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13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13

    “你光说到了我还以为到门口了呢,吓我一跳。”坐在车上的叶修叼着根烟靠在后座上,懒洋洋地说着,“小江你这样可不行,下次说话记得说完整啊。”

认为他在找茬的江波涛忍了忍,然后把目光投向了周泽楷:“队长,这几天辛苦了。”

周泽楷不动声色地把目光从叶修身上收回来,然后望着江波涛道:“还好。队里情况怎么样?”

“说起来,如果按照队长和叶修前辈的说法,云山区和闵荒区的情况,杜明和吕泊远他们应付起来应该是有些勉强的。”江波涛开着车说道,“可事实上他们反而更轻松,按他们所说,那两个存在区位于山区,鬼怪出现的频率和等阶远远低于松星区……实在是有些奇怪。”

“松星区的裂缝位于最繁华的闹市区,人气最旺,也许对于那些对人类有渴求的鬼怪来说更有吸引力吧。”叶修懒洋洋地说着,眼见着周泽楷和江波涛都转头看他,摊了摊手道,“猜测而已,你们听听就行。我能抽根烟吗?”

“前辈随意。”江波涛说道,然后重新把头转了回去接着开车,心里却在思考叶修刚才说的话。

周泽楷无声地注视着叶修,看着他摸出打火机点燃了那支在嘴上叼了快十分钟的烟,然后眯起眼睛满足地喟叹了一声,眼下隐约的青黑色在车内昏暗的光线下反而愈加明显。

不管是关乎联盟、关乎先政府还是关乎鬼怪,叶修所知道的事情似乎远远比他们多。他隐隐有种猜测……十年前的联盟一定有什么隐秘的事情尚还存在,却又在之后被刻意掩埋了去。

 

回去的时候正逢早高峰,一路堵着车走走停停,到轮回的时候已近上午九点。

叶修瞅了一眼天边那轮并不明亮的太阳,笑着对周泽楷说:“小周,你看今天天气还不错嘛。”

周泽楷:“嗯。”应声后思忖着反应是否过于冷淡,又补了一句,“是不错。”

“……”

江波涛有些奇怪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叶修问道:“对了小江,刚刚我忘了问,这次总部来的都有谁?”

周泽楷的目光也转向江波涛,江波涛一边回忆一边说着:“实践区的副区长和几个护卫队成员,还有研发区和……外交区的人。”

叶修挑了挑眉,很有几分意外的样子:“实践区的副区长,是叫林学路吗?”

江波涛点点头,周泽楷又转向叶修,问道:“前辈认识?”

“嗯,一位旧识。”

一边说着一边迈进了轮回的大门,江波涛带着叶修和周泽楷一路上了二楼,径直去了会客厅。这些天由于“护卫战”的缘故,轮回战队的大多数人都被分派在外,因此整座建筑显得有些空空荡荡,一路走来竟一个人都没看到。

“战队的人手本来就不多,这时候总部郑重地派人来,还得抽空来接待他们。”

江波涛的声音里难得带了两分抱怨。他虽没有需要日夜看管的封锁区,但轮回人员的调度、与佣兵团和青训营之间的协调和沟通等等繁杂的事务都需要他来处理,忙乱中又添一事,确实是够烦的。

“是啊,都知道情况严峻了还来轮回干嘛,直接带着人去封锁区帮忙不就完了?”

叶修煞有介事地说着,江波涛看了他一眼,有些拿捏不准这是抱怨还是反讽。叶修没注意他的目光,只是揉了揉酸痛的双眼,抑制不住地打了个呵欠。

周泽楷的目光在他眼下的一片青色上扫过,低声说:“前辈去休息吧?”

“那可不成,总部来了人总得见见。”叶修摇头道,“况且回去休息了八成也要被叫回来,没这个必要。”

说着就到了会客厅门口,叶修扫了一眼那扇厚重的大门,及时地住了嘴。

江波涛在门上敲了三下,等了几秒后动作放轻推开了大门。周泽楷先跨了进去,江波涛紧随其后,叶修落在最后,还顺手带上了门。

会客厅面积不小,整齐地摆着几尊沙发,簇拥着一张茶几。轮回的老板和经理坐在主座,总部的人坐在客座,显然是终止了谈话,目光都落在了这刚进来的三个人身上。

周泽楷和江波涛走过去,坐在了老板和经理的身边。路过叶修时周泽楷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手指,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叶修不露声色地摇了摇头,自顾自地走到最角落的沙发里坐下。

总部的人朝他看了一眼,又把目光转了回去。其中一个向着周泽楷笑道:“周队长,好久不见,你这气势可越来越不一般了,不愧是现在的联盟第一人啊。”

周泽楷一脸严肃,只点了点头,说:“过奖。”

全联盟都知道他话少,也没人觉得怠慢,这一问一答也算打过招呼了,便又把谈话的对象重新转回了江波涛和轮回老板。

几番客套寒暄之后,话题终于切入了正轨。

“话已至此,我们也就不兜圈子直说了。”外交区的那位小干事刘致远开口道,“虽说按照联盟法规定,战队内部享有完全的优先自主权,总部也会给予理解,但护卫战重演这么大的事居然还不上报,轮回这次是不是过分了一些?”

“原来各位今天是来兴师问罪的?”轮回老板端茶杯的动作微微一顿,眯起眼睛笑了,“‘护卫战’重演?这说法未免有些过于严重了,不知大家是从哪里听说的?”

“来源您就不用操心了,只说是或者不是。”

“当然不是了,不过是几个裂缝存在区的裂缝实体化罢了,哪里称得上‘护卫战重演’这么严重?”

“唐先生!”刘致远的声音猛然提高,“在座的也都不是什么事外之人,当年护卫战就是源自裂缝实体化这件事,您可别说您不知道!”

轮回老板的笑容冷下来几分,但声音仍然不疾不徐:“这我当然知道,但护卫战与S市这次事件的共同之处也就仅此而已了。若此次事端真的严重到当年的地步,我现在还会平静地坐在这里和你谈话吗?”

“可我听说,轮回不但把青训营的孩子们都派了出去,还另外发布了佣兵任务?全员参与,这是唐先生说的‘不严重’吗?”

“放青训营的孩子们出去,是为了给他们在实战中锻炼的机会;而发布佣兵任务,是因为另有巡查等琐事要做,并非鬼怪的缘故。”江波涛说道,“这些都是我在安排。”

“哦?江副队长辛苦了。”刘致远笑道,紧接着话锋一转,“若是真的需要人手,其实可以向实践区求助,护卫队的人会随时待命,不必勉强。若是不慎造成严重的后果,这责任可就大了。”

“不用。”周泽楷言简意赅地说。

“不必了,轮回的事会自己解决,不劳总部费心了。”

江波涛微笑着说道。刘致远看了他一眼,把目光转向了轮回老板:“唐先生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轮回老板点点头,笑容十分和煦:“轮回的事基本都是小周和小江在管,他们的决定在某种意义上就可以代表我的态度。”

两方人都在微笑,眼神和话语里所蕴藏的意思却已经被彼此洞悉。因为周泽楷这位后起之秀的缘故,近几年的战绩评选中轮回次次名列前茅,按照规定,分管的地区越来越多,权力也越来越大。而这次事件若是向总部求助或者出现任何意外,就会立即被判定为战队能力不足、管理存在漏洞,那么年末的战绩评选就会落后,下一年接管的东西就会少很多。

因此总部在想尽办法试图从轮回这里分一杯羹,而轮回必须坚持独立解决这次的问题,以保障利益不受损。

这种话无论如何不能放在明面上说,点到为止也就罢了。总部的人彼此对视了一眼,把话题转向了这次S市事件的始末,江波涛从容地一一应答。

“发现裂缝实体化是在什么时候?”

“两周前。”

“有几个存在区的裂缝出现了异常?”

“四个。”

“哦?裂缝开始出现鬼怪是什么时候?”

“大约十天前。”

“鬼怪出现的频率是否有些过高?”

“并没有。”江波涛否认道,“之前已经说过了,并没有到达所谓的‘护卫战’的地步。”

“那也就是说,是轮回完全可以轻松应付和解决的问题程度了?”

“可以这么说。”江波涛谦和又谨慎地答道,“不过‘轻松’倒也不至于……”

刘致远目的得逞似的笑了起来,他忽地伸直了胳膊,遥遥指向了另一侧角落的叶修:“那么能不能请江副队稍微解释一下,那边那位——‘外援’是怎么回事?”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叶修身上,叶修正窝在沙发里吸烟,坐相十分懒散,又一言不发,若非隐约的烟味持续不断地传来,人们几乎要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

叶修本来一直垂着眼,此刻大约是感受到了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缓缓抬起头来,把手中燃得只剩短短一截的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又伸了个懒腰,这才似乎十分讶异地看着这一票人,道:“你们聊你们的啊,看我干嘛?”

“叶秋,你还以为自己能置身事外吗?”一位研发区人员忍不住道,“已经退役脱离联盟的人还敢插手联盟事务,你真当你还是原来的那个斗神?”

“唔……我是不是原来那个斗神不清楚,不过你倒一如既往,还是原来那个废物。”

叶修懒洋洋地说道。

“你!”这人豁然站了起来,眼中蕴着清晰可见的怒气,“叶秋,辱骂联盟工作人员,你知道是什么罪名吗?”

“辱骂?我明明是在陈述事实啊。”叶修一脸疑惑的神情,似乎真的感到不解,“很少有人在联盟待了七年一点进步都没有吧?你看你,实力未进寸毫,没有任何研究成果,在职七年职位毫无变动,总部居然能留你在研发区待到现在,我才觉得奇怪呢。”

接收到对面发狠的目光,他却完全不为所动,只侧了下身子,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又抖出了一根烟。他捏着那根烟笑了一下,抬眼道:“还有,刚刚你们好像才说过‘战队内部享有完全的优先自主权’,怎么,联盟法这就不记得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研发区的主事徐岑暗暗扯住了那个盛怒的研发区人员,冷眼看着他问道。

“听不出来?我的意思就是,雇佣我,这是轮回的事,不是你们联盟总部的事,我怎么插手,和你们好像无关吧?这么爱多管闲事,不如回总部帮我催催,我退役前的最后一笔工资什么时候发?”

“哦?你这话的意思是说……若有违反联盟规定的事,都是轮回所为,与你无关咯?”

“嗤。”叶修望着他笑意盈盈的眼睛,像是觉得十分可笑似的,不屑地冷笑了一声。他一时没有答话,而是微微低下头去点了烟,吸了一口,这才抬眼看着他说道,“我可没这么说。在座的都不是傻子,你们总部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大家都心照不宣,你也没什么必要在这儿跟我玩文字游戏。无论如何,罪名甩不到我头上的,我只负责我该做的事。而你们,要想得到什么,就得付出同等的代价,别妄图给别人加戏。”

总部想从轮回这里分权,却又不得不因为如今的联盟第一人周泽楷而小心谨慎——毕竟周泽楷不像当初的叶修。而他们要是能把这定罪的锅甩给叶修,不说别的,最起码面上要名正言顺许多。

叶修这话说得着实不好听,只差指着鼻子说总部对轮回有企图还想用自己背锅了。对面总部的人脸上大都有了些怒气,只有跟叶修说话的徐岑要冷静许多,唇角仍然挂着和煦的微笑,说道:“叶秋,你一贯这么牙尖嘴利,我说不过你,就不说了。”

叶修看着他,示意他有话继续。

“看到你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不得不说我还是很惋惜的。昔日斗神,联盟第一人,沦落到给其他战队打工的地步,真是令人叹息啊。”

“好说好说,还不是你们联盟太抠,都不考虑下给退役人员发放退休工资什么的。”叶修对他话里的暗讽无动于衷。

“退休工资…?”徐岑人低低地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突然古怪了起来。叶修掐了烟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怜悯又畅快的神色。

“其实我们这次来,还是带着任务来的。你所提议的退休工资当然可以实现,不过……那要在确认你忘记真相之后了。”

叶修蓦然绷紧了浑身的肌肉,眼神顷刻锐利。

“我本来想着,是不是其实没这个必要,毕竟你已经够可怜的了。不过现在看来,你公然违抗联盟规定,退役了还是这么桀骜不驯,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同情的对象。”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支记忆断层剂,甩到叶修面前。

“喝了它吧,叶秋。”

评论(3)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