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3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3

对视仿佛一场无声的对弈,在目光相交的搏杀中叶修的眼神锐利得仿佛出鞘的利刃,还带有几分微不可察的恼怒。最终周泽楷起身离开了,走之前微微颔首,却一语未发。

叶修长舒了一口气,把完全第四形态的千机伞装进伞套中,随手挂在了床头。窗外洒进来的阳光更灿烂了些,大片大片地泼在屋子里。叶修打开烟盒取了支烟出来,点燃后却只是夹在指间,怔怔地出着神。

当权政府近半个世纪来越发腐朽,二十年前颁布了一项法令——圈养天生孱弱的Omega群体,使之成为强大的Alpha的专属生育工具。这条法律的宣布,引发了全世界的Omega以及不少Beta和Alpha的不满。在游行无果反被镇压后,三分之二的地区先后爆发了战争,史称先级变革。

最先只是民间组织,到后来不少野生政权和宗教也参与了进来,炮火摧毁了大部分城市,造成的经济损失不可估量。在当局不得已宣告投降要求谈判后,政权分崩离析,而就在此时,本世界与异世界的裂缝被打开了,短短三个月,鬼怪祸乱人间,继续摧毁着已经被蔓延的战火破坏了大半的世界。

拼着不可估量的成本毁灭了大部分妖魔鬼怪,裂缝却无法被彻底修复上。荣耀联盟就是在这样的境况下成立的,选拔有天赋的Alpha和Beta加入联盟,旨在接下来的年月里消灭通过裂缝来到这世界上的鬼怪。参与了那一战的人大都被封存了记忆,最后能知道这一切的,也只有加入荣耀联盟的人,和一些零散琐碎的佣兵组织。

这些都是在加入嘉世后在档案上看到的。十年前因为和家庭的矛盾,叛逆期的叶修负气离家出走,因为某次偶然事件被发掘出天赋,加入了嘉世战队——荣耀联盟亦分为十数支战队,消灭鬼怪的战绩决定着政权的分割。

当战斗与政治捆绑在一起,以热血书就的荣耀早已不那么纯粹。即便如此,叶修依旧一心一意地热爱着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他不参与任何政治斗争,只挥舞着独属于自己的那一杆战矛却邪,亲手铸造了一个专属于斗神的神话。

斗神叶修,被联盟誉为“荣耀史上最优秀的Alpha”。

可身披这样殊荣的人却并不能成为一张好牌,因为刻意回避着政权割据斗争的缘故,叶修带给嘉世的作用实在有限。这样的原因导致了最终的后果——正值盛年的叶修在自己二十四岁的这一年突然宣告退役。

而事实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不过是嘉世一场内部博弈的最终结果而已。即使是享誉联盟的斗神,最终也仅仅成了一枚弃子。连跟随他多年的战斗伙伴却邪,最后也不归他所有。关于他的戏幕才上演了一半,就已经被迫谢幕。

在这样境况下所宣布的退役不是“退役”,是“驱逐”。

一整支香烟在他指间安静地燃烧完,直到烫到了他的手指,叶修却不为所动。他盯着那点明明灭灭的火星,伸出手指把它掐灭掉。灼痛蔓延间指腹出现了两点红痕,他却勾着唇角露出一个有点奇异的笑容。

一贯懒散的嗓音此刻格外认真,蕴着几分沙哑,倏然响在空荡荡的房间里:

“即使垂垂老矣,也不会停止战斗。”

“不仅要回去,还要带着联盟的荣耀,和独属于我的荣耀——”

“一起回去。”

 

叶修从房间出去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这一日天气格外晴好,无遮挡的金色阳光灿烂得像是来自夏天。他在后院晃了几个来回,然后转身进了酒吧。

    因为是工作日,又是白天的缘故,酒吧里只三三两两地坐了些闲散的客人。吧台前,仍然穿着一袭黑色风衣的周泽楷笔挺地坐着,正端着杯水却没喝,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人,绷紧的侧脸和脖颈的线条格外优美。

叶修嗤笑了一声,走近了几步,看清了站在他面前的人。那是个有些瘦弱的栗色头发的男孩,身上隐隐散发出甜蜜的味道,分明是压都压不下去的Omega信息素气味。男孩望着周泽楷的眼神中充斥着不知所因的倾慕,开口时语气尚带着几分局促:“您是我见过最优秀的Alpha。”

“……”周泽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时间还没有落在手中杯子上的长,完全是一副没在听的样子。

眼神中多了些退缩的意味,男孩咬了咬嘴唇,还是坚持说了下去:“……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被您临时标记?请您放心,在此之前,我从未被别人标记过。”

在当今这样随意的时代,这已经算是非常礼貌和婉转的求欢方式了。因为Omega数量稀少的缘故,他们的求欢一般是不会被拒绝的。男孩充满希冀地看着周泽楷,眼睛如水晶般剔透。

手指在光滑的杯壁上摩挲过一圈,周泽楷开了口:“不行。”他的声音有些轻,其中所蕴含的拒绝的意味却干脆利落。

Omega男孩的眼圈儿一下子就红了,却站着没走,坚持问道:“我可以知道原因吗?是我……哪里不讨您的喜欢吗?”

这个问题显然不是少言的周泽楷能够回答的,他能干脆地说出拒绝,却无法用过多的语言去解释伤人的原因——虽然那个简简单单的否定词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足够伤人。

周泽楷无言了一会儿,然后又清晰地重复了一遍:“不行。”

男孩咬了咬嘴唇,正要再说些什么,一只白皙修长的手突然搭在了他的肩头。他回过头去,看到叼着烟的叶修正望着他笑得漫不经心:“想约个Alpha去反抗你爸,不是这么玩的吧?”

“叶哥……”

叶修微微俯下身去,直视着他的眼睛,从口中喷出一口烟雾。在弥散开来的白色雾气中,他轻轻笑了一声,尔后把语气提出几分严肃来:“看你在这儿兜了这么多天,还是想跟你说两句。想要掌控自己的人生,就要有足够的筹码。约个Alpha临时标记自己?这种无力的反抗可不会对想掌控你的人造成任何影响哦。”

“那我应该……怎么做?”

“上学、参军、打工,随便你,但首先你得保证自己的安全。你还没成年,抑制剂一个月没用了吧?再这样下去,你会非常危险。”叶修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管药剂放在他手里,“先把抑制剂喝掉,然后选一条路,自己去走吧。”

周泽楷的眼神在男孩握着药剂管离开的背影上晃了一下,又回到了叶修的身上。叶修吸了一口烟,顺势坐在了他身边的椅子上,见周泽楷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笑了笑,问道:“干嘛呢?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多管闲事?”

“很熟吗?”周泽楷忍了半天,吐出了一个问句。

叶修显然很意外他居然会问这么个问题,怔了怔后才说:“不熟啊,但是看见一个小孩儿马上就要误入歧途,能救就救一下呗。”

周泽楷望着他带了慵懒笑容的脸庞,像在心头的湖水里投下了一小粒石子,湖面微一泛涟漪,就又平静了下来。叶修被那丝线般密密实实缠过来的目光弄得浑身不自在,低着头吸了两口烟,还是没忍住抬起头开口说:“如果是我打扰到你的话,那我该说句抱歉。”

这句话所蕴含的更深层次的意味十分隐晦,周泽楷理解了半天才想明白。他抿了抿嘴唇,眼底涌上某种莫名坚持的神色:“没有。”

叶修“哦”了一声,没再说话,又重新低下了头。香烟在他指间无声地燃烧着,逸出丝丝缕缕的白色烟雾。周泽楷隔着烟雾盯着叶修的侧脸发了会儿呆,然后说道:“是我该……道歉。”

一支烟正好燃尽,叶修掐灭了烟头随手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敲了敲桌子唤来酒保要了杯酒。待那杯冰蓝色的液体端上来之后,他才迎着周泽楷微微紧张的目光淡淡地笑了一下:“说实话,早上我话说得重,还以为你会直接就这么走了呢。”

周泽楷皱了皱眉,一时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叶修端起杯子啜饮了一小口,然后重新放回桌面上。玻璃杯底磕着大理石台面发出清脆的一声响,他在响声中突然向前凑了凑,把手搭在了周泽楷腰间。

枪王的身体立刻僵住了,片刻后一阵深沉如海洋般的气息弥散开来。叶修握着从皮套中取出的荒火坐了回去,偏着头有些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周队长,你这信息素可散得够厉害的。很多次发情期都没解决了吧?这么想想的话,我刚才赶走一个想约你的Omega可真够不厚道的,嗯?”

周泽楷的眼中闪过几分狼狈的神色,最终咬着嘴唇垂下眼去,低声说道:“……别这么叫。”

叶修有些惊奇地望着他,像是不明白为什么在枪王眼中取走他的武器和调侃他这两件事通通还不如纠正一个带有嘲讽含义的称呼重要。他把荒火递回到周泽楷手中,拨了拨额前散落的碎发,笑道:“我还以为你第一句会说,还给我。”

手枪被收紧在手心,金属的枪体带来格外冰冷坚硬的触感。因为用了几分力气的缘故,枪身的棱角硌得手心微微发痛。周泽楷说:“已经还了。”

“……”叶修无言了一下,一瞬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说,“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拿你枪啊?”

“为什么?”周泽楷十分听话地问道。

叶修没什么气势地冷哼了一声,周泽楷不按剧本来,他先前编好的台词此刻念出来的远不如想象中的效果:“是想告诉周队长,有些重要的事物,无论虚实,最好还是不要让它现于世间。”

“前辈是指?”

刚刚才道了歉的人现在分明在装傻。叶修深刻地意识到,能在自己之后接过“联盟第一人”“最优秀Alpha”称号的枪王并不如表面看上去那么单纯乖巧——即使因为对方莫名其妙发散信息素的缘故,自己在言语上占了便宜,但这件事的主动权,仍然在周泽楷那里。

叶修蹙了蹙眉,在心里把事情梳理了一遍,然后露出个单薄的笑来,语气也软了下去:“……早上那些猜测,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太多的人。”

斗神想要重回荣耀联盟,这本身是件好事。但涉及繁杂的政治斗争,这件事的实现势必会困难重重。在势力尚且单薄的前期,他总想藏着点儿的。

这话说得已经足够直白。天赋上足够敏锐的枪王很快意识到,这是个机会——而且是他等待许久才降临的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

周泽楷注视着叶修,眼前这人白皙俊秀的脸上浮出的笑容显然有些勉强。他的呼吸渐渐有些沉重,心底明晃晃地发着沉,可又莫名多了些微薄的光亮。

接下来,他看着叶修认真地承诺:“我不会说。”漆黑的瞳孔里盛满的是全然严肃的神色,仿佛一个郑重其事的誓言。

叶修像是舒了一口气。他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抖了抖手腕,一支烟被准确地抖落,夹在指间。打火机的火焰凑近,在倏然变亮的火光中他含着香烟微微一笑:“我觉得,我可以相信你。”

周泽楷挑了挑眉毛,表情沉静如夜色。他盯着吞云吐雾、恢复了懒洋洋姿态的叶修,微微放轻了嗓音重复了一遍:“您可以。”

叶修把一整支烟吸完,那杯被叫来造势的酒却再也没碰过。事实上,联盟是明令禁酒的,因为随时可能侵入世界的鬼怪,所有人都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他看着冰块在酒液中沉浮了几个来回,又把目光投向了周泽楷:“周队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刚才好像……跟我道了歉?”

周泽楷皱着眉头纠正道:“别这么叫。”

“好好好,不这么叫,那叫周泽楷吧,还是叫小周?”叶修的笑容带有明显的戏谑意味,“小周,你倒挺懂礼貌,为了一个称呼都能执着这么久。不过你觉得说了不该说的话,一句道歉就够了吗?”

这简直是明目张胆的碰瓷儿,可周泽楷好像智商又突然变低了似的,毫无察觉地、心甘情愿地往坑里跳:“前辈想?”

舌尖抵着口腔上颚,感受着满口浓重的烟草气息,叶修满足地喟叹了一声。尔后,他凑近了枪王那张出奇俊美的脸,轻笑道:“今晚接了笔私活儿,我想……小周要是不急着回S市,不如陪我一起走一趟?”

评论(10)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