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12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12

    信息素的味道顷刻间消失殆尽,耳畔传来细碎的衣料摩擦的响,大概是叶修在整理蹭皱的衣服吧。周泽楷躺在床上,眼神愣怔。雪白的天花板上铺着温柔的灯光,像极了那一晚清朗的月色——对,那天晚上气氛融洽,叶修的声音出奇似的温柔,说出口的话也格外好听。

同样是“好看”,原来说出口的差距可以这么大。

茫然混合着钝痛一并涌上心头,周泽楷坐起身,抬眼看向站着床边的叶修,正撞上他望过来的目光。

虽说早就想到会被拒绝,但心底总还是存着点微薄的希冀的,顷刻被全部推翻,理由甚至无可辩驳时,他竟然隐隐起了逃避的心理。

但是……

大概是他眼中的难过表现得过于明显,叶修冷厉的眼神逐渐柔和了下来,手指拢了拢毛衫领子,然后冲着他淡淡一笑:“好了,起来吧,这事儿我可以当做没……”

“说到底,前辈还是不相信我是认真的吧?”周泽楷突然开口打断了他,声音有些发沉,“我为什么会说这么多话,我什么时候喜欢您,我究竟喜欢您什么……其实这些根本就不重要。刻意把话题引到那些事情上,无非就是想告诉我,您根本就不在乎、也不相信我的喜欢。”

他说这些话时叶修没有打断,只是望着他,目光不闪不避。等周泽楷的话全部说完,才无所谓似的笑了一声,眯起眼睛道:“如果你这么想的话,完全随你。”

“为什么您就不能——”

周泽楷话才说了一半,放在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他接下来将要出口的质问。两个人皆是微微一愣,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一缓。

周泽楷定了定神,从口袋里取出了手机。叶修耸了下肩膀,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周泽楷垂下眸子,接通了电话。

叶修不知道那是谁打来的,但眼见着周泽楷的神色越来越严肃,唇越抿越紧,眉头也越皱越深,漆黑的瞳孔中闪过冷冽的神色。他微微一挑眉,在心里把可能猜了个遍。

“好,我知道了。”

到电话挂断,周泽楷也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把手机随手丢到一边,然后抬起头一脸严肃地望着叶修。

“干嘛这副表情啊,枪王大人?”叶修微笑道,“裂缝又有异变?还是碰到了什么难题?谁打来的电话啊?”

“江波涛。”周泽楷低声说,“S市的情况不知怎么的被知道了,联盟总部的人明天就到。”

叶修瞬间僵住了,瞳孔微微一缩。

“还有……他们知道,您也在这儿。”

 

“猜测我不会说出去的,我说过,您可以相信我。”

叶修坐在窗边,吸着烟望着窗外的大雨发呆。他面无表情的样子看上去严肃了很多,眉眼间竟与周泽楷平日有三分相像。

听到这话,他扭过头冲着周泽楷微微一笑:“我当然信你啊,可惜联盟总部的人不是傻子,事实摆在眼前,怎么也能猜到几分。”

已经退役、本该就此闲散生活的人竟然带着一把奇异的自制武器到S市来帮如今联盟第一人的忙,况且当初他宣布退役的原因还是“年龄已长,实力倒退,难当重任”,只要思维正常的人都会觉得这不正常,进而进行一些可能性比较大的推测。

比如说……重返联盟。

带着清淡薄荷香的烟圈在眼前逐渐弥散,叶修望着那团白雾彻底消散,心头思绪纷纷扰扰,千头万绪一时不知从何理起。周泽楷从后面望着他的侧脸,窗外天色阴沉,似乎连叶修的神色也沾染上了几分凝重。

他走过去,单膝跪在叶修身边,低声说:“前辈不用担心。”

叶修低下头看着他,周泽楷接着说:“我会帮前辈想办法的。”

“嗯,那谢谢你了。”

叶修微笑着回答道,话中的敷衍完全不加掩饰。周泽楷抿了抿唇,试探性地伸出一只手去,轻轻放在叶修搭在扶手上的手臂上,认真地说:“我是认真的,刚才说的喜欢也是认真的,我会证明给您看……我知道前辈习惯了一个人解决问题,可还是要请您相信我——在H市的时候,我做得也不差。”

他眼里的固执恍若气雾,无声地渗进叶修心头,在他意识到心头泛起涟漪后,俯下身去靠近了周泽楷的脸,嘴唇几乎贴上他的耳畔。

“我也说过,我相信你。”

 

表白和联盟总部的通告接踵而至,两个人都没了休息的心思,在房间里静坐了半日,到下午时雨渐渐停了,还有半轮太阳钻出了云层,叶修干脆和周泽楷提议出门走走。

这次叶修总算记得避开行人目光,没从封锁区的正门出去。他与周泽楷并肩走在街头,S市算是整个国度首屈一指的繁华城市,即使是在这样湿冷的冬日,街上依旧有不少行人和游客。几个封锁区内的情况已经异常紧张,新的“护卫战”虽然不及二十年前那样范围广泛又情形严重,到底也到了不容忽视必须严肃以待的地步——最起码,轮回的人已经快十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可惜到了封锁区外的街上,看着眼前的一派和平,我都有点没办法相信,相隔几百米的地方,居然有人在昼夜不息地战斗。”叶修笑了笑,侧过头对周泽楷说道。

“他们不知道真相。”周泽楷说。

“是啊,不知道。”叶修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深重的叹息,“自始至终,联盟就没有过让大家知道的打算啊。”

“前辈觉得这样不好吗?”

“倒也说不上不好吧……况且知道的越多责任就越大,有的时候,不知道真相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周泽楷偏过头,看到叶修望着前方的眼神略微有几分涣散,似乎在出神地思考着什么。他放轻了声音道:“‘真相与我无关,我只负责战斗’——前辈说的话,我知道了之后就一直记着,也觉得很有道理。”

“诶?”叶修露出几分惊讶的神色,转过头看了一眼周泽楷,有些无奈地扶住了额头,“那是我刚进联盟的时候说的大话,中二期还没过呢,这话现在听上去好羞耻……你怎么会知道啊?”

“有……听说过关于前辈的事,也去特意打听过细节。”周泽楷望着他,漆黑明亮的眸中泛出几分少见的温柔,“可惜运气不够,没能看到前辈刚进入联盟时的样子。”

“这有什么可遗憾的,你比我年纪小这么多呢。”叶修说,“我刚进联盟的时候你貌似还在读小学吧。”

“初中。”周泽楷严肃地纠正道,“只差四岁,也没有很多。”

“好吧。”

“……也很合适。”周泽楷非常小声地补充了一句。

“啊?什么?”

叶修转脸望着他,满眼疑惑,显然一副没听清楚的样子。周泽楷顿了顿,接着说:“没什么。”

叶修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完全没有追问的意思。周泽楷欲言又止地望了他一眼,低下头,盯着地面上还未散去的水迹沉默不语。

“嗒、嗒”,鞋子落在地面上,磕出清脆声响的同时溅起细碎的水花。两人走了一段路,叶修望见一家卖章鱼烧的店,说是连喝了一周多的营养剂都要失去味觉了,把千机伞往周泽楷手里一塞就自己跑去排队了。

周泽楷站在原地等他,遥遥地望着叶修的背影。那家店大约是口味真的不错,门口挤满了等候的人。叶修的背影混在一众Beta和Alpha中,丝毫不显眼,但周泽楷总能从人群中一眼辨认出来。

他最初发现叶修在自己眼中与众不同后用了三天时间,才敢得出“喜欢”的结论,那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份心情深埋心底。因为那时候叶修在联盟声名赫赫,又是嘉世的中流砥柱;而他自己已经被轮回的老板寄予厚望,将要一肩挑起轮回重责。命运的轨迹几乎没有重合,得到回应的机会更是微乎其微。

正因如此,得知叶修退役的消息时,他才会惊讶到无以复加。

轮回的老板把这件事告诉周泽楷时,已经是在叶修退役的半个月后了。虽然嘉世和联盟给出的理由是“年龄已长,难当重任”,但老板面对这位自己战队的队长,多少还是透露出了真正的原因。

——不听话。

老板跟周泽楷说这种话倒也谈不上警醒——毕竟周泽楷在叶修绝不肯妥协的事情上是一贯十分配合的,而他感叹的地方也正是在这里。

“如果他能配合,嘉世也不舍得就这么放弃这位斗神。”老板感叹着,“不过嘉世这手玩得也够狠的,捂了半个月才让消息透出来,现在谁知道叶秋去哪儿了——自己不要的牌,宁愿毁掉也不愿意让别人得到啊。”

周泽楷垂下眼睛安静地听着,一言不发,老板知道他不爱说话,也没觉得奇怪。说完了叶修的事又把轮回近期的事务拿出来感慨了一番,然后放周泽楷回去了。

叶修没留下任何联系方式,周泽楷对于他的行踪一无所知,惊讶过后茫然和空泛在心头无限放大。那之后过了几天轮回附近的裂缝突然钻出了一只青噬鬼,周泽楷神思恍惚之下竟然不敌,青噬鬼脱身之后就一路逃去了H市。

本来按照联盟规则,这件事应该通知H市的驻守战队嘉世,然后就和轮回没什么关系了。周泽楷却瞒下了这件事,自己一个人默默追去了H市。

他说不清那时自己的心情究竟如何,只是莫名觉得,必须……必须得去一趟H市——即使那时他尚且不知道,叶修到底在不在那里。

“想什么呢?”

有道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周泽楷猛然回神,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叶修已经回来了,手里还捧着一个冒热气的纸盒。

周泽楷的脑海里尚还残留着刚才思索的事情,因此眼神直愣愣地落在叶修手上。叶修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不由得微怔,心道难道小周其实很喜欢吃这个,那他刚才怎么不说呢?

“没有买你的份,你就和我一起吃吧。”叶修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用竹签从盒子里戳了个章鱼烧递到他嘴边,“来来来,第一颗给你。”

章鱼烧上涂满了酱汁,裹着厚厚的一层木鱼花。周泽楷眼神微闪,望了一眼叶修之后垂下眼睫,张嘴咬住了面前的章鱼烧。

“哎哎,干嘛整个吃进去,很烫的。”叶修挑了挑眉,顺手抽了张纸巾给他,“烫吗,要不吐出来?”

周泽楷含着整颗章鱼烧,微微鼓着嘴巴,无声地摇了摇头。事实上滚烫的温度正贴着他的口腔和舌尖,但是他一点都舍不得吐出来。

这些天叶修那些懒散的表现和偶尔透出点暧昧的说辞让他完全放松了警惕,下意识地忘记了刚到H市时那一场尖锐得仿佛对峙的对话。在意识到被疏远之后,几乎是惊慌失措地匆忙表达了心意。

而早上那不了了之、以失败告终的表白之后,他本以为叶修会就此和他保持距离,甚至冷眼相对。但居然还能正常对话,甚至做出这种无意识的非常亲昵的动作——虽然理智告诉他可能是因为即将到来的联盟总部人员和可能会发生的事端,但情感上却更偏向于……叶修舍不得。

舍不得承诺好的报酬,舍不得已渐现曙光的未来的路,也舍不得……已经习惯了的,他的存在。

心头那一点些微的希冀,像是重重灰尘下掩埋的固执火光,虽然明灭飘忽,却永远不会熄灭。

他从来都是说得少,做得多,也渐渐习惯了这样下去。唯有这一次鼓足勇气长篇大论地告白,却以被拒绝收场。周泽楷想,大概还是用行动映证,语言的表达才会更加可信吧。

他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对于尚不可知的未来想了又想。陪着叶修去买了烟,又在街上多晃了两圈。松快的时光总是过得极快,转眼又是日暮西沉的时候。

叶修点了根烟叼在嘴里,千机伞压在肩头,逆着西边的暮光转过头看了周泽楷一眼:“时间差不多了,那群小朋友也该累了,回去吧。”

“好。”

 

在轮回青训营的少年们眼中,早晨他们队长和叶修那副样子,明显是吵架了,还吵得挺严重。白日里无鬼怪出没时,他们把原因猜了个遍,得出的结论有好几个,却一个都不敢肯定。所以当看到叶修一脸轻松地迈进门来,周泽楷紧随其后,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还十分融洽的时候,几位少年不由得面面相觑,却不敢直接开口问,只好彼此用眼神交流。

——和好了?

——太快了吧?

——不知道呀。

“好了好了,我们来换班了。”叶修抬起千机伞,轻轻敲了敲充当临时队长的Alpha少年的肩头,“你们可以回去了,明早再来替我们。”

“呃。”Alpha少年望了一眼尚还残余一丝日光的天际,有些小心翼翼地说,“叶前辈,您和队长是不是来早了,天还没黑呢。”

“你们队长心疼你们这群小朋友,跟我说今天要早点过来,让你们回去多休息一会儿。”叶修把烟从嘴里摘下来,面不改色地编着瞎话,“回去吧,记得感谢你们队长。”

少年们往周泽楷的方向看过去,只看到一个没甚表情的俊美Alpha笔挺地站在那里。大家心道我们队长虽然话少表情少没想到居然这么体贴我们!每个人走之前都给周泽楷送过去一个感激加感动的眼神,周泽楷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好胡乱地点了点头。

等少年们都走掉之后,周泽楷才默默地走到叶修身边,挨着他站好。叶修抽着烟,偏过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也没动作。

肩头相抵,即便隔着几层衣服,却仿佛依旧能传递彼此的体温。两个人静默着站了一会儿,眼看着天色完全黑透。因为这片区域被封锁,灯光尽数熄灭,只能借着月光和几百米外遥远的一点霓虹灯光看到近前的景物。

即将到来的明天未尝不像是一场考验,面对不可知的命运他们虽然不至于畏惧,但终归免不了忐忑。这一晚两个人的话都极少,大多时候都在各自默默思考。近日来夜里高阶的鬼怪出现得越发频繁,战斗负荷也越来越大。白天没有休息,晚上又连续数次高强度战斗,叶修脸上的倦色愈发明显,只能用烟来缓解困意。

到第二天清晨,青训营的孩子们来接班的时候,他脚边已经落了满地烟头和洋洋洒洒的烟灰。

“来了啊。”

被烟草过度侵袭的嗓音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沙哑,周泽楷看了他一眼,眼底压着将要翻滚而出的心疼。

“叶……前辈。”

少年们打招呼的声音有些奇怪,叶修挑了挑眉,正要问,下一秒一脸严肃的江波涛就跨进门来,望着他和周泽楷的方向道:“队长,叶修前辈,联盟总部的人已经到了。”


评论(6)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