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1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1

H市的冬天,温度还未降至零下,湿冷的空气却早已浸得人骨头发痛。沉暗的夜空不见一颗星星,凛冽的风偶尔吹过,卷起枝头落单的枯叶向昏暗的路灯下送过去。

深夜十二点的街头空空荡荡,行人早就裹紧衣服赶着最后一班地铁回了家。独剩一个年轻人孤单地走在街上,脊背微微弯曲着,步履蹒跚,神情还残留着几分怨愤。路的尽头向左拐是一条小巷,乱七八糟的杂物占了一小半的位置。他往巷子里走了几步,被杂物堆里一点飘摇闪烁的绿莹莹光芒吸引了注意力。

“什么东西?”好奇是人类的本能,他暂时忘了心头的不快,步调一拐,向一旁凑过去。皮鞋踩在满地的木块和塑料泡沫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只走了几步就近了。一股带着潮气的灰尘扑面而来,那光芒好像在空气中移动了一下。他有些好奇地又凑近了些,隐隐看到面前是一堆胡乱垒起的泡沫板,于是伸手往一旁拨了拨。

那光定在原地不动了三秒,在微弱的闪烁中响起一声尖锐的嘶鸣,然后缓缓地亮起了另一点。

一股浓白的雾气凭空冒出,跟着漫出的是一阵奇异的腥气。白雾在空气中翻滚四散了一阵,渐渐凝成一个类似人形的怪物,身形高大,脸型奇特,而那两点绿莹莹的光点缀其上,竟然是他的眼睛。

年轻人目瞪口呆,惊骇欲绝,下意识地想后退逃开,脚微动了一下,却腿一软坐在了地上。怪物偏着脑袋看他,似乎有些好奇,绿眼睛闪了两下,从喉咙里发出含糊又古怪的声音:“咦,今天来的是个小弱鸡——”

他一面说着一面伸出手向年轻人抓过去。眼看着那萦绕着白雾的尖利手爪离自己越来越近,年轻人哆嗦着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叫:“啊——!怪物!救……救命!救命啊!”

惊惧的泪水一瞬间模糊了视线,他用双手撑着身体,擦着地面往后退去。怪物的手在空中微微顿了一下,然后扯着五官露出一个像是笑的表情来:“每个猎物临死前都会这么说,还真是……”

两枚子弹携裹着热气呼啸而来,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怪物猛地一低头,一枚子弹擦着头皮飞了过去,另一枚却精准地射入腹部,然后猛然炸开。火光与硝烟闪烁间,怪物被强大的冲击力撞得后退了两步。

一道身影踏空两步,几乎是一瞬间就冲了过来,风衣的衣摆在夜色里划过一个不甚明显的弧度,他把一支塑料管装的试剂甩给地上一脸惊惧的年轻人,冷声道:“喝掉,跑!”

年轻人抖抖索索地去摸地上的塑料管,下意识地抬眼向怪物看去。那怪物微微弓着腰捂着腹部,视线牢牢地锁定在面前穿黑色风衣的男人身上。他把目光转向那个男人,映入眼帘的是一道高大的身形轮廓,和被夜色模糊的侧脸。

怪物冷笑了一声:“周泽楷,你这次来得有点儿慢啊,人我可都吃了两个了。怎么着,前天伤得很重?”

周泽楷抿着嘴唇,暂时没理会他,只偏过头去望着地上的年轻人,微微皱眉又重复了一遍:“喝掉,跑!”

怪物好像也没有拦他的意思,于是年轻人颤抖着拔掉塑料管的塞子,仰头把药灌了下去,随手抹了把眼泪,然后爬起来,头也不回、一瘸一拐地跑掉了。

“啧。”怪物望着他的背影,可惜地叹了一声,“周泽楷,你把我今天的宵夜放走了,就自己来顶吧。”

周泽楷没有回话,默不作声地从腰间的皮套中抽出了另一把枪。在枪身脱出皮套的一瞬怪物的身体消散而去,尔后在五步之外重新组合。荒火与碎霜一并在手,周泽楷眼睛微眯,对着远处连续开出三枪。

“砰砰砰”三声,枪口喷吐火舌,三枚子弹以极快地速度向怪物飞去,旋转间形成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他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将身体向后弯折过去,将三枚子弹通通避了过去。怪物直起身子,惨白发青的手摆作一个似剑的手势,漆黑空中突现六柄光剑,呈六边形先后向周泽楷射去。

周泽楷跃起,左脚重重地蹬在一侧的墙壁上,借着这一点的力将身体向右侧送了过去。他将身体在空中弯成柔韧的弧度,擦着光剑的间隙躲了过去。

两人的攻击和躲避都是瞬息之间完成的。在落地的一刹那,周泽楷踏着地面的木板向前疾冲了两步,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到极近。荒火被甩上空中,他猛然向后仰去,避过迎面射来的数支光箭,脚下顺带着给了个滑铲。怪物站立不稳,踉跄了一步,身子向一侧倒过去。周泽楷再度跃起,把怪物狠狠地踩了下去,右手伸出,落下的荒火被扣在手中,枪口抵着怪物肩膀,扣动扳机接连射出十数枪。子弹在肩颈处“砰砰”炸开,却无血肉横飞,反而散出一股带着浓重腥味的雾气。

周泽楷瞳孔微微紧缩,脚下的怪物身体又一次呈雾气四散开来,在不远处重新组合成人形。这一次他的脸色发白,绿幽幽的眼睛带上了几分阴狠的神色。

“好好好,不愧是枪王!”肩膀处炸开的地方仍在滋滋冒着白烟,还未愈合。怪物咬了咬牙,看着周泽楷冷笑了两声,“你的进步很快,一次比一次强,可惜没用!有些东西是你无法战胜的,轮回的枪王,今晚还是折在这里吧!”

他嘴里念念有词,眼睛闭上再睁开,瞳孔中跳出丝丝缕缕的血红。周泽楷抿了抿嘴唇,一言不发地抬起双枪,手臂肌肉绷紧,扣着扳机射出密密麻麻的子弹,纷乱地向怪物飞过去。他不闪不避,任由那些火光一朵朵炸开在自己身上。越来越多含着腥气的白雾散开的同时,空气里也分明多了些什么。

怪物微微偏头,状似无辜地一笑:“周泽楷,两次都让你逃了,这次可不会了。”

“来,让你享受一下‘光噬’升级后的版本!”

天边月亮拨开乌云,露出半面清辉来。阴沉沉的光芒下,空气中布满了成千上万的光刃,薄如蝉翼却又异常细密。光刃相互碰撞时就地炸开,化成一蓬带有腐蚀气息的灰雾。那些以刁钻角度向周泽楷飞去的光刃着实不少,即使他尽力闪躲,仍在血花四溅中被削去不少皮肉。而那些灰雾就顺着伤口钻了进去,他的大脑很快有了隐约晕沉的感觉。

昏昏然中猛然炸开一片火光,转瞬间把那些潮湿的雾气烧得散去不少。一把撑圆的伞打着旋儿飞过来,银白的伞面把光刃通通挡在外面。伞柄被握在一只白皙骨节分明的手中,顺着身体线条再往上看,正是一张慵懒又俊秀非常的脸。

怪物的目光触及那张脸时陡然一凝:“叶秋?!你不是已经退役了吗?”

“不不不,别叫叶秋,你还是叫我叶修吧。”叶修握着伞柄,侧过头微笑,“怎么了?退役了还不许人出来接点儿私活?我也要吃饭的啊!”

“你!”怪物语塞,转而朝周泽楷冷笑,“没想到堂堂轮回的枪王,居然需要依靠请外援来战斗!”

“得得得,对付你还叫战斗啊,给自己脸上贴什么金呢!”叶修笑了笑,眼神横过去,懒洋洋道,“你想激将小周单挑啊?没门儿!这单我都接了,报酬就别想拿回去!”

他轻轻地一抖手,将伞合拢,扣着伞柄的关节处微微一拧,伞面散成八块向前滑过去,在前端组成一个尖锐的形状。白光闪耀间,赫然成了一把森冷的战矛。

叶修拎着战矛指着怪物鼻尖,终于正眼打量了他一番,然后笑得十分惬意:“哟,是青噬鬼,还是王级第四形态的,怪不得小周打不过呢。他还年轻。”

青噬鬼咬牙瞪着他:“叶修,这是我和周泽楷的事,你就非要掺和进来不成?”

叶修挑了挑眉毛,望着他的眼神十分稀奇,好像他刚刚讲了个什么笑话似的:“哟,瞧你这话说的!是我非要掺和吗?你都跑到H市来了,我不好好招待一下你,不得被人说成不热情不好客啊!”

“你!你明明已经退出嘉世了!”青噬鬼怒道。

“啧啧,我的话多难懂啊!”叶修勾着唇角笑了一笑,“我可没说过嘉世,我说的是——H市啊!”

话音未落,他右手握着战矛陡然向前刺去,人也跟着向前冲过去。身体似一道白光闪过,速度快得让人来不及躲避。即使青噬鬼已暗暗提高了警惕,还是没能躲过这疾风闪电般的重重一刺,整个人被挑上了半空。叶修借力跟着跃上,右手轻轻抖动一下,战矛变作一柄长剑,带着流光重重劈下后,勾着脚尖一个膝袭撞了过去。

青噬鬼在空中狼狈地翻滚了两圈,向着地面砸了过去。叶修没追,就地落下,从兜里掏了两片薄薄的符纸出来,随手拍在周泽楷血流如注的手臂和肩头:“疗伤符,张新杰那儿弄来的,效果不错,可惜有点儿疼,忍着点儿。”

“没事。”周泽楷摇了摇头,吐出了今晚的第三句话。

青噬鬼从地上爬起来,浑身冒着白雾,狰狞道:“叶修,你以为我真对付不了你吗!没了却邪,你的战斗力还能剩多少?真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战无不胜的斗神吗?”

“是啊是啊,我不是斗神了,我也可能打不过你。”叶修向前走了一步,脚尖磕着地面,手中的长剑无声化作一把法杖,“但我可不是一个人啊,让你感受一下以多欺少的感觉,刺不刺激,惊不惊喜?”

他举起法杖横在自己身前,低声念了一句。黑色的藤蔓兀自成型,向青噬鬼缠绕过去,把他牢牢地捆在原地。周泽楷沉默着撕掉疗伤符,大步跨出,闪身在青噬鬼几步之遥,枪口瞄准要害,荒火与碎霜一同射出子弹,呈两条弯曲的弧线向着青噬鬼飞去。藤蔓被挣脱的一瞬子弹流也已经到了身前,根本无从躲避。

青噬鬼咬了咬牙,身体再度消散而去,这次重新组合之后,却有些微的透明。

“‘重组’技能练得不错嘛!”叶修赞叹道,“可惜消耗这么大,你还能用几回啊?要不小周,我们就这么困着他,等他自己再重组几回直接消散,是不是特方便?”

最后一句话是朝周泽楷问的。周泽楷抬起眼睛,漆黑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叶修含笑的脸,赞同地微微点了点头。

眼前这两个人一句话就玩闹似的决定了自己的下场,青噬鬼脸色惨白,眼神发狠:“好好好!既然如此,今天我即便舍掉百年修为,也要把枪王和斗神一起留在这里了!”

他抬手在眼睛上一抹,两点绿光黯淡了不少。绿莹莹的流光缠绕在手腕间,他颤抖着摆出一个扭曲的姿势。

下一秒,一颗炮弹流星似的飞来,轰然炸开。烟尘中叶修的身影蓦然闪过,薄唇微张低声念着咒语。六道光柱从地下升起,青噬鬼的身体被定在原地。周泽楷荒火指着青噬鬼的太阳穴,碎霜则抵着心脏处,同时扣动了扳机。

巴雷特狙击的银光闪过,巨大的轰鸣在耳边炸开。叶修捂着耳朵“嘶”了一声,抓着周泽楷的手腕带着他一同快速退开。青噬鬼的身体被炸得四分五裂,只有一颗头颅还算完好无损。叶修抬起千机伞化成的枪,对准他的眼睛补了两枪。

失去最后的意识前,青噬鬼听到叶修转过头对周泽楷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信战场上的逼逼叨叨呢。我大招都准备完了,他居然还在专心听我说话。”

——心……真脏。

王级第四形态的青噬鬼,存留于世的最后一个念头居然是这个。

评论(6)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