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6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6

周泽楷到S市时正值晚上八点,他在路上给江波涛发了条微信,所以出了高铁站就看到江波涛的车停在门口。

他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江波涛转过头,向他点头致意:“队长,你终于回来了。”

周泽楷抿紧了嘴唇,下巴绷直的线条显得格外优美。他偏头看着江波涛,右手有意无意地轻轻摩挲着腰间荒火的枪套。

“很严重?”

周泽楷直截了当地问。

这几年来S市的裂缝也出现过几次小幅度的异动,一般都是涌现鬼怪的频率略微高了些,轮回的人加上S市周边的佣兵团,也算应付得轻松。但这次听江波涛的语气,明显不是之前那么简单的事。

江波涛的呼吸微微急促,手指在方向盘上收紧,言语在脑中过了数遍,最终直指核心。

“裂缝……实体化了。”

江波涛说。

周泽楷瞳孔猛然紧缩,右手手指扣在荒火上,另一只手轻轻搭上了江波涛的肩膀。江波涛的脸上还残留着几分不可思议的神情,周泽楷拍了拍他的肩,平静地说:“别慌。”

江波涛点点头,周泽楷的目光转向前方,车窗玻璃被细密的雨丝染得一片朦胧,雨刮器骤然刮过,飞溅的水珠落在突兀亮起的车灯灯光里。

“走吧。”

雨越下越大,乌云沉甸甸的,不止压在天幕之中。天色已然不早,但江波涛仍然驱车带着周泽楷去了裂缝实体化的地方。

“裂缝”,这种默认的称呼实际上只是一种具象化的体现,真正的两界通道其实是无形的。S市有七个裂缝存在区,鬼怪的出现没有固定的时间,地点只在确定下来的七片区域。。

“当年先级变革后,被迫爆发的那一场护卫战,就是因为裂缝突然出现导致的。鬼怪通过裂缝大批量来到人间界,几乎摧毁了大半个世界。”江波涛一边开着车,一边却突然背起了联盟每个人都熟练掌握的知识,“后来护卫战平息,裂缝却并没有彻底关闭,所以联盟就一直存在了下来。”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像是不明白他说这些话的意义何在。

江波涛顿了顿,再出口时语气严肃了许多:“老板跟我说,二十年前的裂缝,其实就是实体化的。”

周泽楷眼神一瞬间转冷,江波涛微微吐了口气,又接着说:“之后裂缝奇异地归于无形,鬼怪降临的频率也低下去很多,所以荣耀联盟只保留了最核心的战队部分用以维护,其他人的记忆都被清除了。”

车在目的地停下,江波涛转头望着周泽楷,幽深的目光说明了未出口的言语。

裂缝再度实体化,是否意味着当年的护卫战要重演?

周泽楷面色平静:“我猜到了。”

江波涛的神情明明白白地表现着意外。周泽楷说:“若是如今,当初不会有战争。”

江波涛恍然。如果二十年前的裂缝就是现在这种规模,怎么可能爆发世界范围内的战争?当初的情况一定比如今严峻得多,才会有护卫战的存在。

“这件事你早就猜到了?”

周泽楷点点头,率先拉开了车门,一条腿迈出去,转过头看了一眼江波涛:“下车吧。”

 

实体化的裂缝位于七个划分区最中心的松星区,在一家饮品店,第一时间探测到后这一片就被当成待拆建筑群封锁了起来,而饮品店的店主——一对男性Beta夫妇,也在被喂了记忆断层剂后,暂时送到了轮回。

“说起来还算幸运,那时候杜明正好路过这儿,身上的检测仪察觉到了异常,第一时间把那两个Beta敲晕,又通知了队里,没多久这里就被封住了。不然如果消息扩散的话,事态就严重了。”江波涛说着。

周泽楷点点头表示知道,向一旁的杜明投去赞许的目光,尔后走到饮品店门口,望着那一道幽黑宛如深渊的裂缝默然不语。

杜明在一旁道:“我刚发现的时候这个裂缝还很小,不过两尺长,堪堪吞了把椅子进去。后来越长越大,现在变成这样了。”

整个饮品店内的装潢设施已经消失一空,近五米长的裂缝横贯在空荡荡的房间内,隐隐泛着暗绿色的光。但凝神细看时,却只能看到一片深重得诡异的浓黑色。

一想到那些桌椅设施都已经被吞到异世界去了,周泽楷的心头就有些发冷。

他转头问道:“有鬼怪吗?”

“没有。”一边候着的轮回经理忙上前一步,说道,“周队,已经在这里守了一天了,确实一只鬼怪都没见到。”

周泽楷的目光转向江波涛,微微皱起眉。江波涛迎上周泽楷意味复杂的眼神,不觉微微一怔。

此刻他突然发现,他竟然有些读不懂眼前这位队长的想法了。

“没猜错的话……”周泽楷停了一瞬,大概是在组织语言,“护卫战,大概要重演了。”

“队长!”杜明不由得向前踏了一步,急促的声音中掩不住的惊诧,“你说什么呢!?”

周泽楷用眼神示意江波涛。江波涛四下环顾,在场的人不多,大都是轮回的核心人物,于是他定了定心,尽量语气平缓地把刚刚在车上对周泽楷说的话又复述了一遍。

随着江波涛最后一个字音归无,惊讶明明白白地写在每个人的脸上。周泽楷默默地看了一圈,就连经理脸上的惊色亦不似作伪。

那么,知道这件事的确实不多了。

“周队,就算二十年前是这样,但现在也只有一条实体化的裂缝,怎么就能说护卫战要重演呢?”经理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急切,“请恕我失礼,但您的观点该如何证实呢?兴许只是实体化本身而已,并不会造成什么严重后果,毕竟到现在为止,一只鬼怪也没出现过。”

周泽楷默然了一会儿。然后偏过头,轻声道:“或许吧。”

雨不知何时停了,从乌云中游出的月亮洒落满地清辉,被地面上大大小小的水洼折射得更加明亮。猜测已然出口,终究不能当作不存在——月光下,轮回每一个人的神情都渐渐变得异常严肃。

周泽楷静静地说:“回去吧。”

其他人都应了声好,江波涛说了声“走吧”,周泽楷便默然不语地走在了前面。月亮洒落更加皎洁的清辉,湿漉漉的夜色里,靴子踩在地上溅起密集的水声。

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心头隐隐有些不安。千头万绪一时理不出什么思路,却仿佛密密麻麻的丝线缠绕而上,搅得他心神不宁。

坐进车里前,他往裂缝的方向又看了一眼。其实什么都看不到,但周泽楷却觉得那道黑色的深渊像是横亘在心头,沉甸甸的,却又异常空泛。

 

回到轮回时已近深夜,大家道了别,就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周泽楷草草洗漱了一下,脱了风衣躺在床上,却毫无睡意。他摩挲着刚刚从风衣口袋里拿出来的、叶修捏的那只兔子——轮廓捏得着实粗糙,还残留有些微指印。

可他把手指贴合上去,就好像触到了叶修手指温热的温度。

他事实上已经不太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叶修了,可能是加入联盟后第一次相见时叶修靠在窗边抽烟时那个异常慵懒的侧影,也可能是第一次看他切磋时那握着战矛、锐利得与平日截然不同的身影——兴许是年月太过漫长的缘故,在轮回战队的纷杂事务缠身后,他唯一能记忆的,就是感情本身。

并且,一年比一年深重。

因为数量并不多的缘故,Alpha们其实是很吃香的,而他们本身在身体的欲望方面也非常放得开。尤其是像周泽楷这样能力出众,相貌也十分优秀的男性Alpha——是Omega和Beta的择偶首选。

强势造就了Alpha们身体上风流放浪的性格,但明明强势到极致的枪王,著名的特点除了沉默寡言,便是洁身自好。俊美无表情的脸和大多时候都沉冷如夜的眼睛清晰地昭示着某种原则,知晓此事的Omega们求偶时也会心照不宣地避开他。

偶然知道周泽楷从来没解决过发情期问题后,江波涛说过:“看起来只是没有遇到正确的那个人吧?”

周泽楷一如既往地沉默着,像是默认了这个结论。这世上毕竟没有读心术,有些时候,就连传声筒江波涛也看不清他的想法。比如在Alpha普遍放纵的欲望情事方面,周泽楷的异常他顶多只能猜到这里。但其实那个人早就出现了,喜欢像是丝线细细密密地缠上心头,只是近乎汹涌的感情被周泽楷郑而重之地埋在心底,一辈子也没有曝光出来的打算。

——反正也没有在一起的可能。

周泽楷在心底对自己说着,这个论断一点都不会让人感到愉悦,所以他的神色到底还是透出了几分掩不住的失落。推着前浪叶修登上“荣耀第一人”宝座的所向披靡的枪王,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刚满二十岁的年轻人罢了。

他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荣耀联盟,放在了所带领的轮回战队身上。身体的欲望对他来说,只是一种累赘而已。

——当然,和那个人的话……除外。

这样想着的时候,周泽楷又不免想起了之前在H市度过的一周多。像是在梦境一样的十多天,却让他心头升起了些许微薄的希望。

或许……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周泽楷不记得自己是何时睡去的,从朦胧的意识里苏醒过来时,才发现吵醒他的是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

他定了定神,随手把手里的兔子放在床头柜上,跳下床去开门。门口站着穿戴整齐的江波涛,见到他微微点头以致意,然后道:“队长,老板说半小时后在会议室开会。”

“好。”

周泽楷回房间叠被子,洗漱,然后拉开衣柜找了件新的风衣出来。严整地扣好每一颗扣子,把衣摆和袖口都扯得平整后,他下意识地回头望了望床头的兔子,眼里闪过几分柔和的脉脉温情,然后走过去,默默地把兔子重新揣进口袋里。

 

“其实,泽楷这个猜测我之前也想过,可立刻又觉得,未免有些过于杞人忧天了。”会议室里差不多聚齐了轮回所有的核心成员,老板坐在首位,听经理说完周泽楷昨晚在现场的猜测后,微笑着说。

周泽楷望着他没有说话。老板接着说道:“毕竟只是一条实体化的裂缝,也暂时风平浪静,并没有鬼怪入侵,所以不必把事情想到最糟糕的境地。”

“不过呢,也不能完全置之不理,掉以轻心。泽楷啊,我让江波涛叫你回来,就是为了防患未然。如果出现了什么意外状况,不能连战队的队长都不在场啊。”

最后一句就带了点针对周泽楷个人的意味了。毕竟身为轮回的队长,连着十来天不在S市,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低声说:“好。”

“大家都盯着点儿,不过也不用太过紧张,在恶劣的情况出现之前,不必草木皆兵。”老板率先站起来,边往外走边说,“行了,散了吧。该休息的休息,该训练的训练。”

战队的成员都零零星星地站起来往出走,周泽楷看着江波涛,像是要说些什么。这时,江波涛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抱歉,队长。”江波涛道了个歉,走到窗边去接电话。周泽楷注视着他,眼瞅着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然后挂了电话,快步走了过来。

“怎么了?”周泽楷沉声问。

江波涛顾不上平稳呼吸,急声道:“云山区的裂缝也实体化了!”

周泽楷瞳孔骤然紧缩。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的枪套,确认武器在身上后就大步往出走。

“走。”

赶到云山区的时候裂缝还未完全生成,大约只有三米长,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增长。这次的裂缝位于云山区一片空旷的山谷,发现裂缝的是来云山区追捕一只金翼怪的迷月佣兵团。

“我们一路追着金翼怪来到这里,发现它重新被这东西吞了进去。”知道周泽楷不爱说话,佣兵团团长是直接向江波涛汇报的,“刚发现的之后只有不到一米长,觉得不对劲就立刻通知了你们。江副队,这到底是什么啊?”

团长脸上的神情,惊慌混杂着好奇。江波涛正犹豫着怎么瞒,周泽楷开口了:“裂缝。”

“啊?!可那不是……”

“实体化。”

看着他惊讶的神色周泽楷又补充了一句,尔后向身后跟来的杜明沉声道:“你守着,有情况汇报。”

他的目光又移向江波涛,低声说:“回去。”

 

老板连车都没来得及发动,就又被叫回来,重新坐在了会议室里。

“情况恶化。”

周泽楷简单地汇报。

老板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刚刚还说过不必太紧张呢,想不到打脸这么快。”

周泽楷抿唇,这种倾向于自嘲的话他一般是不接的。好在老板也知道这一点,紧接着说:“泽楷,我开始认同你的猜测了。”

江波涛说:“怎么就突然护卫战重演了呢?”

周泽楷摇摇头:“原因不重要,要解决。”

他一贯话少,不过说话倒是直指要害。目前研究为什么都是其次,按照目前这个发展的速度,剩下的五个区没几天也会沦陷。虽说这些裂缝到现在也没有什么鬼怪的异动,但按照二十年前护卫战的程度,鬼怪大批量涌出一定是在所难免的了。

“青训营的孩子们还小,能力终归有限,暂时不能独当一面。”老板叹了口气,“还是要靠你们啊。”

“编队带领,他们也可以战斗。”周泽楷简练道。

“只不过,若是情况恶劣到加上青训营的孩子们也应付不了的话……”江波涛话语中带了些忧色。

老板重重地叹了口气:“是啊,既然已经预料到了之后的事,必须要抱有最坏的打算了。可我们,总不能请别人来帮忙。”

请了别的战队的外援,那么轮回分管的区域下一年势必会受到影响。这点政治小心思在场的人都心照不宣,便也闭口不谈。

经理说:“能不能付报酬,请佣兵团的人来帮忙?”

周泽楷非常直白:“乌合之众。”

这话虽然伤人,却未免不是事实。佣兵团的人大都是各个战队没有通过青训营考核,又不想喝下记忆断层剂脱离事实真相的人,他们能力有限,不然也不会只敢接手第三形态及以下的鬼怪清除任务了。

老板有些发愁道:“至少要一个能力很强的,又不在联盟任何战队的人来帮忙……”他话音一顿,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自昨晚想到那个猜测起,周泽楷就在构思接下来的事,此刻水到渠成,他也就顺理成章地说出了那个大家一同想到的人的名字。

 “叶秋。”

“从嘉世退役后,叶秋就杳无音讯。”江波涛说,“这倒是个很好的人选,只不过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而且,能力可能会有大幅度下滑。”经理补充道。

周泽楷否定了他:“他很强。”

三双目光一起投向他。老板说:“我差点忘了,泽楷前几天一直在H市……你见到叶秋了吗?”

周泽楷点点头,补充了一句:“现在叫叶修。”

老板对他的信任还是很充分的,闻言一锤定音:“那我们就请叶秋……叶修来帮忙吧。泽楷,我相信你,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了。”

周泽楷点头致意,然后站起来,大步向门外走去。

“你去哪儿?”

周泽楷停步回头:“H市。”他顿了顿,“我亲自去。”

老板有些意外:“这不用吧,你没有叶修的联系方式吗?”

周泽楷微微低下头,唇角勾起一个有些温情的笑,使得他绷得有些冷硬的脸颊线条一下子柔和了下来。再抬眼看向老板时,瞳中透出几分坚决:“亲自去请,他才会来。”

他不可否认自己有私心,但这也的的确确是实情。身为前“联盟第一人”“联盟最优秀的Alpha”的斗神叶修,即使退役后,也需要足够的尊重,而不该被一个电话或者几条讯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周泽楷走出轮回大门,向停车场走去。正逢深冬,天色已经沉暗了下来,天边已经隐隐有一轮朦胧的月亮现出了轮廓。

他的右手无意识地摩挲着腰间荒火的枪套,眼前陡然闪过叶修笑得漫不经心的脸,连拂过脸颊的风都仿佛温柔了三分。想到即将和叶修并肩作战,即使接下来S市的前路会危机四伏……

他却觉得,无可畏惧。

评论(4)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