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毛绒熊与香蕉牛奶【周叶】chapter 15

Chapter 15 结局

    日子温情脉脉地过了下去,心头原野片片开花,心头洇出满满的甜蜜香气——周泽楷以为,这样平静又温暖的生活可以持续一辈子。

直到叶修退役的消息骤然传来,才恍然把梦敲碎,把他从那一片漫无边际的温柔美好中拖拽了出来。

打叶修的手机一直关机,呆愣了好几分钟周泽楷才想起来打给苏沐橙。接起电话的苏沐橙语气里尚残余几分哭腔:“小周?”

“前辈他……”周泽楷只说了三个字就顿住了,散落的担忧密密麻麻地戳在他的心里。苏沐橙说,“你也没联系上他吗?”

“……”周泽楷无言以对。

“他好像消失了一样……”

周泽楷挂了电话之后握着手机怔了许久,迟钝的思维搅动着他的大脑,好久他才回过神来,拿着手机给叶修拨了无数个电话,得到的回应永远是关机。

他扔下手机,起身开了门,往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某些恋情心照不宣,请假的要求也很快得到应允。周泽楷没买到合适的机票,干脆定了时间最近的一趟高铁。坐在温暖的车厢里,望着窗外飞快倒退的景物,他的眼睛里染上了星星点点的悲伤和茫然。

他是没想过叶修退役的,或者说,没想过叶修是这样狼狈地退役的。并非没有幻想过叶修平和退役后亲密无间的生活,但那应该是作为满身荣誉的王者光华加身。然而,现实给他迎头痛击,他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晰地认识到,他心中的神,也会有这样完全无能为力的时候。

如果不是在电视上看到一叶之秋英气勃发的身影和来自操纵者一连串的神级操作,他是不会进入荣耀职业圈的。即便现在被叫作荣耀第一人的人变成了他,但他心里的第一人永远只有一个。

——那个懒洋洋地走在人群里,却明明在浑身发着光的叶修。

但现在,那光被人强摁着,熄灭了下去。

 

到H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路灯的昏黄灯光下洋洋洒洒地飘落着雪花,数年未得一见的大雪好像也在为斗神的退役送行。周泽楷径直到了嘉世俱乐部楼下,接着却在人来人往的街道茫然失措。

他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去哪里,才能找到叶修。

街上落雪渐渐深了,吹来的风凛冽得刺骨。周泽楷抖落了肩头那层薄薄的积雪,在寒冷的空气里又徘徊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先找个地方暖和一下。

他转头,随便挑了个方向走,鞋子踩上厚重的积雪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周泽楷透过口罩呵出一口白气,低下头走了几步,撞上了一个人。

“对……前辈?”

眼前这个他撞上的、满脸愕然的人正是叶修。胡子拉碴,头发微乱,手上正拎着几兜冒着热气的宵夜。

“小周……?你怎么来了?好吧你等等……我把东西送回去请个假……”

周泽楷默不作声地跟在他后面,眼看着叶修进了一间网吧,眼看着他把手上的东西放上柜台,跟一个挺漂亮的姑娘说着“老板我有个朋友来,请会儿假”,眼看着他转过身走过来,在自己面前站定:“走吧。”

周泽楷跟在他身后走出了门,两个人走在落雪纷纷的街上。周泽楷心里本来有无数担忧和疑问,可见到至少安安全全的叶修本人之后,忽然就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已经是深夜了,在人迹罕至的街道走了一段,待到薄雪在发顶和肩头积了小小的一片,叶修蓦然停住脚步,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抖出一支叼在嘴里。点烟的时候周泽楷无声地注视着他,叶修吸了一大口,然后吐出一片白色的烟雾,看它慢慢散在飘落的雪花里。

“怎么一直不说话?特意来找我就打算这么沉默到天亮啊?”

叶修一口气抽完了半支烟,看周泽楷还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率先问道。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目不转睛地看着叶修微微苍白的脸色。他伸手去勾他手指的时候能感受到那格外冰凉的温度,于是开口时语气里多了几分绵密泛开的心疼:“前辈是不是……很不好?”

“本来想撒谎的。”叶修把烟头掐灭,随手丢在一旁的垃圾桶里,望着周泽楷一脸凝重的神情,勉强地笑了笑,“但显而易见的,很不好。”

周泽楷把他冰凉的手握在手心里,像是在传递某种安抚人心的力量。叶修拍了拍他的手,环顾四周:“这雪越下越大了,先找个地方坐下吧。”

 

已经是深夜了,能坐下的地方没找到,干脆就近找了家酒店开了个房间。叶修摸摸口袋,苦笑着说:“钱包都没带,看来得你付钱了。”

周泽楷一直握着他的手,这时候松开去掏钱包,但眼睛依旧紧紧地盯着他。

叶修失笑:“小周你这干嘛呢,我又不会跑不见了。”

你差点就……不见了。

周泽楷心里默默地说,付过钱之后拉着叶修一路进了电梯。

等到了温暖的房间里,叶修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把羽绒服外套脱下来随意扔到桌子上。就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他摸出一支烟,顿了顿,抬眼望向周泽楷:“糖我没带出来……小周,你不介意吧?”

周泽楷摇了摇头,挨着他身边坐下,闷闷地说:“前辈可以跟我说说吗?”

“说什么,退役吗?”叶修的笑容显然带了几分惨淡,想起那天交出账号卡和被迫退役的场景,心头还是钝钝地发着痛。

但情绪终归淡去了,最后留在心头的,唯剩一点空泛的茫然无措。

“前辈关手机,不联系我……和沐橙。”周泽楷低声说,“为什么?”

叶修愣了一下,香烟燃到了指间,留下一点滚烫的灼痛。他瑟缩了一下手指,把烟头按灭在一旁的烟灰缸里:“抱歉啊……我只想着冷静两天,手机也没带出来……忘了你们会担心。”

他说着抱歉时的语气多少有些有气无力。周泽楷皱了皱眉,说不得心头细细密密泛上来的除了心疼还有没有另外的情绪。他伸手去握住叶修的手,想把满心的安慰都透过皮肤的相贴传递过去:“不要说抱歉……”

“我只是心疼前辈。”

叶修望着他,周泽楷抿了抿嘴唇,漆黑的眼瞳映着房间的灯光,透出恰如其分的一点暖色。眼前被他一路宠爱着的枪王正用温柔包容的目光注视着他,轻声说:“如果前辈想哭的话——”

“我一直在。”

叶修闭了闭眼睛,长长地叹出一口气。周泽楷微微探出身子,把肩膀倾向他那一边,叶修自觉地靠了上去,眼角渗出一点温热的泪水。

全世界都在为斗神的退场而难过,可有谁比得上他本人呢?和周泽楷的恋情几乎成为整个荣耀职业圈心照不宣的事情,嘉世非常害怕他就此转会去轮回,干脆逼他退役。

这是一条他不得不选择,却几乎断绝所有后路的路。

额前长长的碎发散落下来,挡住了他微微泛红的眼睛。房间里流淌着无声的,温暖的空气。周泽楷一言不发,但心里渐渐把一切都摆得透彻。

嘉世大概早已有弃子之心,所以才从上个赛季起就隐隐地把叶修孤立出去。斗神是一张很好的牌,但他们现在不想用了——也不想让别人用,所以,干脆就此毁掉。

心底逐渐漫上愤怒的情绪,却在叶修的眼泪通过毛衫和衬衣洇在皮肤上时蓦然散了去。其实也并非不知道,有些事,终归是他们力不能及的。

叶修从周泽楷肩膀上抬起头,拨了拨散乱的头发,眼眶仍然泛着红,唇角却带了点儿不甚明显的笑容:“好了,差不多就得了。”

叶修从来也不是过分矫情和伤春悲秋的人。周泽楷望着他平复下去的神情,低声说:“前辈洗个澡,早点儿休息吧。”

两个人相拥着躺在床上,显然都没有心情做别的事。叶修的眼下泛着浓重的青黑色,他有些疲倦地半阖上眼,轻声道:“明天就给沐橙打电话,让她别担心了。然后让她帮忙把我的东西都拿一下,薄荷糖,手机,香蕉牛奶,还有你送的毛绒熊……啊不行,那熊太大了,我现在住的地方估计放不下。还是先放在她那儿吧……”

周泽楷听出了一点端倪,联想到刚才碰到叶修时的场景,他咬着嘴唇问:“前辈现在……在做什么?”

叶修笑了笑:“网管,包吃住,还有工资,随便打荣耀,待遇不错。啊对了,我现在在第十区开荒来着,有空你可以来找我玩玩。”他尽量把语气放得轻松。

枪王的眼底明明白白地透出了难过。他伸出手去抱着叶修的腰:“前辈以后要怎么办?”

荣耀怎么办?我……怎么办?

他的手指在叶修侧腰蓦地收紧,像等待判决般紧张地等着他的回答。

“这句话,其实我已经跟沐橙说过了。”叶修笑了笑,揉了揉太阳穴,“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接着说道:“对了,既然已经暂时退役了,就干脆用回本名儿吧。小周,其实我真名叫叶修,你以后就这么叫我就可以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就跟你说一声。”

周泽楷愣愣地望着他,好半天才嗫嚅着道:“我还是想叫……前辈。”

叶修听着这语气不大对劲,忙侧过脸去看,正对上他无措的眼神。周泽楷年轻英俊的脸泛着苍白的颜色,牙齿压着嘴唇,留下一点白迹。

他心底那些不确定和和对于未知未来的担心忽地就通通软化成了一滩春水。揽着周泽楷的肩膀,他微微起身在他唇上印下重重的一个吻。

“不要担心,我和荣耀还要继续下去,和你也是。小周,我们还要结婚,还有一辈子的路要走的。”

滚烫的泪水滴落在他脸上。周泽楷颤栗了两下,把心头的不安和紧张尽数压了下去,更紧地回抱住了叶修:“好。”

叶修拍了拍他柔软蓬松的发顶,低声道:“好了,睡吧,我明天送你回去。”

“嗯。”

呼吸声像是深沉海水里泛滥的碧波,渐渐归于平静。空调不住地向整间屋子吹着温热的空气,被子里裹着春日般明媚的暖色。窗外依旧落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厚重的积雪把一切杂乱的声音都收了进去,空余整个世界的安静澄澈。

周泽楷闭着眼睛沉沉睡了过去,胳膊仍然牢牢地圈着叶修的腰身。即使暂时被合拢的眼皮遮盖着,叶修仍然能想象出那双亮若星辰的眼睛目不转睛地凝视自己时的模样。他将一个很轻的吻落在枪王干燥温暖的额头,心里默然道:

我们还有很长的一生要走下去,这……从来也不是结局。

 

【完】

评论(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