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8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8

“能再加点小虾米吗?”叶修把碗往前一推,抬起眼睛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周泽楷。枪王顺从地从罐子里舀了一大勺虾米放进他碗里,叶修收回碗,一边吃一边感叹,“小馄饨真好吃啊,你们轮回的伙食真不错。”

周泽楷默然不语。江波涛坐在一旁捏着勺子,眉头跳了跳,还是没忍住道:“叶前辈,您看起来倒是过得十分惬意啊。”

“嗯,是还不错。”叶修啜了口汤,十分坦然地回答道。

江波涛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正要再说什么,周泽楷的眼神扫过来,让他及时止住了将出口的话。

周泽楷说:“前辈喜欢的话,可以多待几天。”

杜明咬着勺子有些疑惑地抬头瞅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自家队长这几天好像……话变多了?

“别了吧。”叶修撑着下巴,半眯着眼睛望着周泽楷笑道,“我是来帮你们忙的,说什么多住几天,像什么话。”

原来你还知道你是来帮忙的啊。

江波涛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

这是叶修来到S市的第三天,这三天里又有两个存在区的裂缝发生了实体化情况,不过不出意外地,如前两个一样,并没有鬼怪出没,于是他们也只是去现场看过一圈就作罢了。

而这期间,叶修倒是乖乖地跟着一起去了,并且还在前一天的讨论会议上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针对周泽楷评论的关于佣兵团都是“乌合之众”的定义,说出了“虽然是乌合之众,但终归还是人多,调教一下还是用得上嘛”的看法,并提议发布临时佣兵任务,将佣兵团的人暂时与青训营的孩子们一起编队,随时待命。

这提议受到了周泽楷的认可,江波涛本人也觉得不错。而他也非常清楚,现在这种山雨欲来的情形,虽说要提高警戒意识,但到底也是做不了什么的。

但是,看到叶修这种懒懒散散,每天不是叼着烟拿着那把像伞的武器四处游走,就是窝在角落一副好像睡得人事不省的样子,他还是莫名觉得有些不爽啊!!

叶修把碗里的最后一口汤喝完,抬眼看着江波涛,恍然道:“啊我知道了,小江,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这样太轻松了,你心里不高兴啊?”

江波涛心说,虽然好像的确是这样,不过这话听起来我怎么那么刻薄呢?

叶修接着说:“那好吧,刚好现在也吃完了,我就去现场溜达一圈儿吧,证明一下我不是光拿钱不干活的人。”

江波涛被噎了一下,无言以对。眼看着叶修抓起靠在桌旁的千机伞,站起来往出走,周泽楷也跟着站了起来:“我和您一起。”

叶修脚步微微一顿,偏过头望着周泽楷不在意地一笑:“随便你。”

 

“先去那个……松星区吧,毕竟是第一个发生异常的地方,如果有什么情况再出现,应该也是从那里开始吧。”伞尖在手心轻轻一磕,叶修靠着椅背对身边的周泽楷说。

周泽楷点点头,默不作声地踩下了油门。

叶修在椅背上蹭了蹭,长长地舒了口气,然后说道:“小周,你肯定没跟小江说你许诺我的东西有那么多吧,不然他肯定要比刚刚更生气。小江这人啊,特固执,而且太认真。”

周泽楷单手搭着方向盘,头没转,只抿着嘴唇道:“没说。”在叶修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后又道,“前辈了解他吗?”

“诶,小江吗?”叶修怔了一下,想了想后说道,“谈不上了解,不过在联盟这么多年了,对大家的性格还是知道些的。”

“是么?”

“是啊,说起来倒也奇怪,明明都是A,性格上还真是千差万别。”叶修微微低着头,在口袋里摸索着烟盒,漫不经心地说着,“有的时候研究这种事情还挺好玩的。”

周泽楷牙齿轻轻咬了一下嘴唇,竭力压下了心中的紧张感,低声说:“我呢?”

“你的话,当然是很厉害啦。”叶修把揉得皱巴巴的烟盒从口袋里拿出来,拿出了里面最后一根烟,“毕竟是联盟最优秀的Alpha,名不虚传。”

这当然不是周泽楷想得到的答案。

他握紧了方向盘,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叶修把烟叼在嘴上,瞟了一眼周泽楷:“我能抽根烟吗?”

“前辈随意。”周泽楷说。

于是叶修摸出打火机点了烟,然后吸了一大口。喷吐出的灰白烟雾缭绕在车里,些微的薄荷气息混杂着烟草的味道四散开来。

周泽楷却觉得,并不难闻。

他在H市待了十多天,早已习惯了叶修在身边时不时摸出根烟来吞云吐雾。那种缭绕身周经久不散的香烟的气息,反而成为他认知里,和叶修之间某种隐秘的联系。像是夏日的风轻柔地拂过繁盛枝头,气味促使心头悸动。他不知道叶修信息素的味道,但追溯到更遥远的过去,他对于叶修最深刻的印象也就是,一个常年吸着烟的、懒懒散散的Alpha。

此刻叶修就坐在他身边,动作娴熟地吐着烟圈,烟雾中间杂着细微的呼吸声。周泽楷会想到一些不合时宜的、温柔过头的词语来描述此刻的氛围,实在是因为他灵魂里所有的、为数不多的浪漫都给了叶修。

“哧——”轻微的一声响,车在目的地门口停了下来。周泽楷转过头看着叶修:“前辈,到了。”

叶修点了点头,解开安全带,抓起千机伞。手放在车门上的一瞬间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重新转过脸来,望着周泽楷,轻快地说:“啊~差点忘了说,还有就是——你会让我觉得很信任,非常信任。”

叶修拉开车门,跨了出去。周泽楷有些呆滞地坐在车里,像是还没回过神来。那甚至称不上是赞誉的一个词语却携裹着巨大的欣喜荡在他心头——对枪王来说,来自叶修的肯定,远远比任何称赞来得珍贵。

他的目光移向车窗外,叶修正微微弯下腰,把掐灭的烟头丢到垃圾桶里去,侧对着他的脸显得格外好看。周泽楷望了一瞬,少见的明亮笑容从他唇角漫开,清澈的瞳底闪过柔软的脉脉温情。

叶修走过来敲了敲车窗:“下车了,小周。”

周泽楷很轻很轻地应了一声:“好。”

 

松星区的裂缝还是和周泽楷前几天看到的一样,没什么变化。现场守着几个佣兵团的人——这也是临时任务的一部分,以防止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叶修和周泽楷进去的时候那几个Beta正或蹲或坐地在饮品店门口休息,武器无一例外地丢在身边。

“啊呀,看起来还蛮轻松的嘛。”

叶修笑着对身边的周泽楷说了一句,然后率先走了过去。脚步声让那几个人一起转过头,看到一张不太熟悉的脸。

“请问你是……?”

领头的小队长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眼前这人看起来有些没精打采、懒洋洋的样子,但他好歹在佣兵团待了不短的年月,能隐隐感受到这人身上隐藏着的锐利锋芒。

显然,这是个强大的Alpha。

叶修还没来得及答话,身后的周泽楷已经走上前来。几个人望见那张异常英俊的熟悉的脸,忙从地上站起来,站直了身子,有些谨慎地喊了句:“周队。”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因为佣兵团和战队的关系事实上近乎于从属,所以发布任务之类的活动都需要频繁接触。而他们平时和轮回打交道时,接触的往往都是那位说话正常的江副队长。久闻这位周队长少言寡语,他们就又自动代入了严肃冷酷的角色,此刻便不免有些惶恐。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后面跟着的是周队长,前面这位难道是……轮回哪位不太出名的战队成员吗?手上拿的那是什么武器啊?像是把伞?以前没见过啊?

小队长在心里暗暗自问。

叶修十分熟稔地开口道:“你们回去吧,这有我和周队长看着,回去叫换班的人下午再来吧。”

小队长显然已经默认了叶修轮回成员的身份,看后面的周泽楷好像也没什么反对的意见,于是微微欠身致意后,就带着几位同伴往出走。

刚走出几步,却又被叶修叫住了。

叶修下意识摸了摸衣兜,反应过来烟已经没了,忙叫住他们问:“等一下啊朋友,有没有烟?”

“啊?……有,有的!”小队长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小跑回去递给叶修,确认了一遍他没有别的事,这才带着同伴离开了。

“呼——”叶修长出了一口气,抬手看了看手里那盒还剩了大半的烟,抖了一支出来,点燃后吸了一大口,然后点评道,“真甜。”

那大概不是他抽惯了的牌子。周泽楷想,以后要买一些,时刻备在身上。

见他一直盯着自己,叶修不免有些奇怪:“小周啊,你看我干什么?”他咬着那过甜的烟嘴想了一会儿,然后道,“啊,我刚才叫你周队长是因为别人在场,把自己说成你们轮回的人比较妥当,可没有别的意思啊。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你很在意这种事……小周——”

他愣怔了一下,因为眼前的周泽楷突然勾着唇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那不太像是沉默又内向的枪王会露出的表情,可确实就这么发生了。

周泽楷想,难道是因为今天的天气很好,又或者前辈那支烟真的太甜,不然……

不然怎么会,说出这么好听的话呢?

因为不善言辞,所有的思绪都在心里一一演过,周泽楷一贯把情绪藏得很好。即使心里千回百转,脸上也能不显露分毫。但这次大概是真的太开心了,竟一时连笑都没克制住。

叶修把心里所想都压了下去,开口道:“裂缝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异常。”

周泽楷敛起笑容,望了一眼屋内那道漆黑的裂缝,应道:“是。”

“总是这样,让人提心吊胆的,但就是找不到下手的地方,也很烦啊。”叶修吸着烟,微微叹了口气,问道,“我听小江说,关于当年的事和护卫战会重演,是你猜的?”

“是。”

“我就说你很厉害嘛。”叶修斜斜倚在墙上,咬着烟,望着周泽楷笑。

第二遍出口的赞誉依旧带着和第一次相同的力量。周泽楷抿了抿唇,低声道:“前辈不也猜到了吗?”

“猜到什么?”叶修挑了挑眉毛,“如果是S市的事,我确实没料到。如果是当年的事……”

“我要说,我猜到的,大概比你还多。”

周泽楷直直地望着他。叶修摘了嘴上的烟头,随手弹进一边的垃圾桶里,对上周泽楷疑惑的目光,轻巧地笑了一声:“干嘛这么看我?你要听的话,我可以跟你说说。想不想听啊?”

“……想。”

叶修进入联盟的时日要比周泽楷长得多,几乎算是他的两倍。据周泽楷所知,十年前的联盟还是有一些隐秘的资料并没有被销毁的。关于叶修知道的比他多这一点,周泽楷毫不怀疑。

——除了想多听叶修说话之外,想知道的多一点确实也是个原因。

“先级变革愈演愈烈的时候,动用了不少破坏力过大的武器,其中有一些,已经接近于我们现在所使用的灵态武器。”

“先政府显然是低估了来自民间鱼龙混杂的实力吧,所以才会败得那么快。不过你以为他们投降真的是单单因为敌不过吗?说实话,如果他们真的不惜一切代价,现联盟也是束手无策的。”

“因为那个时候……外敌已经出现了。对,其实护卫战最初的裂缝也和我们现在一样,是无形的,鬼怪零星出现,显然并不构成大的威胁。到先级变革末期,裂缝先后实体化,成批的鬼怪涌出,才造成了莫大的危机。对先政府来说,即使他们知道真相,却不得不退让,以寻求人类的延续。不得不说,先政府虽然对Omega群体抱有极大恶意,但面对整个人类的未来,起码还是有点分寸的。”

这句话当然称不上夸奖了。在任何书中,先政府都被描述成一个极不公平的、性别歧视严重的、极度腐败的政权,大家接受的教育也一贯如此。而叶修这句,虽然不算夸赞,但已经是不符合联盟观念的定论了。

原来那句信任,并不是假的。

不知为何周泽楷首先想到的是这个。叶修说这些,就好像完全对他不设防似的,似乎断定了他并不会说出去。周泽楷想着,心底的一池春水泛起圈圈涟漪。

按照叶修所说,他猜到的真是比周泽楷猜测的那一点细枝末节要完整得多,也要详细得多。只是……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侧脸,他正低下头去,嘴里咬着的一支新的香烟凑近了手里的打火机,微乱的碎发在脸上留下或深或浅的阴影。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总觉得叶修此刻的笑容有些古怪。

而他的话,听起来也并不像是猜测,反而像是一种对已知事实的陈述了。而且不知是不是周泽楷的错觉,他总觉得那话里还有些更深层次的含义,只是暂时没有被挖掘出来。

空气一时有些凝滞。叶修吸了两口烟,抬起头好像又要说点什么。这时,一阵强烈又冷冽的风倏然吹过,带起的沙尘蒙得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有些朦胧起来。恍然中叶修和周泽楷似乎听到有什么响动,来自饮品店屋内。

叶修眼神一冷,手指在千机伞上蓦然收紧。指尖轻轻一磕,千机伞化作一杆战矛。他拎着战矛跨进屋内,重重地朝着裂缝中才露出的半颗脑袋刺了过去。

一声尖锐的哀鸣,周泽楷跨步上前,眼见着叶修挑着一只半死不活的寻梦妖走了出来。这一瞬他手握战矛站得笔挺,像一柄锋芒毕露的长剑。那对深褐色的瞳仁里,泛着森冷如刃的光泽。

叶修开口,声音是与往时截然不同的严肃和沉冷。

“果然,护卫战……又要开始了。”


评论(3)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