“那我要去警告他,以后要注意分寸。”

她说着就从兜里拿出手机,叶修赶紧阻止:“别别别!要真让你去跟他说这事,我还有的做人吗?”老脸都丢尽了好吗?

叶不修脸上露出几分少有的慌乱。眼瞅着他不好意思了,苏沐橙才收起手机“扑哧”一笑:“逗你玩的,哈哈哈!”

叶修:“……”

沐橙也学坏了!谁教的!

最后他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肩:“好了,我先进场了啊,比赛完见。”

这天晚上嘉世的比赛水准实属一般。个人赛战绩惨不忍睹,擂台赛叶修的发挥也有失水平。连电视解说都有些诧异:“这……叶秋今晚的状态并不好啊!是出现什么意外了吗?”

坐在电视前看着比赛转播的周泽楷身体蓦然僵直。

受身操作失败的一叶之秋从地上爬起来,公共频道闪过一行字:“哟,今晚发挥不错嘛。不过接下来,我可不会再让了啊!”

却邪在空中银光一闪,跟着就是一波狂风骤雨般的攻击,对手无奈节节败退。

“一叶之秋又恢复了斗神的气势!所以他刚才其实是让、让……”解说闭了嘴。“其实他是在让着对手”这件事,无论怎么说都很伤人而且十分莫名其妙啊!

但周泽楷却无比担心,他望着屏幕上气势恢弘的一叶之秋,脑海中想的却是叶修脸色苍白咬着嘴唇强忍着比赛的画面。这样的想象让他无比焦灼,焦虑在团队赛叶修被有意无意地排挤出去第一个死亡时达到了顶峰。

周泽楷倏地站起来,吓了一旁的轮回其他队员一跳。

“队长、队长怎么了?”杜明抬眼惊诧地问道。

“呃……队长他,他……他看到嘉世输了,在想我们两周后的比赛该怎么调整……”江波涛连忙说,一边打着圆场一边在心底无声呐喊:队长你怎么了?叶秋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站错攻受关系的江波涛现在都没意识到,其实是他家队长对叶修做了些什么。

焦躁的周泽楷自个儿回了房间,在看到叶修用苏沐橙的手机打来的电话时,忙不迭地接了起来。

“喂,小周啊?”叶修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鼻音,嗓音有些沙哑,“他们正开新闻发布会呢,我先回酒店啦。下午到那阵儿没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时间太紧迫了,不好意思啊。”

为什么……还要前辈给我道歉啊?明明这件事错在我才对。

周泽楷在心里无声地说,然后开口道:“前辈。”

“嗯?”

“你身体……”好了吗?

“我的身体你别担心,已经好了。要不今晚能去比赛啊?”

“前辈你……”周泽楷咬着嘴唇,声音抖了抖,“骗我。”

叶修怔了怔,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卧槽,这罪名儿可大了!小周我骗你什么了?”

“比赛我看了。”

周泽楷低声说。

于是叶修像被什么掐住了喉咙似的,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彼此的呼吸通过手机无声地传递了半晌,倏然,叶修轻声笑了:“好吧,既然比赛你都看了,那我也不骗你了。”

“今晚比赛,我是不太舒服来着。”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有点想哭。

“不过,也只有一点。”叶修有些无奈,“小周,就算我平常不喜欢锻炼,身体也没弱到那个地步吧?药都吃了两次了,再严重的病也该好不少了吧?”

周泽楷微微一愣:“可是比赛……”

“啊对,比赛那是最开始手有点软有点无力,后来调整过来了。你别什么罪名都往自己身上揽,上个床搞得有多十恶不赦似的。真不是啥大事儿,乖啊,摸摸毛。”

叶修努力把声音调整成平时那种轻松又懒散的状态。剥了颗薄荷糖扔到嘴里含着,清凉的味道让他晕乎乎的脑袋稍微清醒了些。这时候他正躺在床上,冰冷的手背贴着滚烫的脸颊和额头,试图物理降降温。

被发现了还要编着三分真七分假的谎话,叶修忍不住无声苦笑。可没办法啊,他家小周本来在这方面的心思就有点儿脆弱敏感,要是不好好哄着,看着他难受的样子自己也跟着不好受,那感觉绝对不会比现在更舒服就是了。

“小周你现在在哪儿呢?”叶修转移话题。

“房间。”

“噢……去床上躺着吧。”叶修笑了两声,“你今天应该也挺累的吧?”

是挺累的,好歹昨晚周泽楷也辛勤劳作了那么久,早上又早早起来去给叶修买药买粥,叶修睡着的时候他也没合过眼,后来开车送他去机场,回来后一路上就担心到现在。身体与心灵双重打击,经叶修这么一说才感受到自己也有点浑身疲软。

周泽楷乖乖地踢了鞋子躺在床上,手机贴在耳畔,叶修好听的声音钻入耳中,像羽毛轻飘飘拂过心头:“躺下了吧?”

“嗯。”

“其实,我也躺在床上来着。”扣在手机上的手指松了松,叶修把脸往枕头里埋了进去,声音有些含糊地传了出来,“酒店的床很软,睡着还蛮舒服的。”

“可是……”他翻了个身,伸出一只手去搂着身旁揉作一团的被子,低低笑着说,“我还是很想抱着你睡啊。”

“前、前辈……”

周泽楷慌乱起来,心脏像被一瞬间注入了什么热流,跳动的速度飞速加快。他抬起空着的那只手捂住胸口,试图把那活蹦乱跳的心脏捂得平静一点儿。

可惜没有用。叶修说起情话来一波一波绵绵不绝,于是纷乱的心跳也如潮水般始终无法褪去。

“小周也很想抱着我睡吧?昨晚我就知道了。”叶修的声音里满是笑意,掩着几分微不可察的失落。周泽楷咽下一口唾沫,脸颊蹭了蹭柔软的枕头,手掌触及被面时却不由得想到昨晚这时候还搂着的叶修的腰肢,于是心情也跟着低落了三分,“是……”

“异地恋真是太辛苦了,见一面就足够回味半个月。”

“我也会想前辈。”

周泽楷失落地说。

“嗯,我知道啊。”叶修说着把盖了一半的被子又往上拽了拽,“等这次回嘉世,我还是考虑买个手机吧,像这种出来比赛的时候,也不能总麻烦沐橙啊。”

手机……

周泽楷眼睛亮了亮,某些想法从心头一闪而过,有些小心翼翼地说:“我来买吧?”

“嗯……嗯?你买?”叶修有些惊讶,旋即笑了,“好啊,反正我也不懂这个。”

他和周泽楷说着不经大脑的情话,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终至无声。枪王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叶修平缓又微微粗重的呼吸声,无声的幸福感漫上了心底每一处。

他依依不舍地挂掉电话,打开了淘宝。

闲暇时分喜欢刷刷微博的周泽楷深谙男人要多给女票买买买之道,然可惜的是,他的对象叶修是个男的,不讲究生活质量,也不在意穿着打扮,周泽楷空握着几百万的年薪和每场比赛不少的格外收入,却不知道该怎么花。

现在终于有个好好表现的机会了!

枪王摩拳擦掌,贼鸡儿兴奋。他看了看自己手机的型号,点进这品牌的旗舰店买了个一模一样的。

嗯嗯……情侣款!

接着是一模一样的耳机,一模一样的手机壳,一模一样的支架,每买一样东西打在周泽楷心里的字幕都是——情侣款。

买完这些东西还是意犹未尽,周泽楷想起昨晚叶修靠在墙上夸了一句的糖,干脆又去店里买了两盒。

还有……还有什么?

买礼物上瘾的周泽楷在脑中过了一遍叶修说的话,然后那句“抱着你睡”就此跳了出来。

他望了望那个昨天叶修带来的、如今被好好安置在书桌上的一叶之秋的手办,默默地想:抱着这个……会硌人的吧?

加上关键词搜了搜,一来二去地就找到了一家定制毛绒熊的店铺。其实这是家水挺深的山寨一比一制作店,用于帮那些买不起正版却想拥有限量或特殊毛绒玩具的人满足需求。可惜周泽楷啥也不懂,他只是敲了客服问道:“可以定制?”

客服很快回复了:“是的哦,亲,可以根据您的要求定制哦~”

“照片?”

“可以的呢,您把照片发给我就好了~”

“脸一样吗?”

“您放心,我们家一比一定制,保证一模一样的~您把图发给我就是了~”

于是周泽楷翻了翻手机相册,发了张自己最帅的自拍过去。

客服:“……”

#%&*@……你玩我呢吧???

“您这个……做起来可能比较困难……”客服艰难地打着字,“容我确认一下,亲是要对照周泽楷的脸,然后定制一个毛绒熊吗?”

“对。”

“那个……我能冒昧问一句原因吗?”

“……”周泽楷沉默着想了想,回道,“他喜欢。”

谁?谁喜欢?这个“他”是个变态吧?是的吧?!

客服在心中咆哮,打出的字却仍带着礼貌:“您好,因为我们之前从没有尝试过将人脸和毛绒玩具结合起来……”说到这里他又忍不住在心里疯狂地吐槽了好几句,“所以最后的成品只能尽量保证和您的要求靠拢,您看这样可以吗?”

“可以。”

周泽楷痛快地下了单付了钱,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对客服道:“对了。”

“亲还有什么事吗?”

“写卡片,可以吗?”

“亲是想写张卡片放在熊的快递里吗?可以的没问题,您把内容告诉我就行。”

周泽楷无声地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表情坚定地打字:“前辈,抱着我睡。”

啊啊啊啊!果然,变态都是成双成对的!!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