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5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5

叶修以为那只是随口一说,显然周泽楷并不这么认为。他把那句“帮您”当成了重要的承诺,接下来的几天只要叶修接到单子出门,他必然默默跟着出门。

惊讶的情绪一晃而过,之后叶修也不怎么在意,就由得他去。他自认不是江波涛,并不清楚周泽楷沉默表面下掩藏的复杂想法,而他也完全没必要知道。

总归,不会是什么坏事。

叶修咬着烟低笑一声,膝盖微屈,尔后轻巧地跳起,千机伞在他手中散开并重新组合成一杆战矛,重重地捅进周泽楷踢过来的异化鬼的脑中。

“扑哧”一声沉闷的声响,异化鬼的身体化作一小团浅黄色的胶体,叶修接在手中啧啧感叹了两声,随手捏了个兔子的形状丢给了周泽楷:“小周,送你个礼物。”

异化鬼死后掉落的异化胶半小时内可任意变换形状,之后固化了就必须再用凝火符烧开,这是某些特定武器粘合的重要材料,可惜必须要第四形态以上的异化鬼。而这种第三形态的材料,能起到的唯一作用也就是当橡皮泥使。

周泽楷当然清楚,可他握着那只还残留着叶修手指余温、逐渐固化的兔子,望了一眼已经转身的叶修的背影,却像是收到什么宝贵的礼物似的,珍而重之地装在了风衣口袋里,然后快步跟上了叶修。

听着逐渐接近的脚步声,叶修微微偏过头,斜睨了一眼周泽楷,说:“今天时间还早,小周,为了感谢你这几天的帮忙,我请你吃个饭吧。”

他带着周泽楷七拐八拐,拐进了一条满是小吃店的小街。此时正值华灯初上,热雾夹杂着食物的香气飘散过来。叶修点了支烟,笑眯了眼睛看着周泽楷:“小周,麻辣烫吃不吃啊?”

周泽楷点了点头。

叶修拍拍他的肩膀:“跟着我。”

他带着周泽楷一路穿过喧嚣的人群,突然脚步一顿,飞快地伸手抓住了一个欲从他身边逃开的少年的手腕。看上去最多不过十五六岁的男孩,格外瘦弱的身形昭示着他Omega的身份。那双浅棕色的瞳子泪眼朦胧地望着叶修,若有若无地散发着Omega信息素的甜香。

“先生,您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事的话可以放开我吗?”

Omega少年细声细气地说。

他的声音很好听,语调又放得格外轻柔婉转,加之那双泪盈盈眼睛的加持,一般的A和B应该都不舍得再对他动手。可惜叶修完全不为所动。他微微眯起眼睛,唇角微勾露出一个无甚温度的笑:“给我吧。”

“给你什么?你要做什么?”Omega少年微微提高了嗓音,面上浮现出惊恐的神色。

路过的行人多多少少地把目光投了过来,望向叶修时带着惊疑和愤慨。周泽楷眼神冷冷地一瞥,惊得一个准备上前说点儿什么的人立刻停住了脚步。

“哟,还跟我玩这套?可惜没用。”叶修抬起另一只手上的千机伞,在他肩膀和胳膊上敲了两下,少年吃痛低声惊叫了一声,手指骤然酸软无力,叶修的钱包被松开往地面落去。他用伞尖一挑,钱包准确地飞到身后周泽楷手中。叶修偏着脑袋一笑,“我要做的就是这个。”

Omega少年咬住嘴唇,有些羞恼地望着叶修。叶修松开他的手腕,淡淡道:“生活过不下去的话,可以联盟政府领取Omega的基础每月补助。”

少年想到联盟那些人轻蔑的嘴脸,眼中浮出明显的嘲讽神色,轻声道:“Omega算什么?也配领补助?”

叶修微微一怔,少年猛地擦着他身侧跑掉了。叶修回过神,转过头望着他很快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微微皱起眉,眼中闪过若有所思的神色。

在整条街最有名的麻辣烫店找了个双人座坐下,叶修把千机伞放在桌子另一侧。周泽楷在他对面抬起眼望着他,瞳孔里盛着几分疑惑的神色,说:“刚才……”

“刚才?”叶修望着他,下意识地想摸烟盒,想到店里禁烟又止住了动作。手指无意识地敲着桌面,叶修道,“那个O的话……的确有些奇怪。”

二十年前那场变革之后,Omega的地位被重新认可,联盟政府宣称——“即使是天生孱弱,Omega也不该被认为是生育工具,而应该与Beta和Alpha享受平等地位”。

而事实上,这世界上绝没有绝对的平等。天生强大、数量稀少的Alpha无论如何都比B和O强得多,天赋使然,使得他们成为了各个领域的核心;而Beta虽然不像Alpha那样优秀,但至少数量庞大,广泛地分布在各种领域,成为基层工作者;对于Omega来说,天生的柔弱已经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像A和B那样负荷高强度的工作。因此联盟成立后宣布了一项法令——即未婚或无父母养育的Omega,每个月都可以去联盟政府领取基本的生活资金。

“作为一个O说出那种话,必然是有所不满。要么是有人掠夺了他的补助金,要么就是联盟政府压根儿就没给他。”当初在嘉世,叶修就是有名的战术大师。此时头脑急转,没一会儿就把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我个人更倾向于第二种猜测,有空去调查一下。”

他把这事儿搁在了心头一角。周泽楷望着他的目光闪着奇异的色彩,像是崇敬,又像是某种更暧昧些的情感。叶修怔了怔,听得他说:“我和您去。”

“……到时候再说吧。”

叶修应了一句,心中浮起怪异的烦躁情绪,如潮水般扩散开来。说话间两只大碗端了上来,他抽了两双筷子,递了双给周泽楷,说:“吃饭吧。”

菜是他点的,口味也是他选的。对面的周泽楷估计不擅长吃辣,被辣出了一鼻尖的汗,连眼眶也微微发着红。叶修咬了口莲藕,望着他轻笑道:“早知道不给你点这么辣了,我忘了S市那边吃得都很清淡来着。”

周泽楷摇了摇头,嗓音有些喑哑道:“没事。”

“说起来,你什么时候回S市呢?在H市可待了一周多了啊。”

周泽楷拿筷子的手微微一顿,抬起头看着叶修。他的表情一如既往地懒散又和煦,周泽楷却有些发冷。他张了张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您赶我走吗?”

叶修毫不犹豫地说:“是啊。”

见周泽楷表情凝固在脸上,一副无措的样子,叶修这才轻笑出声,撑着下巴道:“其实你在不在这儿呢,对我来说无所谓。不过轮回最近是没什么事吗?能让你这么久都不回去一下?”

听到那句“无所谓”时周泽楷的眼睛就已经无声地黯淡了下来,等叶修话说完,他平静地说:“暂时没事,您不用担心。”

“那就好。”既然周泽楷自己都说没事,叶修也就不想管太多轮回的事。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低下头去接着吃东西。

周泽楷望着叶修柔顺蓬松的发顶,眼中浮现出几分极少有的,茫然又失措的神色。

 

对周泽楷来说,他是完全没想过,那句随口应承的“暂时没事”会这么快就失效。

吃完饭回去的路上,被他揣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这么多天没联系过的江波涛。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叶修。叶修一脸轻松的神色,见他看向自己,笑了一声说:“看我干什么呀?小江的电话,你不接么?”

周泽楷刚接起电话,那边江波涛急促的声音就已经传入耳中:“队长,你怎么还没回来?你现在在哪?”

周泽楷沉默片刻,低声道:“H市。”

江波涛呼吸一顿,显然愣住了。再开口时,声音低下去几分:“你在那边干嘛?那不是嘉世的地方吗?”

周泽楷看了叶修一眼,抿紧了嘴唇不知该作何言语,只能沉默不语。江波涛极了解他,知道是有些不好开口的话,也没在意,直接把要说的话说了出来:“队长,如果没什么事的话,现在就回S市吧。”

“有事?”周泽楷微微皱起眉。

江波涛说:“裂缝有异动,老板说让你马上回来!”

异动?

因为着急的缘故,江波涛的声音抬得有些高,叶修敏锐地捕捉到关键字眼,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睛。

大概是电话里描述不清,他并没有说的很清楚,但三言两语并着焦急的语气,已经足够说明事情的严重性。

周泽楷低声说了句:“我知道了。”然后挂断了电话。

叶修望向他,微笑着说:“flag立得太早啦,这不是就有事了么?”

周泽楷看着他,墨色似的瞳孔中翻滚着纠结复杂的情绪。一阵湿冷的风吹过,带着稀疏的细碎雨滴。叶修像是躲避似的抬手挡了下,周泽楷一下子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望见那张微微苍白的薄唇勾起一个古怪的笑,像是嘲讽。

叶修放下胳膊,微微偏头示意:“走吧,回去收拾东西,等下我送你走。”

周泽楷垂下眼睛,声音有些发沉:“不用。”

 

回酒吧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下来,进门前叶修抬头望了一眼乌云积压的天空,轻声喃喃道:“……又要下雨了。”

其实周泽楷当初是两手空空从S市追来H市的,所以没有任何东西可收拾。他回到住了好些天的房间,目光一一流连过屋中的摆放和床头叶修找给他的一套睡衣,然后从桌面的本子上扯了张纸下来。

周泽楷咬着嘴唇,在纸上认认真真地写了几个字,然后把那张纸折了三折,默默地放进了睡衣口袋。

他站起身,下意识地拍了拍腰间,枪套里的荒火和碎霜安静地躺着。拢了拢风衣外套,周泽楷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大步走出了房间。

他敲了敲隔壁的门,几秒钟后门被打开,叶修倚在门框上冲着他淡淡地笑:“准备走啦?”

周泽楷说:“是。”

叶修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站在他面前的枪王年轻英俊,面色沉冷,眼瞳深邃得仿佛深海,挺直的脊背带着一股利刃出鞘般锋锐的气质,显然已经做好了回去之后的战斗准备。

“谢谢你这么多天来的帮忙咯,一路平安。”叶修说。

周泽楷微微垂下眼睫,再抬眼时眼里泛着隐约留恋的神色,却又很快弥散而去,独留一片深沉的冷色:“您……”

“嗯?”

“一切小心。”

周泽楷猛然转身,头也没回地走了。

 

叶修重新回到房间,关上房门,走向窗边。周泽楷是从后门走的,没一会儿他就看到后巷中他步履匆忙的背影。天空已经开始飘着细细密密的雨丝,隔着重重雨雾,周泽楷修长挺拔的背影像是走在光怪陆离的梦境里。

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声音,周泽楷偏过头,眼神森冷。

放在人才辈出的整个Alpha群体中,周泽楷仍然称得上顶尖人物。这并不单单指他格外英俊的样貌——事实上A和O都属于颜值极高的那一挂,只不过风格截然不同。能在叶修还未退役时就和他并肩,叶修离开联盟后便接过“联盟第一人”称号,一手把轮回从一支弱势小战队带到如今和蓝雨、微草、霸图并肩的地步,当然不是什么寻常的Alpha。

怎么能因为他这些天住在这里没什么突出表现,加之寡言少语,就忽略了枪王强大又冷峻的本质呢?

叶修自嘲般笑了一笑,把心中纷乱的思绪尽数压了下去。重新坐回工作台前,开始凝神细思千机伞第五形态的进化方向。

这些天他零零散散接下来的单子不算少,酬劳也攒了一大堆。周泽楷帮忙甚多,却除了那只他随手捏的兔子之外分毫未取,全都留给了他。叶修拉开工作台的抽屉,捧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材料,尽数铺在工作台上。

对一把灵态武器来说,第五形态堪称最重要的形态。这个起到承上启下作用的形态,决定了接下来武器偏向的方向。

例如周泽楷的碎霜与荒火,在第五形态时分别选择了加持冰与火属性,如今战斗使用时,也就带有冰与火的效果,再升级时也要用偏向冰火属性的材料。

千机伞早就定下的特色偏向就是“变化”。如今处于第四形态,可以变换五种不同的武器样式,第五形态的话……

叶修皱着眉想了一阵,从一堆种类繁多的材料中拿出一个颜色暗沉的木质盒子,打开后里面躺着一团金色的剔透固体。

第六形态的异化怪掉落的异化胶,是当初切磋时黄少天输给他的赌注,算是叶修从嘉世离开时带走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他执握白金笔杆,金红色的墨饱和浓烈,两张凝火符一气呵成。叶修微微舒了口气,把凝固的异化胶丢进一张凝火符中,火红的炽焰灼烈地燃烧着,异化胶渐渐化作一团缓缓流动的胶体。

叶修贴了张符在身上,从烈焰中捞出那团异化胶,快速拉扯成伞骨的形状,在异化胶还未完全凝固时,又拿过铭文金刀,在伞骨上仔细刻下复杂的咒文。

他小心翼翼地拆下千机伞原来的伞骨,把异化胶雕刻的装了上去,然后又拍了张凝火符上去,接着任由千机伞煅烧,自己拿过大块的云秘银,开始雕琢伞面。

只完成两个部件就已经是半夜。伞面更换完毕后叶修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饥饿,于是跑下楼随意吃了点儿东西。雨早就停了,天边乌云拉开帷幕,露出格外明亮皎洁的一轮圆月,水洗过的夜空格外高远明澈。

叶修趴在窗边望了望夜空,此时夜深人静,丁点响动都清晰可闻。后院巷中传来隐约的喘息声,隐秘又暧昧。叶修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嘲讽意味浓重的微笑。

再望向月亮时,他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了周泽楷。年轻的枪王在非战斗时绝不冷酷,反而在沉默少言中显得有些过于温和。那双眼睛专注地看着一个人时,像是盛满了经年陈酒的玉石器皿,是个极吸引O的Alpha。

“应该早就已经到轮回了吧?”

叶修喃喃自语的声音几乎轻不可闻。他把不重要的事抛出脑海,打了个呵欠,转身扑在了床上。

评论(4)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