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9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9

“所幸发现的是白天,其他人已经分别赶往剩余两个区,我正在去往陵江区的路上。”江波涛大概是在开车,声音听上去有些急促。

“好。”周泽楷应了一声,顿了顿之后又问,“可以吗?”

明白这是问自己一个人能不能应付得来,江波涛非常谨慎地回答:“现在还不清楚,需要去现场看过情况之后才能判定。”

“随时联系。”周泽楷说完就挂了电话。

叶修正站在一旁抽着烟,见他挂了电话,转过身,目光一路向上移到周泽楷脸上,问道:“说完了?小江说什么了?”

周泽楷抿唇道:“支援队等下就到。”

“啊,是你们轮回青训营那群孩子吧?”叶修恍然,歪了下脑袋,说,“不过其实我觉得这里有我就足够应付了,你可以去帮帮你们轮回其他人的忙。”

“前辈不想见到我吗?”

“哇小周,你这脑补能力可真够丰富的。”叶修“啧”了一声,说道,“你想想啊,我这个最厉害的和你这个第二厉害的人凑在一堆,和其他几个地方比起来很不公平啊,还是应该平衡战力嘛。”

虽然这定义下得有点不要脸,但说的确实是实话。

周泽楷默默地站着,也没应声,只过了一会儿才轻声说:“他们还不用。”

叶修不太在意地“哦”了一句,抬起手,千机伞化作一把左轮手枪。他头也没回,一颗子弹却准确无比地从枪口飞出,重重地打进了裂缝中才爬出的一只鬼怪身上。

凄厉的一声哀鸣之后,鬼怪烟消云散。

“听声音像是光焰鬼啊,小周,第几形态的?”

周泽楷抬眼看了一秒,乖顺地答道:“第二。”

 

大概半小时后,一辆面包车在门口缓缓停下,车门拉开,从车上跳下来七个少年

五个Alpha,两个Beta,无一例外都是男性。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Alpha少年看上去比其他几个稚气未脱的少年要成熟一些,应该是个领头的。他手里握着一把造型奇异的法杖,正微微欠身向周泽楷示意:“队长。”

“到了。”周泽楷这句话说得干巴巴的,语气又十分严肃。后面站着的少年们不由得想着队长果然和传言一样沉默寡言不苟言笑。

“是。”领头的Alpha少年毫不在意,显然是已对这样的语气习以为常,只接着汇报道,“因为事态严重,副队已经联系了S市政府,借由爆破施工对裂缝周围三百米范围内的居民进行疏散,但因为事发突然,大约还需要四到六个小时,所以……”

“所以这段时间我们动静得尽量小点儿,不要让吃瓜群众发现异常是吧?”叶修从屋内走出来,千机伞压在肩头,看上去莫名有种十分潇洒的味道,“行了知道了,来了就赶紧进来帮忙吧,别在外面叙旧了。”

青训营的小孩们显然都是一惊,大概是没有想到受邀来帮忙的人能如此坦然地使唤他们。领头的Alpha少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周泽楷,却发现周泽楷的目光已经不在他身上了,而正微微仰头,认真地看着几级台阶之上的叶修。

几个小孩赶紧跟叶修打招呼:“叶前辈。”

“叫叶修吧,我已经不算你们前辈了。”叶修说完就转头重新进去了,周泽楷说,“进去吧。”

几位少年握紧了手中的武器,跟在周泽楷身后走了进去。

大约是从没见过实体化的裂缝,刚一进门几个人就被吓了一大跳。叶修听到最后面传来非常小的一声:“这就是裂缝吗……”

“是啊,这就是裂缝,不过是实体化过后的。”叶修说,“等会儿还会有鬼怪出来呢,怕不怕?”

他一副吓小孩子的语气,青训营的少年们显然不会被唬住。

“叶前辈……”

虽然叶修说让大家叫他名字,但这是周泽楷和江波涛都要称一声前辈的人,他们又哪敢直呼其名。少年们才无奈地叫了一声,就被叶修打断了。

“等会儿有鬼怪出现的话,就轮流上去对付。最开始出现的只是前三种形态,我相信你们完全能应付。当然,我和你们队长会在一边看着,如果出现青噬鬼那种意料之外的,我们会出手解决。”叶修说着,青噬鬼算是一种非常特殊的鬼怪,形态等级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决定性因素,真正决定这只青噬鬼强弱的取决于它是兵级、将级还是王级。

“平时训练的时候只接触过模拟器和虚拟鬼怪吧,难得有实战的机会,要好好珍惜喔。”

叶修说完就退了两步,靠在门口的墙边,还从兜里摸出一支烟点燃了,一脸惬意地吸着烟。

虽然知道他说的是实情,来之前江波涛也嘱咐过这件事,一旁的周泽楷脸上的表情明显也是这个意思,但几位少年心里还是莫名不爽啊!这个人明明是他们轮回请来帮忙的,现在怎么看上去比他们轮回的人要轻松那么多?!

吸引仇恨力max的叶修还没意识到已经让面前的几个人不爽了。他虽然一脸轻松地抽着烟,脑子里却在串联二十年前的护卫战和如今S市境况的细节,试图推测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

可惜,一无所获。

他小声叹了口气,下一秒周泽楷就挨着他身边站着,轻声问了句:“前辈怎么了?”

叶修被吓了一跳,他确实想得出神,连周泽楷走近也没发觉。他揉了揉眉心,抬眼望着周泽楷笑道:“我在想啊,这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平息,等群众都撤离了我们大概得住在旁边守着了,是不是挺惨的?”

周泽楷说:“还好。”

“咳。”这当然只是叶修随便找的借口,他也就没继续这个话题了。望了一眼一边站着的青训营少年们,这时候正好从裂缝里钻出了一只通体泛红的烈阳怪,少年们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鬼怪,不免惊奇了一下。当然都是训练了不短时间的,又很快恢复了镇定。领头的少年握着法杖低声念了两句咒语,几根墨绿色的藤蔓缠绕上去,将烈阳怪缠在原地。一旁拿剑的Beta少年一剑刺进烈阳怪肩头,没杀死不说,反而挑断了藤蔓。烈阳怪嘶鸣了一声,口中喷吐出鲜红的烈焰。所幸只是第一形态的烈阳怪,火焰能轻易避开。

扛着枪炮的少年瞄了半天,终于瞄准了,一记炮弹打进烈阳怪头部,带走了它的生命。

“第一形态都打这么久,果然还是缺乏实战训练的缘故啊。”

叶修在旁边轻飘飘地落下一句,语气很正常,可听上去就是莫名嘲讽。青训营的少年们转过头看着他,叶修向他们诚恳地笑了笑,鼓励了一句:“加油。”

“……”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一语未发。

 

到傍晚时,天色已经泛出几分沉黑,江波涛打来了电话。

“民众已经完全撤离,活动范围可以稍微扩大些。”江波涛说着,“云山区暂时没有发现鬼怪,杜明去的陵江区和吕泊远方明华去的台兴区已经投入战斗,支援队也已经赶到。”

“知道了。”周泽楷说。

“已经批下来了,队长,你和叶修前辈可以暂时住进附近的房间,那几个孩子也是。”江波涛接着说道。

“……好。”

周泽楷挂了电话,叶修瞅了他一眼:“说什么了?”

“住附近。”周泽楷一脸严肃,“为避免过多损失,尽可能减少住宿房间。”

“……意思是?”

“我们住一间。”

叶修观察了一下周泽楷的表情,发现极其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不对,这个人本身也就不可能开玩笑的吧!

叶修有些不可思议地问:“小江打电话来就说这事儿啊?他想什么呢到底?”

周泽楷恳切地说:“我也不知道。”

——真开心。

 

“晚上就交给我们吧,你们好好休息,准备明天接着战斗。”叶修抖了抖烟灰,笑着说,“累不累?”

在不属于本战队的前辈面前当然不能露怯,少年们大声道:“不累!”

“OKOK,回去歇着吧,这儿有我和你们队长呢。”叶修拍了拍为首少年的肩膀,“周围随便找个空房间应付,对了对了,为了减少损失,尽可能两个人住一间啊!”

少年们应着声儿走了,叶修转过脸,正瞅见周泽楷唇角露出一点微笑,十分惊奇地捅了捅他的胳膊:“真是少见,小周,你笑什么呢?”

周泽楷表情一收:“没什么。”

“噢。”

叶修没再追问,乖乖靠一边抽烟去了。周泽楷抿唇看着他的侧影,有些沮丧地皱起了眉毛。

过了一会儿,一只第四形态的寻梦妖爬了出来,被周泽楷和叶修用了点儿时间解决掉了。

“呵,原来高能在晚上呢。”叶修说。

白日里都是一二形态的小兵小卒,连支援队的孩子们也逐渐熟练,并不会应付得吃力。想不到到了深夜,就来了这么条大鱼。

“是啊。”

周泽楷说了一句。

两个人又不说话了。这个晚上异常安静,夜色已深,加之方圆几百米内几乎没人,空气中连彼此的呼吸声也清晰可闻。月光洒落下来的时候,叶修正抬头,有些出神地望着天空。浅白的烟雾在他脸前缭绕着,像是沉在某个安静的梦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泽楷走到他身边去,低声说:“前辈回去吧。”

“咦?”叶修掸了掸烟灰,有些诧异地转过脸,“回去?去哪儿啊?”

“休息。”

望着周泽楷有些奇怪的表情,叶修微微垂下头,笑着说:“别,我可是你高价请来帮忙的。哪有你这位雇主在这里守着,我这个受雇佣的回去休息的道理啊?我可是很有职业道德的。”

“您不累吗?”

“累……还成吧,都习惯了。”叶修勾着唇角笑道,“Alpha的体力很好的,还不至于熬几回夜就不行了。”

“……”

“啊小周,要不你回去休息吧,暂时我一人儿守着就成。”

“不。”周泽楷摇摇头,“我和前辈一起。”

“唔……那好吧,随便你咯。”

叶修伸了个懒腰,吐出一口气,把指间的烟头按灭在墙壁上,然后随手扔进一边的垃圾桶里。一手拎着千机伞,另一只手插在兜里,偏着头靠着墙壁,十分慵懒的样子。

但周泽楷知道,他其实并不真的像看上去那么惬意。一旦裂缝有任何动静,这个此刻腰都挺不直的男人会立刻变成最锐利的刀刃,给予甚至还未完全爬出裂缝的鬼怪最致命的打击。

他试图回想,记忆里的叶修也总是这样。在联盟其他人眼里,叶修就是那个常年嘲讽别人、说话很拉仇恨的斗神,联盟最优秀的Alpha——现在大概要加个“前”字了。可或许是命运所定,周泽楷总能看到叶修安安静静的样子——或是吸着烟,没骨头似的靠着墙站着或者窝在任何家具上;或是有些愣怔地望着眼前的某一景物,长时间不言不语。

而这样的人,在战斗时却能顷刻间变得强悍,甚至到可以用光芒四射来定义。

周泽楷没见过这样的人。

对于联盟的大多数人,他也会有自己准确的定义。比如黄少天,无时无刻不在聒噪地讲话;比如江波涛,无论在平时还是战斗时都是严肃和认真的样子;比如喻文州,好像温和已经浸入了骨子里,作战也显得格外冷静和睿智;比如韩文清……

而叶修,是最特别的,矛盾的综合体。

从知晓到认识到好奇,再到喜欢,其实并没有用多久,但这份喜欢却延续了五年,而且丝毫未曾减弱。感情突如其来,却又汹涌浓烈。周泽楷会少有地用矫情的词句把这定义为“命运”,但是事实大概也确实如此。

今夜月色很好,应该适合一些追忆和谈话吧。周泽楷想着,就开了口:“前辈。”

“嗯?”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吗?”

叶修十分意外地直起身子,扭头看着他:“怎么突然问这个?话说回来,小周,我觉得你话好像越来越多了……错觉吗?前几天在H市的时候,你可还几乎一言不发呢。”

绝不会承认那是害羞的周泽楷沉默以对:“……”

“好吧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聊聊天防困也不错。”叶修说着笑了起来,“第一次见面啊,我当然记得。”

那是五年多前,周泽楷初入联盟,没多时就成为了轮回青训营里最出色的新人,加之容貌出众,叶修身在嘉世却也早有耳闻。到了那年的年末,联盟举行小宴,他去了,却压根儿只露了一面,就在会场后台待着,倚在窗边抽烟。

准备点第三支的时候,听到了脚步声,他下意识地回了下头,就看到一个稚气未脱,但已经好看得有些过分的少年站在不远处沉默地望着他,气质太过出众,一眼就知道是个Alpha。

“……”

见那个人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自己,叶修笑了一下,收了烟走过去,说道:“你是轮回的那个周泽楷吧?”

“……是。”

“你好,我是叶秋。”叶修伸出一只手,自认为非常友好地笑着,“刚才和轮回的人打招呼的时候可没见到你。”

“来晚了。”周泽楷和他轻轻握了握手。

“噢。”

这就是全部的对话内容了。叶修打完招呼就重新回到窗边去,心里想着这人长得这么好看,还挺骄傲的。他吸着第三支烟,感受到少年的目光又在自己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就转身离开了。

后来他才知道,这人不是骄傲,而是性格使然,话就这么少。

“那时候你怎么会突然来后台呢?”

“来晚了,又走错了。”

“这样啊,那你们轮回可有点过分了哦,好歹是个明星种子选手,也不派人跟着点儿,走丢了怎么办。”

“……”

这大概算是句嘲讽?周泽楷心里没多大概念,事实上他和叶修的对话实在很少。战队分散在不同的城市,每年也只在鬼怪基本不出现的安全月,有很少的几次相聚。他见到叶修的次数不算多,交流就更少了。

刚进入联盟的时候,他就已经听说过叶修的名字。

那时候叶修还叫叶秋,被称为“斗神”“荣耀史上最优秀的Alpha”“最有价值的选手”。层层光环加身,在尚且年少的周泽楷心里,这个还素未谋面的人应该是光彩夺目,甚至盛气凌人的存在。

所以他走错路,在后台看到那个腰都没挺直、倚着窗框安静吸烟、甚至慵懒得不像个Alpha的男人时,根本没意识到这就是传说中的斗神叶秋。

他只是觉得,他有点好看,而且气质莫名吸引人。灯光有些昏暗,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却并不显得孤寂,反而莫名有种宁静的气氛在流淌。

雅人深致。

他的脑海中莫名出现一个词,然后就此扎根在那里。

“前辈怎么认出我呢?”

叶修怔了一下,然后微微笑了起来。他的目光如实质般细细密密缠上周泽楷,两人凑得有些近,呼吸间淡淡的烟草气息被无声地传递着,接下来出口的声音也变得格外轻柔。

“因为你……长得很好看呀。”

评论(1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