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11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11

糟了。

气氛骤然凝滞。天越发地亮了起来,灰蒙蒙的天色预示着今天大概不会是个好天气。冬日冷冽的风吹过来,带起了两人微微湿润的额发。

嵌在那张年轻俊美的脸庞上的黑瞳始终清澈又明亮,叶修注视着周泽楷,发现他的目光认真到固执的地步。

“当然不。”叶修眼睛往一旁瞥了一下,笑得漫不经心,“我说小周,我并不是要教训你,只是现在情势紧迫,你们特意请我来帮忙,不是来纠结这种无聊的情感小事的吧?”

“……”

叶修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抖出一支烟叼在嘴上,然后掏出了打火机。火焰凑近烟头时拂过的风骤然变大,叶修手轻轻一抖,火苗擦过烟头,还未点燃就已熄灭。

“其实我不在意你怎么猜测关于我的任何问题,对我来说这也无关紧要。”叶修索性手捏着打火机一起揣进了口袋,因为咬着烟的缘故说话有些微的模糊,咬字却十分用力,“周队长,我不会讨厌你,你没必要为了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郁结于心。没有人会讨厌自己的雇主——相反,你许诺我那么贵重的材料,我会永远感激于心的。”

太糟了。

周泽楷有些愣怔地望着对面遥的叶修,用了好久才理解了这番一点都不客气的话里所蕴含的更深层次的含义。

划清界限。

……或许还暗示了别的。

事实上站在他眼前的叶修和他只隔着一步之遥,可这一瞬间之后,距离却被叶修单方面拉长,周泽楷想要跨过去的时候,却只看到无尽深渊。

一点隐约可见的火焰骤然亮在心头,惶恐不安、忐忑期许和余下的情感一同投进去,被簇拥着燃成一团灼烈的火光。这日不见阳光,唯有阴沉中逐渐亮起的天色证明清晨大概已经来了,浓墨压下的云翳中翻滚着将要倾下的雨。

“你们轮回的事,我也会好好帮忙……”

——不行。

“战斗当前,这种不重要的小事情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不行。

“对了,还要感谢你前几天先支付的材料呢……”

在理智分析清楚之前,情感已经先一步促使他做出了选择。周泽楷猛然跨出一步,伸出手去抓住了叶修的手腕。

还是那样冰凉的触感,腕骨隐约硌着他的掌心。叶修微微用力却没挣开,恼怒地抬起眼睛,呵斥道:“周泽楷!”

充斥着真情实感的声音总比刻意划清界限的说辞要好听得多。周泽楷想着,声音低沉地喊了一句:“叶修。”

叶修一下子愣住了,这好像还是周泽楷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吧?而声音里细微又复杂的情感他还来不及分析,却下意识开口打算说些什么。

“你要……”

他才出口两个字,下一秒身后骤然传来轻微的响动,叶修慌乱地回头,看到青训营的少年们正跨进门来。

“队长……叶前辈?”

少年们愣愣地望着眼前的一幕,一时不知作何言语。他们冷漠少言的队长正紧紧抓着叶修的手腕,见到他们进来也只送过来一个冷淡的眼神,然后拉着叶修往出走。

擦肩而过的时候,在周泽楷和叶修身上压了一夜的冷潮寒气向他们袭来,低沉乌云中倾下几点雨滴,沉进那片紧张肃穆的气氛中。

雨几乎是一瞬间就大了起来,少年们步履慌乱地踩着水花跑进屋檐下避雨。落在最后的Alpha少年不知何故回头望了一眼,雨幕中那两人的背影渐行渐远,步伐急促,在街角一拐就不见了。

 

“周泽楷……!”叶修一只手拿着千机伞,另一只手力气有限,无论如何都甩不开周泽楷的禁锢。大雨和着狂风倾泻而下,很快淋透了全身的衣服,湿冷又沉重的触感贴着皮肤,极不舒服,“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周泽楷头也没回,沉默以对,只拉着他拼命往酒店的方向走。地面很快积了大大小小的水洼,靴子踩上去溅起冰凉的水花,他却全然没知觉似的。

恼怒从心底腾起,还带着一点微乎其微的不知所措。叶修很久没有对任何人产生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了,周泽楷绝对是个例外。

路不远,在他心里的念头还未完全成形时两人就已经到了酒店门口。周泽楷用空着的那只手用力推开玻璃大门,然后拉着叶修跨了进去。

门在身后合拢,嘈嘈切切的雨声猛然被掐断,隔在了门外。

两个人的发梢衣角都在往下淌水,看起来极其狼狈的样子。叶修摇了摇头,甩落了发尖和睫毛上挂着的几颗将落未落的水珠,然后抬起眼睛望着周泽楷:“能放开了吗?”

寂静的空间里,这句话里所蕴含的冷静又克制的情绪被完整地呈现了出来。那双明澈的眼睛直直地望着他,冷得简直要结冰;眉毛微微蹙起,嘴唇抿着,面部肌肉绷得有些紧。

周泽楷几乎是一瞬间就意识到了,叶修在生气。

冲动之下做出的行为本就出自真正的感情,况且言辞匮乏的人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周泽楷微微低着头,放开了叶修的手,有些干巴巴地丢出一句:“对不起。”

枪王刚刚大概是真的生气又惶恐,用的力气大得在叶修腕上留下了清晰的红痕。叶修甩了甩手,有些厌烦地看了他一眼,却一句话都没说,只是自嘲似的笑了一声,拎起千机伞,转身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周泽楷默不作声地跟了上去。

“啪”地一声,因为浸了水而团团凝结的羽绒服被脱下来丢在玄关一角,叶修踢了鞋子,千机伞随手放在桌子上,径直进了浴室。

周泽楷听着里面传出的哗啦啦的水声,停驻片刻,默默地走进了屋内。

 

“擦擦吧。”

叶修换了身扔在浴室衣物柜的衣服,擦着头发走了出来,把一条毛巾丢给了坐在桌前正抬头望着他的周泽楷。

周泽楷攥着毛巾,低声问:“您不生气了吗?”

叶修神色如常,毫无破绽:“没有啊,我干嘛要生你的气?”

笑容正常,声音正常,肢体动作和说话的语气一切正常,但周泽楷心里的焦躁却越来越明显。他无法具体描述出那种空泛又茫然的心情,只觉得有什么话,必须迫切地、立刻说出来。

“前辈可以不要说谎吗?”周泽楷蓦然站起来,往叶修站的位置跨出了一大步,微微低下头凝视着他,“我想知道的是您真正的感受。”

叶修轻描淡写:“真的没有。倒是小周,你怎么话变得这么多……”

“叶修前辈!”

叶修轻轻眯起眼睛,偏着脑袋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周泽楷,你就这么固执,非要知道得一清二楚吗?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和你们轮回应该没关系吧?我的心情完全不会影响到你们,这次帮完忙我们就算两不相欠了,以后等我回H市基本也就不联系了,你到底在这儿纠结个什么劲儿呢?”

他轻飘飘地瞅了他一眼,自认从神情到声音都没有破绽。

“前辈觉得不重要。”周泽楷认真地说着,十分固执地盯着叶修的眼睛,“和轮回没关系,但与我有关。”

“呵。”叶修轻笑了一声,声音的嘲讽藏都藏不住,“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有,因为我……”

周泽楷声音微微一顿,那双深邃的黑瞳直直地望着叶修,像是两汪静谧的湖水,分明是清朗明澈的,却渐渐翻滚出炽烈的感情来。

“喜欢你。”

叶修像是一瞬间凝固住了,好半天都不知道作何表情。大概是连掩饰都忘记了,那张俊秀的脸上闪过混杂着纠结恍然和无措的神色,最终却渐渐褪成了一个带有浓重嘲讽意味的笑。

“喜欢?……喜欢我?”他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周泽楷的肩膀,“周泽楷,你没事吧?我们好像一共也就见了二十多天,干嘛?喜欢了我二十多天?那还挺长的嘛。”

“不是。”被禁锢在心头横冲直撞的野兽终于被放了出来,周泽楷觉得心头莫名松快。而对于叶修收到告白后可能会有的反应,他很久之前就已经有所猜测和预料。因此对这话里的讥讽视而不见,反而认真地解释道,“是五年。”

“……”

叶修呆愣地望着他,半晌后唇角微勾,露出一个不可置信的笑容来:“我们总共认识了有五年吗?”

“有。”

“啊,那你的意思是刚认识就喜欢我了?一见钟情——枪王大人,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的。”

叶修嘲弄地说着,转身欲走,周泽楷立刻伸出手去拽住了他的衣角。

“前辈觉得难以接受没关系。”周泽楷说,“但我是认真的。”

叶修微微偏过头,微笑道:“好啊,认真的,我倒想听听,你究竟有多认真。”

“前辈想听什么?”

周泽楷认真地问。

……卧槽,这个人来真的。

叶修伸了个懒腰,露出一个懒洋洋的笑:“好啊,那你就先说说,我们到底见过几次?两只手都数得过来吧?见面时间也不长,我也没和你说过几句话,你这个‘喜欢’来得太莫名其妙了吧?”

“认识您五年,与您见过十六次,说过的话不多,但您跟别人说的话我也会认真听。”周泽楷轻声说,“喜欢上您用了很短的时间,但一直持续到现在。”

“啧,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呀?”

“抽烟的样子,战斗的样子,还有前辈一个人待在角落的样子。”周泽楷说,“我见到前辈的时间的确不多,但是对于您的一切却都非常喜欢。”

他专心致志地看着叶修,那双水洗过似的黑瞳闪闪发光,目光灼烫。叶修像是难以直视似的偏了下头,向后退了一步,坐在了床边,仰头望着他:“周泽楷,我一直以为你是个不太会说话所以干脆就不说的人,原来这种甜言蜜语讲起来也是一套一套的啊。”

“只有对象是您的时候我才会这样。”

周泽楷说。

——够了。

叶修垂下眼睫,睫毛覆盖的眼睛看不清情绪。心头波澜起伏,一树成花,一月成海,千万盏流灯在心头亮起又熄灭,浪花翻卷了几下,把纷扰杂事尽数压了下去。

“……周泽楷。”叶修撑着下巴抬起头来,那双幽深的眸子看去竟格外冷静,“不得不说,你这些话还蛮打动人的,我要是个涉世未深的小O大概会被你骗得团团转……不过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我们两个,好像都是Alpha吧?”

这却是事实。且不论心理感情究竟如何,Alpha的信息素是绝对不可能对另一个Alpha产生丝毫吸引力的,有的甚至会产生严重的排斥反应。而强势的Alpha配一贯柔弱的Omega,才是天性所合。

“……我知道前辈不是O。”周泽楷沉默了几秒后才轻声道,“我看前辈时,也从来没有把前辈放在Omega的位置……我的喜欢,是完全平等的喜欢。”

“如果前辈接受,身体上的欲念并非……”

周泽楷抿了抿唇,试探似的向叶修伸出一只手,似乎要去碰碰他的肩膀。叶修身子往一旁侧了一下,猛然站了起来。周泽楷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却被叶修揪住衬衣领子,转身一把推倒在床上。

天旋地转一霎后,视线已经换了方向。周泽楷有些愣怔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叶修,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体位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湿透的衬衣贴着他新换的衣服,叶修却完全没感觉似的,向着周泽楷那张微微发怔的俊美的脸又凑近了些。过近的距离已经变得十分危险,烟草的味道在鼻息间无声地传递着,除此之外还有从周泽楷身上传来的清冷的雨水气味,和叶修身上散发出的沐浴露的淡淡香气。

气息混杂在一起,连呼吸也越发急促起来。周泽楷有些羞耻地闭了闭眼睛,试图压下身体中如潮水般漫上来的情欲。

面对Omega发情时的信息素气味周泽楷尚能保持冷静,可对叶修的一切却毫无抵抗力。叶修的腿轻轻顶在他两腿间,显然是感受到那逐渐明显的身体变化。

“呵……周泽楷。”叶修轻轻地冷笑地一声,脸越发地靠近周泽楷的,嘴唇与嘴唇几乎要碰在一起。空气中无声地弥漫着Alpha信息素的气味,把氛围点得越发暧昧。周泽楷从那对近在咫尺的茶褐色瞳孔中看到了近乎冷酷的神色,心头不由得微微一沉。那只骨节分明的手越发用力地攥住了他的衣领,嘴唇却移向了耳边,“我理解你年龄小,可也实在没兴趣陪你玩这喜欢不喜欢的游戏。至于身体上的事……如果你是个Omega,我倒是不介意发情期的时候不用抑制剂,和你做上几次——毕竟,你长得还这么好看。”

“可惜,我们都是A,这个先置条件不成立。”叶修蓦然松开了他,直起身子站在了床边,居高临下地望着他,“而你,连做爱经验都根本没有过的枪王大人,还是多去约几个O或者B,做做自己真正该做的事吧。”

评论(9)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