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14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14

塑料试管里,微微发蓝的试剂折射着诡异的灯光。叶修望着那支记忆断层剂还没说话,那边的周泽楷却按捺不住地站了起来。

一贯沉默寡言的人突然有这么大的动作着实让人意外,江波涛有些惊诧地看着他,轮回老板则微微皱起了眉。周泽楷看了一眼那支试剂,转头问道:“总部决策?”

“是,周队长。”

虽然对轮回的不善几乎快要摆在台面上了,徐岑仍然笑着对周泽楷回答道。

年轻的枪王神色凝重,似乎要开口说些什么。叶修远远地盯着他,在他开口前成功地制止了他:“小周,知道你尊重前辈,但现在是我的事,和你没关系。坐下,别插嘴。”

周泽楷抿了抿唇,望过去时对上叶修的眼睛,冰冷的,毫无笑意的一双眼睛。他默默地坐了下去,一旁的江波涛递过来一个疑惑的眼神,周泽楷只微微摇了摇头,眼神仍牢牢锁定在叶修身上。

叶修没去拿那支试剂,只冲着徐岑微微扬起下巴:“我不喝,你收起来吧。”

徐岑的神色似乎有些惊诧:“叶秋,难道你到现在还以为,这件事是你可以决定的吗?”

他的尾音微微挑高,似乎真是单纯疑惑的样子,叶修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当然能决定,退役人员有权决定自己是否忘记真相,这是写在联盟法里的。”

“不愧是当初的联盟第一人,退役了这么久还记得联盟法。”徐岑点点头,说,“可惜你忘了,那是有前提的——‘在未违反联盟规定的情况下’。”

“哦?我违反什么规定了?”

“退役人员不许插手联盟事务,可你看看你现在。”

“这是轮回的事。”

“轮回是一支战队,战队也是联盟的一部分。”

徐岑镇定自若地说。事实上退役的人大都不会选择喝下记忆断层剂,而得知真相却无法作为显然不是这群战斗成习惯了的Alpha们会做的事,所以暗中帮忙、被雇佣参与战斗已经是整个联盟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但那条法规仍然存在,目的就是为了制约联盟觉得无法掌控的人。

——比如此刻让他们感到不安的叶修。

叶修没再说话,点点头,靠在沙发边上被遗忘许久的千机伞被他一把抓了起来,冰冷的金属伞面反射着亮白的灯光。修长的手指扣着伞柄轻轻一拧,伞面散成八块向前滑去,组成了一杆锐利的战矛。

“叶秋,你这是要干什么?”

眼睛微眯,无数念头在心中闪过,徐岑很快想到一种可能,他几乎是有些兴奋地开口道。

那双眼中的情绪丝毫不加掩饰,叶修几乎是一眼就洞悉了他的想法。他拎着战矛无所谓地一笑,开口道:“我……”

“前辈!”将将吐出一个字,另一端的周泽楷猛然站了起来,抬高声音截断了叶修的话。

叶修一愣,转头看去,周泽楷却没再看他,反而冲着徐岑道:“前辈到底违反了什么?”

“私自插手联盟事务。”徐岑微微一笑,说道,“周队长,你应该不会不知道这个罪名吧?”

周泽楷当然知道,正因为知道,他才无比厌恶眼前的徐岑一脸虚假的微笑。这所谓“罪名”,属于平日里大家都默契地忽略过去的范畴,但细究起来却十分严重。他不知道叶修得罪了谁,但目前的情况显然就是,总部要出手把叶修的后路全部断绝。

思及此处,他的神色又凝重了几分,最后一脸严肃地开口:“不是插手。”

“哦?”徐岑意外道,“那周队长能否解释一下,叶秋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会和你一起,从轮回的封锁区回来呢?”

“那是因为,是我请前辈来的。”周泽楷说,“我自认实力不够,为了防止意外,所以特意请叶秋前辈来帮忙。”

他从没在联盟的人面前说过这么长的句子,但此刻这显然已经不是重点。周泽楷这句话实在让人意外,相当于把叶修插手轮回事务这件事变成了请已退役的前辈帮忙,从涉及联盟法规的事彻底变成了轮回,甚至是周泽楷个人的私事。

这句话听上去并无不妥,只是有个很大的漏洞。

“周队长。”徐岑忍不住说道,“你说你实力不够?‘联盟第一人’、全荣耀最优秀的Alpha居然会‘自认实力不够’,这也太不切实际了点吧?”

涉及到叶修的事,周泽楷连语言组织能力也强了许多:“虽然盛名在身,但我年纪尚轻,怕不能担起重任,而这次事件事关S市群众,必须慎重对待,所以我才私人邀请了叶秋前辈帮忙。”

他又把事情重复了一遍,这次还额外加上了“私人邀请”四个字。徐岑无话可说,只好勉强地笑了笑:“想不到周队长现在的话倒是不少呢……”

联盟定给叶修的罪名虽然严重,却非常好推翻。本身只需要一个人出来,作证把“插手”定义为邀请帮忙,那就属于战队成员自己的事务,与联盟无关——而对于这方面的界限规定,联盟的法律十分模糊。

问题只需要,有一个这样的人。

为自身荣耀而战,为战队荣耀而战,但联盟人员接受的教育理念里绝没有为他人而战一条。像周泽楷这样站出来也并非是不担责的,如果以后叶修做出任何有损联盟利益的事,只要与这次有一点联系,那周泽楷甚至整个轮回也都撇不清关系。

从进入联盟以来,或者更早的时候,叶修都是一个人承担着一切,无论是秘密还是责任,都没有分享的人。他本来认为这无关紧要。

但是现在——

叶修有些愣怔地望着周泽楷,枪王把眼神转向他,那双清澈的瞳孔里弥漫出层层叠叠的、全然温柔的光芒。

叶修猛然回过神,手指轻轻一磕,战矛重新化作千机伞。他提着那把伞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会客厅。

细微暖流点滴涌至心头,从喉管漫出的一点滚烫抵在舌尖。

——周泽楷。

 

“泽楷,我对你一向给予最大限度的信任。”轮回老板望着眼前的周泽楷,“但是今天的事,我觉得我得听听你的解释。”

叶修一言不发地走掉之后,轮回的人和总部的人不欢而散。总部的人走时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只除了那个全程没说过一句话的实践区副区长,他离开时还奇怪地看了周泽楷一眼。

江波涛去处理事宜,安排总部来人的住处,老板则特意叫来了周泽楷。

“对于叶修被这样处理的下场,我也十分惋惜。但这并不代表,我就允许你把轮回牵扯进去。”老板冷眼看着他,“不要说这是你个人的事,你是轮回的队长,你的任何行为都是和轮回不可分割的。”

周泽楷抿了抿唇,脑海中快速闪过今天总部那些人的言行,他不谈叶修,反而开口道:“您觉得,轮回现在对于总部来说算什么?”

老板一时怔住。

不是没有意识到,只是下意识不愿意去承认。分权越来越多的轮回已经逐渐成为了总部的绊脚石,而非并肩作战的伙伴。距离先级变革和护卫战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年,鬼怪出没的频率日益降低,众多战队的存在对总部来说,反而成为了集权的负担。可通过战绩判定分管权力是二十年前定下的章程,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契机修改甚至推翻。

这样一边想着,老板不知不觉地就跟周泽楷说了起来:“现在的情况日益平稳起来,战队的存在已经是非必要的了。总部盘踞在F市一角,显然无法安于现状,所以要收权——今天也能看出来了,看来是打算拿轮回开刀了。”

他叹了口气,枪打出头鸟,因为周泽楷这个最耀眼的存在,轮回理所当然成为联盟首要的制衡目标。

“刚刚那就是暗示了吧……”他说着,突然反应了过来,“可这和你帮叶修有什么关系?相反地,这种时候我们才应该不要惹出额外的事端吧?”

他看着面前站得笔直的周泽楷,微微眯起了眼睛:“之前请他来也是你的提议……你和叶修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明亮的灯光和那格外锐利的目光下,周泽楷险些觉得自己的心思无所遁形。所幸在大众的认知里,两个Alpha是无法发生什么情感上的纠葛的。他的心思绕过百转千回,一个自H市起就有的念头在脑中不断地被清晰放大,他抿了抿嘴唇,尽量压抑住内心汹涌的情感,严肃道:“我想说服叶修前辈——”

“加入轮回。”

 

“进来吧,门没锁。”

听到敲门声,叶修手里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抬高了声音道。

“嗑哒”,门锁被轻轻拧开的声音,然后是落在地面上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他顿了几秒,转过身去,正好对上一步之外林学路的目光:“我就知道你得来这一趟。”

“没办法啊,责任所在。”

“你今天全程可一句话都没说呢。”叶修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摸出了烟盒。自己咬着一支烟,还递了支给对方。

林学路没接,摇头道:“我早戒了,还想在联盟多待几年呢。”说着他望着叶修点烟的样子笑了,“你们聊得热火朝天,我插不上话呀。”

“你管那叫聊得热火朝天啊?”叶修斜了他一眼,摘了烟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我可差点就被灌了记忆断层剂抬下去了。”

“最后不是有惊无险嘛,有人救你啊。”林学路打量着在自己面前吞云吐雾一脸惬意的叶修,感叹道,“说实话我挺意外的,没想到再见到你,居然是在轮回。”

“世事无常,也许下次我见到你是在路过流浪救助站的时候也说不定呢。”叶修说,然后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装什么呢,不是因为我在这里才特意派你来的?”

寒暄就此结束,对方满脸笑意骤然一收,说道:“原来你猜到了。”

“这还能猜不到么?派你来,目的还不够明显?”

“是挺明显的。”林学路点点头,左右看了一圈,很自觉地扯了把椅子过来坐下,看着叶修道,“如果不是看重我和你这么多年的交情,总部也不至于派我来轮回。要知道,我本来就是从这里出去的啊。”

叶修叼着烟微微一怔:“对……八年前的事,你不说我都忘了。”他把烟灰掸落在一旁桌面上的烟灰缸里,忍不住冷嘲道,“交情有什么用,难道我和你的交情就能让我乖乖地把那玩意儿喝下去了?”

“叶秋。”对方一下坐直了身子,神情也变得异常严肃,“我不和你绕边儿闲扯了,时间不多,我直说了。”

叶修按灭了烟头,用眼神示意他继续。

“给你记忆断层剂,这只是一种威慑手段,总部也知道你不会乖乖喝下去的。”林学路说着,“更重要的事,是判断你的心思。”

“我的心思?”

“你表现得够明显的了吧?从佣兵团那里接单,千里迢迢赶来轮回帮忙,还有你手里那把看上去很奇怪的自制银武。”他轻轻点了一下叶修身边的千机伞,“叶秋,总部的人已经猜到了——你不甘心就这么退役,还想要重回联盟对吧?”

叶修去拿烟盒的手轻轻顿住,转而扶住自己的额头,叹息道:“果然还是没法遮掩过去……也是没办法的事,想要银武进阶的材料,就没法悄无声息隐姓埋名。”他想到当初被周泽楷发现之后自己威胁他的事情,不由觉得当初的想法有些幼稚得可笑,就算周泽楷不说,这么明显的事联盟的人又怎么会发现不了呢?他抖了支烟出来在手里轻轻把玩着,朝林学路道,“就算我要回去,那又能怎么样呢?”

“你别跟我装傻。”林学路说,“联盟从没开过这样的先例,已经退役的人就相当于脱离了与战队相关的一切事宜,再回去又算什么呢?况且嘉世也绝对不会同意的。你在嘉世当了十年队长,知道多少东西?嘉世的老板会放任你成为他的竞争者吗?”

“看来总部已经和嘉世达成共识了啊。”

话里隐藏的信息被察觉到,林学路也索性不再隐瞒,直白地说:“没错,他们都不想你回去,所以这次我们过来,除了轮回的事,还有另一项重要的目的——查清你的目的,如果可能的话,阻止你。”

“已经退役的老前辈居然能和当下最优秀的一支战队相提并论,我真是十分荣幸啊。”叶修说。

林学路对这话里的嘲讽视而不见,只继续说道:“叶秋,总部派我来的目的就是从你这里探听消息,我不会瞒你。而如果你要告诉我什么,我也不会向总部回禀——但其他人能从你今天的言行里看出什么,会禀报什么,那就是我就没法改变的事了。”

叶修点了点头表示了解,林学路接着说:“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打算做什么——具体的?”

“我打算自建一支战队,重归荣耀。”

叶修手指轻轻抚着千机伞伞面,低声说。

林学路猛然怔住,像是十分意外的样子。他盯着叶修坚定的眼睛,好半晌才道:“……这倒是我没想到的。”

“你想到的是什么?”叶修问。

“我还以为——”林学路顿了顿,说道,“你会选择加入轮回。”

修长的食指在伞面上顿住,叶修忍不住抬头问道:“为什么会这么想?我和轮回只是雇佣关系,好像并没有卖给他们吧?”

他那副带着疑惑的神情,似乎真的是全然不解的模样。林学路抿了抿唇,放低了声音道:“我想我应该没有看错……难道轮回的那位枪王,居然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吗?”

评论(5)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