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毛绒熊与香蕉牛奶【周叶】chapter 14

Chapter 14 未尝不可

这一顿折腾到傍晚,等苏沐橙来敲门两个人才缓过劲儿来。

“我在楼下等你们,给你们十分钟收拾哦。”等了会儿没人来开门,苏沐橙了然地说了一句,接着是逐渐远去的脚步声。

叶修捞起一边揉得有些皱巴巴的衣服,一边穿一边小声嘀咕:“半个多月没见……真是小别胜新婚啊。”

周泽楷坐起来,赤裸的胸膛贴着他的后背传来灼人的热度。枪王微微低下头去,吻着叶修的脖颈轻声道:“想和前辈结婚。”

叶修动作一僵,有些无奈地说:“小周,你撩我我倒是没意见。不过等会儿火真起来了,咱俩下不去,沐橙找上来我可没办法啊。”

两人独处的时候已经很能放得开的周泽楷听到苏沐橙的名字时僵了僵,收回还想作乱的手,乖乖地跟着叶修穿衣服。

叶修觉得有些好笑:“敢情现在只有提别人的名字才能制得住你了?”

周泽楷默默地穿着衣服,没有说话。但那丝毫不加掩饰的眼神分明在说,是的。

叶修痛心疾首,啊,我带坏了一个曾经多乖巧的孩子啊!

 

这天晚上因为白天已经折腾了好几回,两个人打算早早睡觉第二天出门转转。周泽楷头一回睡在自家男票每晚睡觉的床上,兴奋得异常清醒。他在床上默默地翻过第十三次身之后,叶修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小周怎么了,睡不着?我不记得你有认床的毛病啊?”

周泽楷手指挠着手心,小声道:“激动。”

“激动什么?”

“睡前辈的床。”

叶修不知道睡个床有什么可激动的,但他能理解周泽楷那颗蠢蠢欲动的少女心。他侧过头,借着窗外飘进来的一点月光,看着周泽楷隐约可见的脸庞轻笑道:“既然睡不着,那来聊聊天呗!”

靠近叶修的那只手悄无声息地顺着被子钻进他衣襟,感受着皮肤相接的温热触感,周泽楷的呼吸微微急促,询问道:“能做别的吗?”

叶修:“……你想做什么?”

“前辈知道……”

“不不不,我不知道!”叶修捉住周泽楷的手送出被子,然后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小周你克制一下,白天都做了两次了,我体力跟不上你啊。”

周泽楷无声地叹了口气,心疼他家前辈的身体就还是打消了念头,只好选择聊天。两个人就明天要去哪儿玩这个话题进行了一番讨论,在周泽楷开始打呵欠之后叶修及时止住了话题:“好了,睡吧。”

周泽楷盖着被子乖乖躺好。叶修平躺着突然把双手伸出被子,往两边儿搭去,感叹着:“左右两边儿各躺一小周,我这可真够幸福的。”

右手接触到一片绵软的绒毛,正是那只毛绒熊。

周泽楷非常不满地皱了皱眉,开口说道:“不对。”

“什么不对?”

“前辈说过的,”周泽楷抓着叶修的手放在自己微微起伏的胸口,让他感受自己鲜活的、剧烈的心跳,“只有我一个,活的。”

“噗。”叶修没忍住笑出了声,即使光芒黯淡不甚清晰,但他却能感觉到周泽楷满脸的认真神情,“好吧,只有左边才是我家小周,唯一的小周。”

周泽楷满意地松开了叶修的手:“前辈晚安。”

“晚安。”叶修悄咪咪地在右边儿毛绒熊身上狠狠揉了两把,说话时声音里带着明晃晃的笑意。

 

因为睡得还算早,第二天果然起了个大早。苏沐橙拒绝了两个人带她同行的征询,表示好不容易放个假并不想吃狗粮。

所以这天出门的,依旧是周泽楷和叶修两个人。

“赶紧走吧,电影快开场了。”叶修呵出一口热气,把冻得冰凉的双手插在羽绒服兜里。眼见着准备过来牵他手的周泽楷露出失望的表情,叶修挑着唇角微微笑了一下,拉过周泽楷的手一起揣自己兜里,“这么冷的天还穿风衣,连个口袋都没有,不嫌冷啊?”

周泽楷小声说:“好看。”

“什么?”

“穿得帅一点,前辈多喜欢我一点。”周泽楷在暖和的衣兜里攥紧了叶修的手,偏过头,明亮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哎呀,那可不行了。”叶修唇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轻轻一笑,“你知道吗,喜欢你这件事在我这儿攒了这么久,已经把我的心都装满了,实在没有办法再多了。”

“很多吗?”

叶修煞有介事地点点头:“特别特别多。”

周泽楷轻声说:“我的也很多。”

“喜欢吗?”

“嗯。”

“有多少呀?”

枪王走了两步路,停下脚步想了想,认真地说:“比前辈多。”

叶修:“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我最多。”

“我比前辈多……”

两个人十指相扣,肩膀擦着肩膀,靠得挺紧,说着肉麻无营养的情话一路往电影院去了。行至终点,天空洋洋洒洒地飘了些细小的雪花,凛冽的风并着淡淡的甜香一起吹了过来。这时大部分学校已经放了寒假,街上有不少三两成群的少年少女,或手上拿着大朵的棉花糖,或臂弯里圈着一桶爆米花。叶修瞧见一对情侣互喂着爆米花从身边走了过去,在口袋里握了一下周泽楷的手,等枪王转过头报以疑惑的眼神时,他笑眯眯地问:“小周,你吃不吃呀?”

周泽楷说:“吃。”

“吃什么?爆米花还是棉花糖?”

周泽楷的眼神从同一对互相喂着爆米花的小情侣身上飘过去,尔后又落在另一对咬着同一团棉花糖笑嘻嘻的基友身上,最后回到叶修身上时,带了些别有深意的味道:“都要。”

“好,我去买,你在这儿等着。”叶修拍了拍他的手,转头走了几步,又回过身小跑回来,贴近他的脸轻声问,“忘记问了,你喝什么?”

被那蓦然放大的俊秀脸颊弄得失神的周泽楷怔愣了几秒,才道:“和前辈一样。”

“成。”叶修点了点头,却没立时走,打量了他一下,伸出手去把周泽楷的口罩往上拽了拽,开口时声音再轻了三分,“呐,戴好呀。今天路上人这么多,可别被粉丝认出来了。”

周泽楷乖乖地点了点头,叶修这才放心地转身走了。

人潮拥挤,寒风凛冽,叶修手指不经意触过的那一小块脸部皮肤正源源不断地散发着温热又坚固的力量。周泽楷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但好像全世界只有他,和映在他眼里的叶修遥远的背影。风簇拥着甜蜜的味道荡在冷冷的空气里,把整片街道都化成周泽楷心里五彩斑斓的少女世界。

那个世界里,万紫千红百花齐放,生机盎然分外活泼,大朵的蘑菇房间里住着他和叶修两个人,淌过的巧克力糖浆河流永远散发着甜腻的香气。

……但其实,生活在这样没有童话的人间烟火里,也同样很好。

叶修臂弯里抱着一大桶爆米花,左手拿着一支棉花糖,右手提着两杯饮料,远远地小跑过来。待到近前,能看到鼻尖冒出的一点汗珠。周泽楷伸手拭去了,然后自觉地接过了叶修手上一半的东西。

叶修抬手把散乱的额发拨到一边,感叹着:“今天人真多啊,快被那群小姑娘挤散架了。”周泽楷安抚地摸了摸他的肩膀,叶修转过头望着他笑道,“好了走吧,电影要开场了。”

周泽楷选的电影,叶修选的座位。循着票一路找过去,最后两个人坐在了最后一排的角落里。顶着周泽楷询问的目光,叶修低笑道:“免得被人发现了。”

周泽楷暂时不知道叶修说的发现和自己理解的是不是同一个,但在他们坐下之后叶修伸手帮他把口罩拽下来并笑着说“坐在这儿卸口罩就不会被看到了”之后,他明白自己脑补的和叶修说的肯定不是一个意思。

电影是周泽楷选的,一部叫《哥德巴赫恋爱》的爱情片儿。叶修依稀记得哥德巴赫貌似是个数学猜想,想不出来这和爱情有什么关系。但对于他们这种成双成对来约会的人来说,电影的内容是什么其实是不重要的。更加重要的,是气氛。

不温不火的剧情和脉脉温情的BGM恰如其分地营造出了一种温暖又暧昧的气氛,叶修看电影的时间不到一半,剩下的时间都用来注视周泽楷。漆黑的角落里唯有荧幕散出的一点光或明或暗地照在枪王年轻又英俊的脸上,阴影打下更加深邃的轮廓。周泽楷的心思显然也不在电影剧情上,他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注视着身边的叶修,表情掩饰在黑暗里。

啊,前辈又看我了!

又看我了!这一回有两分零七秒!

又又又看我了!这次还带着笑!

终于在叶修第无数次转过头望着周泽楷的侧脸时,枪王也转过脸,严肃地看着他:“前辈不看电影吗?”

叶修完全没有被抓到的不好意思,怔了怔后干脆把脸凑上去,在周泽楷嘴唇上重重地亲了一口,然后额头抵着额头,笑眯眯地说:“那玩意儿,哪有你好看?”

“哎呦卧槽!”

周泽楷正准备说点儿什么,隔了两个空座的另一边,一个姑娘像受惊的兔子似的跳了起来。见这边儿两个人一起望向她,连忙说:“没事没事,你们继续,我挪到别的地儿去!”荧幕上光芒蓦然一亮,恰好映在周泽楷的脸上,姑娘瞪大了眼睛,发出分贝更大的一声“卧槽”。然后瞬间捂住了嘴巴,另一只手朝周泽楷和叶修摆了摆,端起可乐杯子就往另一边儿去了。

隔了老远还能依稀听见她的嘀嘀咕咕:“妈的我就知道一个人来看爱情片儿是个错误的决定,听力太好也有坏处啊……周泽楷居然是个gay……”

叶修:“……”

周泽楷:“……”

那么一点儿暧昧的气氛瞬间被破坏殆尽,叶修无奈地摇了摇头,端端正正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还是看电影吧。”

那桶被遗忘已久的爆米花终于被他们想起来了,周泽楷把爆米花桶放在腿上,一颗一颗地喂着身边的叶修。叶修张嘴去接的时候,舌尖偶尔触过他的指尖,留下一点濡湿的痕迹。周泽楷端起一旁的冰可乐喝了一大口,压下心中快要燃起的火苗。

叶修说:“够了够了,再吃我要饱了。”

于是周泽楷乖乖地把剩下的半桶放在了一边的空座位上。叶修把棉花糖的包装袋拆开,一块一块地撕下来喂周泽楷。

那一点绵软的触感在舌尖化开,留下的除了甜蜜还有更深层的东西。只是坐在漆黑的影院角落里,可周泽楷却觉得像是和叶修坐在光芒万丈的盛春草坪上,无数粉红的泡泡从他们身边飘起,向着渺远的晴空而去。

至于今天的电影演了什么,哥德巴赫究竟和恋爱有什么关系,他和叶修始终都不知道。

 

电影散场之后叶修帮周泽楷戴好了口罩,两个人落在最后走了出去。刚一出门就被工作人员拦住了:“两位先生,有兴趣来参加我们影院今天的特别活动吗?”

叶修转过头望着周泽楷:“想去吗,小周?”

在外人面前依旧惜字如金的枪王无声地点了点头。

所谓的特别活动,其实就是参加几个小游戏,通过游戏的名次赚取不同的积分,获得抽奖的机会,头等奖是一对蓝盈盈的蓝水晶戒指。

“专门为今天来看电影的情侣们准备的哦。”工作人员笑眯眯地说。

“小周,你不方便露脸,我去。”叶修挽了挽袖子,站上了游戏场地。周泽楷戴着口罩站在人群里看着他把那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小游戏都过了一遍,其中有个打地鼠拿了最高分,但是和体育运动相关的,战绩就比较惨不忍睹了。

最后一个双人吃饼干游戏因为周泽楷不能摘口罩而作罢,叶修得到的积分仅仅排在中等,远远够不上拿头等奖的资格。最后他只无奈地拿着一串小气球回来,递给周泽楷:“不好意思啊小周,只能拿个气球给你玩玩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拉着叶修往人群外面走过去。到了没人的地方,周泽楷低声道:“我带前辈买。”

在叶修变得复杂的眼神中,周泽楷拉着他一路下到一楼,找了家卖金银饰品的店铺,透过玻璃柜台认真地挑选着款式。

叶修问:“小周,你知道买戒指给我是什么意思吗?”

周泽楷正望着一对宛如藤蔓勾勒的蓝宝石戒指,转过头时瞳孔里映着比宝石还璀璨的光华:“知道。”他顿了顿,伸手去牢牢地抓住了叶修的手,“我说过,想和前辈结婚。”

叶修回望着他,那双黑曜石般深沉的眼睛里,氤氲生长的一点光华就此破土而出,与他十指相扣的那只手正源源不断地传输来某种坚定人心的力量。叶修闭了闭眼,再睁开时浮上了满溢的笑意:“好吧。”

最终挑出的款式是一对嵌着碎钻的白金指环,戴上彼此无名指时好像套上了某种无形的枷锁。周泽楷摸着指环小声说:“结婚的时候再买个大的……”

叶修跟着点了点头,心道,若是能和小周过一辈子,也……未尝不可。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