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10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10

周泽楷猛然睁大了眼睛,叶修却凑得越发近,嘴唇几乎贴上他的耳朵,仿佛低声耳语:“现在……小周,你更好看了呢。”

幸有夜色遮掩,尚能微微掩饰周泽楷泛红的耳尖和脸颊。叶修说完这句话就“哈哈”笑着走开了,到一边去望着裂缝,捏了捏兜里的空烟盒,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怎么上网,不懂“撩完就跑”的枪王站在原地,认真地思考。

——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持续到黎明时,裂缝里又出现了两次鬼怪,形态等级都比白天出现的要高。叶修和周泽楷稍微费了点儿功夫才解决掉,擦拭着武器上缭绕的浊气时,天边破出了第一缕微光。

叶修瞅了一眼微微泛白的天际,把清洁符纸随手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微笑道:“天亮了,那群小朋友该来了吧?”

“啊……是。”

周泽楷好像是在神游,愣了几秒钟之后才答了一句。叶修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懂他在想什么。

事实上,他也一直都没怎么懂过。

空气一时有些沉闷,熬了一夜的叶修稍微感受到了一些困意,下意识把手伸进口袋,却意识到烟早就没了。

烟瘾泛上来,他烦躁地叹了口气,胡乱拨弄了一下头发。

天愈发亮了,隔着重重高楼已经能隐隐看到半轮朝阳。饮品店外墙的大门在下一秒被推开,精神奕奕的少年们出现在叶修和周泽楷眼前。

“哟,看起来昨晚睡得不错嘛。”叶修回头看了一眼,淡淡地笑了起来,“好啦好啦,你们过来了,我和你们队长也该去休息了。好好守着,有什么应付不了的,立刻打电话通知我们。”

他朝少年们随意挥了挥手,伸手拽过一边周泽楷的手腕往出走。轮回的少年们有些愣怔地看着他们的队长被拽走,两个人一起消失在视线中,突然反应过来。

“啊……忘了跟队长打招呼!”

“……我们为什么会这么下意识地听叶前辈的话啊?”

这问题没有答案,因为连他们队长本人也几乎对叶修言听计从。领头的Alpha少年拍了拍手掌:“不管了,打起精神来,战斗还有一整天呢!不能辜负队长和副队对我们的信任!”

“小朋友们果然充满活力。”

一出门叶修就放开了周泽楷的手腕,整了整发皱的衣领,听到里面少年们的声音时不由得感叹了一句。

周泽楷默默地凝视着他,没有说话。

两个人循着道路一直往前走。这一片已经成为了无人区,不远处有间小酒店,看样子那群孩子们昨晚大概就住在那里。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不能理解,明明空房间这么多,非要两个人住一间,小江真是太奇怪了。”叶修把千机伞扔在床头,叹着气说道。

“……”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把风衣脱了挂起来,然后顺手按开了空调。

其实Alpha的体质很好,他几乎从来都不会觉得冷,不然也不会在大冬天的只穿着件单薄的风衣外套就敢上街。只是看叶修整天裹着羽绒服,猜测他大概是属于怕冷的那一类,于是率先开了空调调高了温度。

“小周你先休息吧,我出去买包烟。”叶修说着就往房门口走,头也没回,“千机伞就留在这里了,等会儿就回来。”

门“嗑哒”一声,轻轻关上了。周泽楷盯着门板看了一会儿,目光又移到了床头的千机伞上。

银白的金属伞面隐约泛着森冷的光泽,细节相连处是极其复杂精巧的结构。周泽楷出神地望着,心里却在反复咀嚼叶修昨天说的那两个字。

——信任。

——对,能把自己的武器不设防地留下,本身已经算是一种极大的信任了吧。

枪王侧低下头,英俊的脸庞上浮现的,是再明显不过的喜悦的笑意。

 

叶修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街头,克制不住地打了个呵欠。算起来,除了前两天在轮回进行了正常作息之外,实际上他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好好睡过觉了。眼下的青黑色十分浓重,明晃晃的疲倦之色让那张脸的俊秀程度大打折扣。

看上去,就像一个一事无成的问题青年。

联盟有默认的封锁区,一般都在裂缝存在区的裂缝最高频发位置,占地不会太大,不允许民众进入。像这次这种因为突发意外而临时设置的大面积封锁区,还是他进入联盟以来的头一回。

所幸,联盟不过成立二十余载,余威尚存,政府下达的命令暂时不会被反抗。

只是真相一直在被隐瞒,到目前为止,不知道鬼怪存在的世人真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安详宁静的科学世界。

思绪纷纷扰扰,在脑中混成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丝线。叶修走出封锁区,迎着路人诧异的眼光走进便利店拿了盒烟。

想了想,又多拿了两盒。

走到柜台前结账的时候,老板一直用非常诡异的目光悄悄瞄他,在叶修看着他的时候又立刻挪开。

这样重复几次之后,叶修把三包烟装进口袋,接过老板手里找来的零钱,盖着他的手掌微微一笑:“怎么了?有事吗?”

老板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什么可疑的危险人物,惊惧中夹杂着怀疑,甩了两下他的手发现没甩开之后颤颤巍巍地开口:“你……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叶修:“???”

“即使你擅自进入了封锁区,我也不会说出去的……”老板惊慌道,“绝对不会!” 

“嘶……”叶修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大概是太过疲累和思考过于出神的缘故,他竟然忘了避着路人,就那么直接从封锁区大门走了出来。他把零钱随手塞进兜里,望着老板十分诚恳地笑了一下,“您别误会,我是联盟的工作人员,只是醒得早,出来买点东西。”

那张清隽的脸配上恰到好处的笑容,可信度还是很高的。老板眼里的怀疑渐渐褪去,说:“昨天确实看到一辆政府的车开进去了。这么早,那你们还蛮辛苦的啊。”

叶修:“好说好说,为人民服务嘛。”

他推开门走了出去,却不敢直接回去了,步履缓缓地经过每一个迎着晨光赶着去上班上学的路人身边,擦着他们的肩膀走过去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心情从心底漫了上来。

……久违的“孤独感”。

从15岁之后,“争执”和“冲突”这种事就没有再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过了。在被训练和战斗交替充斥的生活中,被当作政治博弈的棋子的事实,其实也并不那么重要。他懒得去关心那些复杂的勾心斗角,所能支撑着他不断向前走的,唯有荣耀二字。

——不是全人类的荣耀,只是他一人的荣耀。

因为抱有的信念截然不同的缘故,在嘉世实在难有挚友,身处不知真相的平和人群中时,烟草带来的轻飘飘的感觉能缓解偶尔出现的孤独,他也已经用十年时光习惯了这个事实。但是周泽楷出现得实在太突然,那种在他还不了解的情况下就不强硬地渗进生命角落的行为让他失去了警觉心,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恍然发现——那位不善言辞的Alpha偶尔出口的寥寥数语,已经成为了习惯的一部分。

——不行。

不行。

揣进口袋里的手蓦然收紧,待被攥紧的烟盒的棱角硌痛了手心时才忽然清醒过来。他定了定神,目光不露声色地扫过周围逐渐稀疏的人群,然后神色平常地拐进了封锁区旁的小巷。

 

开门时叶修下意识放轻了动作和脚步,门被推开后却看到周泽楷正坐在窗前握着笔写些什么,并没有在休息。

“小周?还不睡吗?”叶修开口道,周泽楷听到后立刻放下笔,转过头看着他,“在等前辈。”

“等我?有事?”叶修一边说着一边脱了羽绒服坐在床边,又开始解毛衫扣子,“有事就快说吧,我有点困。”

说着还打了个呵欠,表示自己真的很困。周泽楷摇了摇头,走过来坐在床的另一边,低声道:“没事。”

他只是单纯在等着叶修而已。

“那就休息吧,说不定等会儿就会接到小朋友们的求助电话了。”叶修笑了笑,右手微微抬了一下,似乎又要下意识地去拍拍周泽楷的肩膀,却又及时停住了。他掩饰般地摸了摸头发,拉开被子躺在床的一侧,“睡吧。”

身侧传来平稳安详的呼吸声,周泽楷却根本没有睡意。正处于年轻鼎盛期的Alpha精力旺盛,熬夜造成的疲累不足为惧,况且身边睡的正是日思夜想的人,因为他这辈子少有耍一次的小心机而顺利睡在了他身边,枪王心里难得有种年轻人目的得逞的小小得意,却渐渐因为叶修身上的气味演变成了某种难以言喻的欲望。

他不知道叶修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事实上Alpha的信息素也不会对同性有任何吸引力。此刻影响着他的,是叶修身体十年如一日积累下来的,难以消去的淡淡烟草味,混合着些微薄荷的清凉。绝不是普通人会觉得好闻的味道,却因为来自叶修本人的关系,成为了打开周泽楷身体欲望枷锁的钥匙。

叶修是想假装不知道来着,但身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和空气里越来越明显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显然已经无法忽略。

他低声开了口:“小周。”

“……前辈。”

周泽楷应了一声,声音轻得像是浮在云端。

“发情期很正常的,可能因为最近太累了,没必要忍着。”叶修心头浮起几分少有的尴尬,却不得不接着说下去,“你可以去洗手间解决一下,没关系。”

周泽楷一时没有应声。蔓延开的沉默里叶修骤然想起半个月前周泽楷刚去H市的场景,那时候在酒吧里,信息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散的枪王收到的是他的嘲讽——原来不知不觉,他对这个人说话的语气竟然已经柔和了这么多吗?

周泽楷用力闭了闭眼睛,羞耻混合着一丝慌乱的神情逐渐浮上他的脸,羞赧的红在脖颈蔓延到脸颊时他开了口:“我……”

混杂着欲念的嗓音听上去格外喑哑,叶修猛然翻身坐起来,拥着被子扭过头望着他:“对了……你是不是说过你没做过这种事来着?”

周泽楷正垂着眼睫,泛红的脸颊为那张俊美的脸庞增添了一丝柔和的。或许是因为羞怯的缘故,他的目光没有对上叶修的,只轻声应了一句:“是。”

“真够纯情的。”叶修点评了一句,又头疼地撑住了额头——总不能他现场教他怎么做这件事吧?修长的食指在太阳穴敲了两下,叶修猛然抬起了眼睛,“——抑制剂?”

“我……没带。”周泽楷说了一句,喘息了两声,也猛然坐了起来,眼睛微微发红,直直地望着叶修,“前辈带了吧?能给我一支吗?”

周泽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思维变得迟缓的缘故,那一瞬间叶修的神情显得格外古怪。他没深入去想,只伸出一只手去碰了下叶修搭在被子上的手。灼热的手指触到的一霎感受到的是格外冰凉的触感,叶修却立刻就缩回了手,低声说:“我忘了带。”

周泽楷望着他,眼底浮现出少有的茫然无措的神色。

“算了,我教你吧。”

叶修叹了口气。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总不能打电话给轮回的人说你们队长发情期到了他自己解决不了又没带抑制剂你来送一下吧?以叶修的脸皮都做不出这事,周泽楷就更不可能了。

算了算了,毕竟收了人家那么多东西,帮个这种忙也没什么,况且又不是亲自动手。

叶修自我安慰又自我催眠了一番,然后用尽量精简的语言跟周泽楷解释了一下“如何手动解决发情期”的问题,在枪王满脸通红地点了点头并奔去了洗手间之后猛地向后躺去,然后把脸埋进了被子里。

……什么事啊,这叫。

 

大概是因为这件事着实尴尬,周泽楷都有点不敢看叶修的眼睛,连第二天半夜守着裂缝时也没有进行过太多对话。在这事被刻意完全压下去后进行正常交流,已经是五天后的事了。

这五天也并非完全没有收获,叶修和周泽楷结合杜明他们从另外两个区传来的消息,倒是得出了一个基本可以肯定的推测——白天只会出现低形态等级的鬼怪,而那些第三形态以上的,则只在半夜走出裂缝。

“看来过昼夜颠倒的生活是必须的了,不过以后白天至少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也算是件好事了。”叶修用伞尖轻轻磕着墙壁,头也没回地说,“不过也不能完全放心,鬼怪始终都难以捉摸,万一它们想不开哪个白天出来了怎么办呢?”

“是。”周泽楷说。

“呵。”叶修笑了一声,手在千机伞的伞柄上轻轻一按,一杆森冷锐利的战矛握在了他手中。胳膊轻轻一提,金属就抖出了簌簌的银光——这是千机伞战矛形态的第六形态。

四天前周泽楷驱车回了一趟轮回,取了一部分当初许诺给叶修的材料回来,叶修成功地把千机伞的战矛、左轮手枪、光剑和法杖形态升级到了第六形态。另外周泽楷回来的时候,还顺便给了他几支Alpha的信息素抑制剂。

“前辈不是……也忘了带吗?”

说这句话时的枪王脸红得有些可爱,叶修漫不经心地从他手心抓起那几支药剂,转身前丢下一个微笑:“谢了,小周。”

周泽楷就是从那时候发现不对劲的。

“云山区那里的裂缝还是没有动静吗?”叶修转过脸问了一句。

周泽楷摇了摇头。云山区的裂缝始终没有出现一只鬼怪,江波涛不放心地守了两天,依旧没等到之后就留了一支支援的佣兵队,自己先回轮回处理杂事去了。

“当初发现的时候并没有异常,现在倒是这么古怪。”叶修“啧”了一声,望了一眼隐隐泛白的天色,咕哝了一句,“又快天亮了啊。”

周泽楷从后侧默默地望着他的侧脸。线条优美,轮廓柔和,被黎明潮湿的雾气沾染的黑发柔顺地贴着脸颊,茶褐色的眼睛好像在微微闪光,神色是一贯的慵懒微笑。

这几天叶修似乎对他隐隐有些疏远,这应该不是周泽楷的错觉,因为关于叶修的一切他都格外敏感。虽然叶修掩饰得很好,但是从零星的肢体动作和语气的细节变化中,他总觉得叶修对自己的态度,又重新回到了二十天前他刚去H市时。

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难道是因为那天那件事吗?周泽楷微微红了脸,更深重的烦躁不安混合着微微的惶惑一并涌上心头。牙齿轻轻碾过嘴唇,他忍不住开了口:“前辈。”

“嗯?”

“那天……那件事,”主动提起那件狼狈又羞耻的事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周泽楷费了点儿功夫才让自己没有红着脸背过身去,“您很介意吗?”

“……”叶修愣怔了一下,忍不住转过脸打量周泽楷的神情,“那天早上那件事?”

“是。”

“不介意啊。”叶修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你本人都不介意,我干嘛要介意?”

很显然这又是一句嘲讽,可周泽楷暂时无暇顾及这些。能想到的唯一可能的原因都被否决之后,留在他心里的就只剩茫然无措。

“那您是……讨厌我吗?”

评论(5)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