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毛绒熊与香蕉牛奶【周叶】chapter 10

Chapter 10 山有木兮木有枝

叶修收到手机和手机壳等物品是在他回到H市的第二天中午,那时候他的感冒基本上已经好了,残余的一点儿头晕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包裹接连送来,从中午到下午一共收到四个。叶修去楼下营业厅买了张SIM卡回来,顺手就给手机安上了。手机壳装好,钢化膜贴上,小小的电子产品在手中转了几个来回,点开了拨号按钮。

他的第一个电话是打给周泽楷的,响过很多声之后才被接起来。熟悉的呼吸声沿着听筒传来,叶修突然生起一点恶作剧之心,于是没有立刻开口。

呼吸在电流间传递了几个回合,周泽楷率先开了口:“哪位?”

叶修的声音带着十分明显的笑意:“小周,是我。东西收到了,这不,给你打个电话说一下。”

“……”

电话那头传来诡异的沉默。叶修心下奇怪,不由得琢磨着:不对啊,他不该是这个反应啊。

于是他又开口说道:“小周,是我,我是叶秋。”

“……”

周泽楷还是没说话,只是呼吸的频率微微急促了起来。叶修大开脑洞:这是突然生气了在闹脾气,还是被人绑架了说不出话?

“小周,亲亲宝贝,你怎么不说话啊。是我——”

“队长,谁的电话啊?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听筒那边蓦然传来一道好奇的声音,叶修微微倒抽一口冷气,立刻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挂了电话。

小周的身边居然有人!

这认知让叶修再联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脸皮再厚也有了几分不好意思。他听着那声音应该不是江波涛的,那就是某个不知道真相的轮回队员咯?小周现在应该……很紧张吧?

是的,周泽楷很紧张。

方明华站在他眼前,手里拿着一叠文件,正微微好奇地打量着他。周泽楷看上去面色如常,可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脊背已经挺得完全僵硬。

“队长?”方明华又喊了一声,“谁啊?”

无数纷杂的念头在脑中盘旋过一圈儿,周泽楷抿了抿嘴唇,最后说道:“卖保险的。”

卖保险的叶修捏着发红的耳垂打了个喷嚏。

“咦……感冒还没好吗……”

 

周泽楷给叶修把电话打回去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他站在窗口,望着玻璃窗外细细密密飘落的雨丝,手指在手机壳磨砂的表面上收紧了几分。

电话接通的瞬间,周泽楷微微紧张:“前辈。”

“喂小周!”叶修正叼着烟,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击着,手机被接起来夹在耳朵和肩颈之间,“你稍微等等啊,我这把打完!”

竞技场对面的剑客不知情,还在跳来跳去。叶修不装了,直接发挥真实水平,三十秒搞定。

顺手退了游戏把账号卡拔下来,叶修接着电话走到窗边:“小周,好了我打完了。”

“好。”

“我下午打电话那会儿不知道你身边有人呢,后来没出什么事吧?你身边那是谁?发现了吗?”

“没有,方明华,没有。”

这样奇怪的问答方式频繁地出现在叶修和周泽楷的对话中,两个人都习以为常了。叶修舒了口气,庆幸道:“那就好。”

“前辈……”周泽楷以比常人低了几个分贝的声音道,“喜欢吗?”

叶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他说的是手机,于是笑着说:“喜欢啊,可喜欢了。用着挺快,手机壳也好看,我家小周眼光真好。”

叶修毫不羞涩地夸着周泽楷,枪王有点害羞地微微低下头去,手指在玻璃窗上胡乱戳着,声音一轻再轻:“……一样的。”

“啊?什么?”叶修没懂。

“前辈和我,一样的。”周泽楷咬了咬嘴唇,低声道。

叶修一怔,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认真打量了片刻,重新贴回耳畔时笑了:“呀,果然是一样的呢,小周是想和我用情侣款吗?”

手机壳是深深浅浅依次漫开的水彩般的绯红色,和周泽楷那个蓝色的正好相配。

叶修想到微博上刷到的一句话:自古红蓝出CP。

emmmm……我和小周……对没错,CP。

周泽楷压低后微微喑哑的嗓音通过话筒像一条小鱼轻轻钻进叶修耳中,带着些微的痒:“嗯。”

“情侣款嘛……只用手机怎么够啊?要不要下次一起去买个情侣装啊?”

“好。”

“可是要买什么啊?风衣?好像我没你那种气质穿不出来诶。要不要买一样的羽绒服?穿太臃肿是不是会有损枪王形象啊?”

“……前辈喜欢,都好。”

细碎的暖从心底一路泛了上来,叶修把最后一口烟抽完,烟头掐灭,去摸烟盒想再点一支的时候突然顿住,转而捏了颗薄荷糖出来,用牙齿撕开包装纸,把糖块丢进嘴里:“小周,我在吃今天新到的那盒糖呢。”

“好吃吗?”周泽楷顺着问道。

“特好吃,你送的能不好吃吗?”叶修的回答就跟那些小姑娘甜甜地跟男票撒娇说“你送的口红色号能不好看嘛”似的,周泽楷一下子被甜到了,恨不得立刻打开淘宝再买个百八十盒给他寄过去。

“前辈喜欢就好。”

“喜欢?我最喜欢的是你啊。”叶修低声笑道,“怎么办啊小周,要不你把你自己寄过来吧!”

“扑通扑通”,周泽楷咬着嘴唇,手背不自觉上移,贴着左边胸口感受自己骤然加快的心跳。联盟里所有人贴给叶修的标签都是“嘴巴毒”“嘲讽技能点满”,但周泽楷觉得这只是他家前辈说话比较直接而已。而这份直接放在关于情感的倾述和情话的撰写上,就太过直白和热烈了。

“小周。”叶修突然叫道。

“嗯?”

“你在哪儿呢?”

“窗边。”

“哟。”叶修望着窗外马路上不息的车水马龙,勾起唇角露出个明晃晃的笑容,“真巧啊,我也在窗户边儿站着呢。”

周泽楷微微睁大了眼睛。轮回俱乐部的对面是一栋写字楼,此时楼上仍然灯火通明。无数扇小小的窗口透出光亮,他的目光一一扫过,就好像能从那些窗口中的某一扇,找到叶修的身影。

当然那是不可能有的,只有叶修好听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了过来:“H市这边下雨了,S市呢?”

“也下雨。”

“喔,那真的是太巧了。”叶修低低地笑了一声,化去一半的薄荷糖在舌尖转了个来回,渗出清凉的味道。他抬起一只手按在玻璃窗上,笑道,“我们现在,就好像在一座城市一样嘛!”

不知道S市和数百公里外的H市雨滴下落的频率是否完全相同,但在这样的夜色里,站在窗前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下往来不息的车流和行人,路灯和写字楼的光向整个天地铺陈开来,寒冬里冰冷的夜色也不由得泛出几分暖意。房间的隔音和隔热都十分好,空调氤氲着一团热气蒸腾在屋子里,外面应是嘈杂的雨声、人声和汽车鸣笛声,但周泽楷通通都听不见。他在温暖又安静的房间里注视着无声飘落的雨丝,手机贴在耳边微微发着烫,却不知是它本身的温度还是因为叶修清晰的呼吸声入耳带来的错觉了。

“雨好像小了点儿?”

“……嗯。”

周泽楷目光缓缓上移,定格在雨丝细细密密飘落的巨大穹顶,那里乌云蔽月,星子因为下雨的缘故只泛出些格外疏淡的光。眼下余光瞟到玻璃窗上显出一个隐约的身影,好似拿着手机微微偏头、唇畔含笑的叶修站在了对面。

雨还没停,月亮却已经拨开云翳,在冷暗的夜空透出粼粼水波般的皎洁清辉。无数如诗如画的纷乱词句从他脑海中一一闪过,循着叶修平缓的呼吸声,嗓音带着如水般的清冽滑出了喉咙。

“前辈,今夜……月色很美。”

 

叶修不太想承认,但自诩老司机的他确实是被周泽楷一句话撩得脸红心跳。夏目漱石这个梗他刷微博的时候无意中也看到过,但看到时的感触远远不及从周泽楷口中听到时的震撼。他想,周泽楷从自己这里get无数情话时的心情,想必和自己现在是一模一样的吧。

他必须得承认一件事,他非常非常、非常地,喜欢周泽楷。

或者说是——爱。

桌子上摆了两排周泽楷代言的香蕉牛奶。那次见面时叶修意识到周泽楷有点嫌弃它过于甜腻,不过他自己倒是非常喜欢的,甚至专程去买了两箱回来。在叶修尝来,这东西那格外甜美的味道,简直和周泽楷本人一样啊。

他的小甜心周泽楷这时候在干什么呢?叶修想着,开了小号,点进周泽楷微博主页。

上一条微博的发布时间还是十月份,对应现实性格,周泽楷并不热衷于这种社交软件。叶修倒是有事没事挺喜欢刷一刷的,可惜他那经过认证的大号从来不上。

没办法啊,隐藏身份,就得低调嘛。

拿着小号刷消息的叶修倒是看到了接连几条黄少天的微博。不愧于其本人的话唠性格,黄少天的微博一天怕是能发几十条出去,还特别喜欢互动,跟交际花似的整天跳到大家微博评论,活跃得像个高仿号。

还是我家小周这种安安静静的小可爱比较好。

叶修一边感叹着喻文州也挺伟大的居然能受得了黄少天这种人,一边点进了黄少天的微博主页。

虽然这人很聒噪,但微博常年转发些缠缠绵绵的小情话。粉丝不明其意,只在每一条下面喊着“黄少好帅烦烦嫁我剑圣大大娶我”一类的话。只有知情人士晓得,那些都他妈是转给喻文州看的!

叶修牙酸地“啧”了一声,点进去毫不客气地摘了好些句子出来。在这过程中他还看到了那句“今夜月色很美”,不由得想着难不成小周是从黄少天这微博上学来的。

物以稀为贵,向来沉默寡言不善言辞的人偶尔出口一句格外煽情的情话,足够听的那个人荡漾好久。接下来的日子里叶修飘飘荡荡地保持着和周泽楷每晚的联系,并在视频或电话时丢那么一两句小情话出去,然后再笑眯眯地托着脸问周泽楷“甜不甜”。

甜不甜?甜死了!

周泽楷每天都红着脸把他家前辈的情话全盘接收,然后在心里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叶修这几天说话格外撩人。这个疑问在心里存放了两周,终于在去H市比赛的前一天晚上问了出来。

屏幕上叶修的脸一如既往的好看,面色在明亮的灯光下泛着雪白。咬着吸管喝着牛奶,他望着周泽楷笑眯眯:“哎呀真开心,每天看着牛奶盒和其他礼物睹物思人,明天可算能见到真人了。”

“……两周。”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没有牛奶的盒子被吮吸时发出空洞的声响,叶修捏着它垂目轻笑,“这样算的话……小周,我们也有几十年没有见面了。”

周泽楷被叶修那认真的语气弄得俊脸一红,恍惚间觉得他们好像真的是几十年没见了似的。直到叶修低低的笑声传入耳中,他才回过神来,咬了咬嘴唇,忍不住问:“前辈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最近说话,这样?”

因为他从你那里收到了抵得上无数香蕉牛奶的甜意的寥寥几字,就想要十倍百倍地返还给你啊。

叶修的舌尖抵着口腔,感受着残留的甜腻味道,微微睁大了眼睛:“你不喜欢吗?”

“喜欢。”周泽楷连忙说,又压不住心头的疑问,“可是……为什么?”

“我还以为你知道的。”叶修轻轻叹了口气,脸往屏幕更近处凑了凑,让周泽楷爱慕不已的清隽眉眼在眼前蓦然放大,心脏像是提前感知到什么了似的砰砰直跳。微微喑哑的磁性声音通过耳机清晰地传入周泽楷耳中,就好像对面的人在贴着他的耳畔轻声呢喃。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下一句的周泽楷睁大了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叶修。微微苍白的嘴唇轻轻一勾,挑出一抹浅淡的笑。

“好了,去睡吧。”

思及第二天还要赶飞机,周泽楷强迫自己躺在床上。但无数念头纷乱地碾着他的心脏,心跳的频率一定比平时高很多。

心上有只小鹿兜头乱撞,被它惦念着的那只老鹿款款而来,衔着一枚花环挂在它漂亮的鹿角上,然后安抚又亲昵地舔着它的脸颊。

“我在喜欢你呢。”

这种心情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在体育馆的过道里看到倚着墙含着颗糖等着他们的叶修时达到了顶峰。身边的江波涛说了些什么周泽楷没有听清,只是非常认真地凝视着两步之外的叶修。灯光一点儿也不昏暗,明亮地笼下来,却不及那双含笑的、流光溢彩的眼睛半分。那不是眼睛,分明是两片沉着他,溺死他的璀璨星河。

文句拆解成歌,萦绕着响彻心头。

心悦君兮,君已知。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