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2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2

死亡的青噬鬼身体消去,只在原地留下一颗龙眼大小、形状并不规则的绿色珠子。叶修走过去捡起来,感受了一下手心沉甸甸的质感,向周泽楷笑弯了眼睛:“这青金石的品质不错嘛,今天这单赚得够多。”

周泽楷盯着那双光华流转的眼睛,轻声道:“谢谢前辈。”

“不客气不客气。”拿了报酬还卖乖的叶修毫不羞愧地接受了他的道谢,走回周泽楷身前,微微仰头望着他,“小周啊,收了你不少报酬,作为前辈,我今天就顺便教教你,当然听不听全在你。远程武器对付青噬鬼,要学会放风筝,主攻他的眼睛,明白么?”

周泽楷点了点头,低声道:“谢谢前辈教导。”

“哎,还听得进去就成。还有啊,别叫我前辈了,我都不算联盟的人了,叫叶修吧。”

叶修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向周泽楷随意摇了摇手。这家伙在这种时候又恢复了平常那副懒洋洋的样子,没精打采地站着,嘴里乱七八糟地说着话。没了战斗时那股利刃出鞘般引人注目的气势,现在的叶修除了那张比一般人要俊秀一些的脸,基本属于丢进人堆里就找不到的类型。

与他截然不同的是站在他身前的周泽楷。枪王身形修长挺拔,脊背永远挺直了站着,整个人看上去如一杆威风凛凛的长枪,用于掩盖腰间皮套的黑色长风衣更是衬得气势不凡。脸被深沉的夜色模糊了七分,剩下的三分仍然当得起一句“好看”。漆黑的眼瞳凌厉又深邃,仿佛精心雕琢过的优美五官带着与他本人的沉默寡言截然相反的侵略性气质。

周泽楷——不仅仅是在联盟,即使是放在全世界,依然能堪称顶级优秀的Alpha。

叶修在心里赞了一句,把千机伞和青金石一并收起来,道:“好了,这事也了结了,我得回去了。小周你看你什么时候回S市吧。”

“不着急。”周泽楷的目光定在叶修脸上,微微泛白的嘴唇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我想和前辈回去。”

“和我回去?”叶修的神色有几分意外,不过很快恢复了惯常的无所谓,“好吧,随你。不过你记得把信息素收一收,别整得跟前天一样。”

从嘉世退役后叶修就地在闹市区附近接手了一间小酒吧,除了用以度日还用来接点儿零散的除鬼斩魔的单子。前天晚上正在房间和人谈着生意,满身是血的周泽楷就突然从后门闯进了二楼,酒精引爆的强烈Alpha信息素混合着浓重的血腥味,满酒吧的B和O的欲望都被点燃了。在一众群魔乱舞中叶修连着打了三针抑制剂给他,才把那疯狂发散的信息素压了回去。

“抱歉。”周泽楷说。

“道歉已经说过一次了,没必要再重复。”叶修轻松地笑了笑,不甚在意道,“发情期嘛,谁都有啊。满酒吧的B和O随你找吧……不过,临时标记前记得去拿药。”

他说的药,是世界卫生部专门针对发情期的Omega和Beta研发的药品,用以在Alpha临时标记他们时及时避孕。

“我……”

周泽楷想说我从来没约过什么O和B,一直没有,随即又意识到叶修是一定不在乎他到底有没有的,于是就闭了嘴,默然无声地垂下了眼睛。

叶修果然对那个明显语意未尽的单字完全不在意,他转过身,轻飘飘地丢下一句:“好了,走吧。”

周泽楷默默地跟在他身后,眼中思绪万千如浪花翻卷,辗转成百上千次,最终仍全数沉了下去。

 

因着时间再往深夜里走过两分的缘故,此刻的空气越发冰冷刺骨,不时吹来的风冷得像是连呵出的气息也能冻住。叶修双手插在口袋里,脊背也弯着,神采全无的样子,走了段路后突然站住脚步。

周泽楷带着些许疑惑的眼神投过来,叶修笑了笑:“稍等,买烟。”然后转身向一边仍亮着灯的24小时便利店走去。

自动玻璃门打开又合拢,周泽楷站在外面默默地看着。店面里灯火通明,柜台上几格关东煮冒着淡淡的白色雾气。叶修把一包烟放在柜台上,白皙修长的手指在黑色的烟盒上停顿了两秒,强烈的色彩对比像是一幅画。他垂下头去摸钱包的时候,绷直的后颈线条异常优美。

隔着一道玻璃门和半方清冷的空气,叶修微微偏过头,目光在周泽楷身上晃了一晃,然后转回去,食指在柜台上点了几点。

牙齿在下唇轻轻一压,周泽楷低下头去望着地面,一片干枯的落叶被风簇拥着翻了几个跟头。深黑的瞳孔像夜色下的湖水,或有情绪,却被遮盖得严严实实,不能显露半分。

鞋子磕着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近,叶修在他面前站定,抬起手上拎着的一杯关东煮递到他眼前:“怎么低着头了?吃点儿东西?”

周泽楷抬起头望过去,面前站着的叶修嘴上叼了根烟,烟头处火星若呼吸的频率一般忽明忽暗地闪着。手上拎着的那杯关东煮正冒着袅袅热气,把指节熏得微微发红。循着胳膊看上去,那张清隽的脸庞正露出些微笑意。周泽楷的眼神闪了闪,默然接过他手上的东西:“谢谢前辈。”

叶修把烟夹在指间,吐出一口温热的气息:“谢什么,顺手而已。”眼见周泽楷捧着那个纸杯垂下眼去,便率先迈开了步子,“走吧,回去了。”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有意无意地错开了半个身位。鞋子落在冷硬的地面上,脚步声在空荡荡的街头响得格外清晰。叶修抽完了一支烟,把烟头掐灭随手弹进垃圾桶里,又从烟盒里抖出一支,这次却只叼在嘴上没有点。

“咳……今晚有点冷啊。”叶修突然开口说道。

“……是。”周泽楷愣了愣,答道。

“你刚才扔过去的那个管子,是Beta的记忆断层剂吗?”

“是。”

“得,还好今天来的是个Beta。要是个Omega,可算是一笔额外的巨额支出了。”因为Omega普遍体质孱弱的缘故,用于他们的药剂研制往往更为严苛和复杂,制造成本极高,成品药剂的售价也是Beta和Alpha的数十倍。

“……”

一阵沉默,周泽楷没有说话。叶修回过头看了看,枪王正眼睫低垂,从被长长睫毛覆盖住的眼睛看不清他究竟是什么眼神。试图用聊天缓解一下这一路上莫名尴尬的气氛的叶修总算想起来了,眼前这位可是整个联盟鼎鼎有名的,沉默寡言的主儿。

他自嘲地笑了笑,叹息道:“倒忘了你是个惜字如金的人。我可不是江波涛,猜不出你到底想什么呢。”

周泽楷猛然睁大眼睛,映入瞳孔的却只有叶修微微佝偻着的身影。他手中的纸杯正贴着皮肤,传递着滚烫的热度。身侧的叶修果然不再说话,只点燃并安静地吸完了大半支烟,然后把一截银白色的烟灰掸落在一边。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漆黑的瞳孔中闪过懊恼的神色。

 

“你就住这里吧。”

回到酒吧已经是后半夜了,叶修把自己隔壁的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转身朝着周泽楷说了一声。周泽楷乖巧地点了点头,轻声说:“谢谢前辈。”

“话虽然少,但好像格外懂礼貌嘛……”叶修嘟囔了一句,转过身一边走一边向他挥了挥手,“我走啦,有事来敲隔壁门,想什么时候走随意。”

他没有等周泽楷的回答,拉开门,走出去,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整个动作过程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辛苦构思了半天正准备说点儿什么的周泽楷:“……”

他盯着床上被叶修铺上的床单,从大片的褶皱和掖进去的四个角来看,叶修很明显只是随便铺了铺,连动手多整理一下的欲望都没有。

周泽楷看着床单中央那个模糊的、叶修按下去的手印沉默了半晌,然后俯下身去,动手把床单扯得整整齐齐。

他关了灯,躺在床上和衣而眠,一种冰冷又带有些微温情的气息缠裹上来,微微凝滞的呼吸间,像是整个人蜷缩着,沉浸在海洋的深处。

 

叶修回了房间之后却毫无睡意,早就习惯熬夜的大脑在凌晨三点正是清醒的时候。他躺在床上歇了一会儿,身体有些酸软,眼睛却根本不想阖上。干脆爬起来,拉了帘子坐在工作台前。

千机伞、青金石和其他一大堆材料被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台子上,亮白的灯光打下来,映着金属的光泽闪得更加冷酷。叶修顺手把碎发拨到耳后,拿过一旁工具架上的工具开始打磨青金石。

这项工作漫长而又细致,等到翠绿的珠子被打磨成他想要的伞尖形状时,天边已经泛出些微日出的光芒。吹了吹满桌的碎屑,青金石被他捏在两指之间,叶修微微眯起眼睛,对准了原来的伞尖,猛然插了下去。

一阵银绿交加的光芒闪过,入耳一声拉长的尖锐摩擦声,他从工具架第二层取出一个盒子,打开后小心翼翼地捏出两张符纸,抓起一旁的白金笔杆,沾了沾金红色的稠墨,流畅的线条从笔下流出,一气呵成。他把画好的符纸丢进那团仍在闪烁的光芒中,凭空里突然冒出一团火焰,炽烈地烧灼着。

叶修舒了口气,把剩下的那张空白符纸放回了盒子里。盒盖扣上,和墨盒一同收在工具架上。

“千机伞的完全第四形态总算进化完了……空白符所剩无几,凝枢墨还能再撑三次……不行,材料和辅料都不够了,还要再多赚点儿钱啊……”

叶修摇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用手指随意理了理有些杂乱的头发,正寻思着今晚再去接两笔单子时,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谁?”叶修看了看工作台,特殊材料铸就的桌面上,伞尖处那团火焰仍然燃烧着。他把帘子拉上,走过去开门。

房门打开,一身黑色风衣的周泽楷端端正正地站在门口,叶修怔了怔,随即笑道:“醒了?我说了,不用来和我告别,直接回去就行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目光在叶修身上游离过一番,然后吐出了两个字:“不回。”

“那你找我是有事?”叶修眨了眨眼,侧身让开了一条通道,“先进来说吧。”

周泽楷迈步走了进来,还顺手带上了门,叶修转身去倒了杯水给他,然后示意他在沙发上坐下。

“昨晚睡得还好吧?”叶修随意寒暄着。

“好。”

“那疗伤符你贴一半就给撕了,伤痊愈了么?”

“嗯。”

还真是惜字如金。

叶修心里吐槽了一句,望着周泽楷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疑问:“那你突然来找我,是干什么的?”

还没找好借口的周泽楷眨了眨眼睛,目光游移间正想说些什么,却蓦然发现房间里的温度有些高得不同寻常,还有股熟悉的气息四散开来……他四下环顾,随即把目光落在了那面紧闭的墨绿色帘子上。

“凝火符?”他以问询的语气开口说了声,叶修明显愣了愣,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看破不说破,朋友,我以为你会选择闭口不言呢。”

周泽楷皱了皱眉,被叶修那声带有显而易见嘲讽语气的“朋友”念得心头一刺。叶修说完了这一句就闭了嘴,神情明明白白地写着“啊你知道了,然后呢?”。

年轻的枪王在有些凝重的气氛下想了片刻,然后有些艰难地开口,直白地问道:“前辈想……做什么?”

“你不妨……猜猜?”叶修微微垂下眸子,勾着唇角露出一个笑,蓦然凑近枪王那张格外俊朗的脸庞,有些轻佻地说了一声,微微上挑的尾音带着明晃晃的勾人意味。周泽楷被近在咫尺的温热气息弄得猛然一抖,忙不迭地向后靠去。叶修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嘲弄似地笑了一声,“躲什么,这么容易害羞?我们可都是A啊!”

周泽楷抿紧了嘴唇,抬起眼睛看着他。叶修漫不经心地回应着他的目光,眼睛里泛着的光仍然是平静无波的,仿佛眼前的周泽楷和他所说的话并不能给他带去任何影响。周泽楷没理会那句嘲讽,直视着叶修漂亮的眼睛,低声说:“大概能……猜到一点儿。”

叶修一言不发地望着他。

“前辈是不是想——回去?”

叶修没有立时答话,淡褐色的瞳孔里却泛起些微波澜。帘子的后面倏然间响起了一声尖锐的声音,一片光芒猛然闪过,千机伞破空而出,正落在叶修手上,金属伞面尚带着残焰烧过的温热,浅绿的伞尖泛着尖锐的光泽。他的手握着伞柄,另一只手像抚摸情人肌肤般轻轻掠过伞面,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冷硬的金属面上,有种奇异的美感。

指甲敲在金属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周队长,”叶修望着周泽楷,眼神中透出几分少见的冷厉颜色,“你自己出去,还是我送你?”

评论(2)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