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15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15

本来还懒散地靠着椅子的叶修听完这句话之后瞬间坐直了身体,浑身肌肉紧绷,眼神锐利地看向林学路。

居然被察觉到了。

这念头像是一股并不十分微弱的电流,顷刻间流过他全身。在微微酸软和片刻的失神之后,为了掩饰失态他低下头去点烟。吸了好几大口,他才渐渐冷静下来,看着面前的林学路,找回了平静的声音:“你觉得该有什么关系?”

“我本来还不太肯定,但是看到你刚才的反应,我觉得我可以确定了。”林学路说,“我好歹是结了婚的人,在这种事情上又天生比较敏锐,从他看你的眼神里我还是能看出点儿什么的。”

“看出点儿什么了?”叶修问。

“已经不太想去掩饰的尊重和爱慕。讲道理,你们俩都是Alpha吧?这信息素怎么就凑到一块儿去了?”

叶修耸耸肩,完全放松了下来:“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啧啧啧,这就承认了,不打算辩驳一下?”

“不打算啊,本来就是事实。”

叶修靠在椅背上懒洋洋地说着。林学路打量了他几眼,顿了顿,说道:“既然如此,你不考虑加入轮回吗?那样回来联盟绝对要比你自己一个人打拼要容易得多吧?”

“加入轮回?别逗了,我……”

没等他说完林学路就打断了他,接着说道:“我没开玩笑,是很认真地在跟你说。于公,我似乎该阻止你目前的一切行为,但于私我却很希望你的愿望能实现。重归荣耀对你来说是好事,但一个人走的话这条路也太艰难了。喜欢你的人就在这支战队,其实能提供更大的便利吧。再说了——”

他的语气停顿住,叶修夹着烟,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再说了,你不是已经习惯了这种喜欢的存在了吗?”

 

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相应的努力,这是叶修长久以来一直秉持的观念。为了他所一直追寻的荣耀,他必须保持常年不间断的训练;因为不愿意在政治方面妥协,就要承受被驱逐出嘉世的代价;而现在要重返联盟,必须得承担过重的疲累和压力,还有随时可能到来的危机。

习惯了这样的规则之后,周泽楷就成了唯一存在的意外。

细想起来,从一个多月前在H市见面起,他和周泽楷之间从来都处于对方在持续不断地付出,而且并不奢求他给予回报的状态中。大约是因为对方总是少言寡语,加上细枝末节处显露的一点亲昵感,他竟然没觉得有任何不妥,反而在日复一日地相处中越发亲近对方。察觉到这种不妙的情况之后他立刻选择了疏远,然后就是几天后那场突如其来的表白。

他非常清楚地知道那是认真的,一向沉默寡言的人努力用繁琐又细致的语言反复地念叨着喜欢,总不会是在开玩笑。而对方之前那些示好又不求回报的行为,也就有了完全合理的解释。

——可他不知道如何回应。

下意识地说出刻薄又嘲讽的对话试图逼周泽楷放弃,谁料随之而来的就是总部来人的消息,矛盾点一下子被缓和。之后周泽楷也好像全然不在意那些言辞,在依旧诚挚的相待之中甚至出面救了他。

叶修头一回感到如此不知所措。在他活了二十多年,认定的所有依靠同等的付出就能获得回报的事项里,不包括任何有关感情的层面。

周泽楷好像把本来心无旁骛走在前行之路上的他一下子拽到了红尘烟火之中,那之后却又不再祈求他回报什么。

更糟糕的是,这感觉好像……不差。

 

林学路走后,叶修躺在床上想着周泽楷的事,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从纷乱碎片化的梦境中醒过来后,拥着被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紧接着就听到了敲门声。

他晃了晃脑袋,披上外套去开门,门外是一如既往站得笔直的周泽楷,手上还端着一杯牛奶。

叶修侧了侧身,让他进来。在经历了“前辈还好吗”“挺好的”“我打扰您了吗”“没有,我已经醒了”的寒暄对话之后,周泽楷抿了抿唇,把手里的牛奶递给他:“前辈中午没下去吃饭……我拿了点喝的给您。”

叶修有点惊讶,伸手去摸手机:“这都下午了?我居然睡了这么久?”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正值下午一点半。

“您太累了。”周泽楷说,“应该多休息。”

那双眼睛还是那样,清澈又明亮,望着他时泛出水波般的温柔来。叶修不自在地避开周泽楷的目光,接过牛奶一饮而尽。这下反而觉得更饿了,他起身去身后的抽屉里翻营养剂。

随便拿出一支水果味的灌下去,那股化学香料的味道让他皱起了眉毛。这时候,叶修听见周泽楷在他身后说:“上午我来过,看到……总部的人来找您了吗?”

那声音里带着三分迟疑和担忧,叶修怔了怔,随即意识到他说的是林学路,于是道:“哦,那是个老朋友,来找我叙旧的。”

周泽楷“啊”了一声,放下心的样子,又忍不住问道:“有说什么吗?”

他不知道这个问题叶修是否会觉得冒昧,但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实在是很担忧他的安全。

如果彻底不顾情面,联盟要对付一个已经退役的人,简直算得上轻而易举。

“说——总部已经猜到我打算回去了,派他们过来就是确认一下,然后看看能不能阻止我的。”

叶修倒是毫无保留。在不知不觉的亲昵和日渐加深的信任里,他已经可以十分自然地跟周泽楷分享这种最初被当作秘密严苛守着的消息。眼前的枪王英俊的脸上浮现出明显的忧色,似乎要说些什么,叶修赶在他之前开了口:“其实没什么。既然瞒不过,就顺其自然吧,只要做好战斗的准备就好了。”

他隐隐猜到联盟会做什么——把他带回总部,被强制灌下记忆断层剂,此后斗神就和联盟的一切没什么关系了,对于真相和过去也无从洞悉。他只能反抗,可那样的话就站在了联盟的对立面,重归荣耀更是遥遥无期。

这从一开始就是个死局,但叶修别无选择。他既不能与嘉世的政治面妥协,亦无法放任自己就此脱离战斗,放弃关于己身的一切荣耀。

他皱起眉头,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周泽楷能感受到身边的人身上散发出的沉郁的气氛,他伸出手去轻轻搭在叶修手背上,冰凉的温度在皮肤相接间无声地传递。

好凉。

周泽楷心底快速闪过这样的念头,紧接着说道:“前辈不用担心。”

叶修看了他一眼,他不由自主表露出的焦躁在枪王的眼睛里一览无余,周泽楷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安抚和承诺:“不管发生什么,面对的都不会只是您一人。”

叶修怔了怔。手背上叠着周泽楷的手,相触的手心有轻微磨出的茧子,他有些分神地想,身为联盟第一人果然名副其实,平时训练都很刻苦吧。在那片温热的触感更用力地抓住了他的手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周泽楷刚才说了什么。

微微侧过头去就能看到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里认真的神色,还带着丁点期待。叶修抽出手去摸烟盒,目光从周泽楷脸上移开。他咬着烟凑近火,有些含糊不清地说:“虽然用戎马半生形容太过夸张,但我好歹也在联盟待了十年……没什么可怕的。”

他猛吸了一大口烟,感受胸腔被烟草和薄荷叠加的味道充斥后带来的一瞬间的刺激,有些不自在地低声补充了一句:“你也不用担心。”

这句话在些微的含糊中泛出点微微旖旎的色彩,周泽楷瞅着他,一双眼睛几乎在发光,目光一秒都舍不得移开。想劝叶修加入轮回的说辞在舌尖滚了几下,又重新咽了回去。他私心想着,再晚点说吧——

他一点也不舍得破坏这融洽又暧昧的气氛。

 

下午提前吃了晚饭,叶修和周泽楷打算早些赶回封锁区,却在走到轮回大门口的时候被人拦了下来。

刘致远伸出一只手,笑眯眯地说:“叶秋,你还是乖乖回去吧。你的行为性质待定,联盟还需要对你进行几天观察。”

“哦?这么说你们打算替我去解决封锁区的问题了?”叶修微微眯起了眼睛。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江副队长已经去了,如果应付不了的话,护卫队也会去帮忙。”刘致远说着,目光转向叶修身边站着的周泽楷,“周队长也留下吧,毕竟是你邀请叶秋来的,有些问题还需要你的核实。”

周泽楷冰冷的眼神扫过去,几乎带了点杀气。刘致远面上仍在微笑,暗地里却不受控制地僵硬了身子。叶修那带着丝慵懒笑意的目光,更是让他如芒在背。斗神和枪王的武器还都在身上,他生怕他们一时冲动真的对他做点儿什么——两位联盟第一人,他只能等死吧。

叶修没出手,只是点点头:“我知道了。”他提起千机伞反压在肩头,另一只手向周泽楷勾了勾,“回去了小周。”

周泽楷冷冷的目光在刘致远身上停了几秒,然后转过身,默不作声地跟着叶修回去了。

 

在近乎被软禁的情况下,叶修在轮回待了两天,这期间周泽楷送来了又一部分的材料,叶修熬夜把千机伞全面升级到了第六形态。这总算是个好消息,他盯着桌面上闪着寒光的银伞微微一笑,却不知怎么的想起了周泽楷。

因着他的关系周泽楷也被拘在了轮回,但显然没有什么抱怨的意思,除了来送材料之外,还来找过他几次,三餐也是一起吃的。在一起时会谈些不痛不痒的话题,而叶修却从周泽楷的语气和遣词用句中察觉到了他欲言又止的意图。

这实在是件很奇妙的事。在联盟这些年,对于这位轮回队长的印象一直是沉默寡言,却在短短一个多月内被迅速推翻——对方虽然话少,在他面前时却能进行趋于正常人的谈话,甚至会说出那样打动人心的情话。

而像是作为对这种特殊对待的回应,在叶修的前半生里,也只有周泽楷的一切能唤醒他格外敏锐的直觉。周泽楷的眼神变化、语气措辞,以及说话时微小的动作,都似乎在他心里产生了奇妙的反应,让他能准确地推测出,那话里未尽的意思究竟是什么。

所以在周泽楷关于天气和心情的日常问候里,他真正想说的话还没有出口。

思及此处,叶修拎起升级好的千机伞,径直去了周泽楷房间。

周泽楷正在给一盆小小的绿植浇水,见到叶修进来似乎有点意外,尔后目光落在他手上锋芒更锐的千机伞上:“第六形态升级成功了吗?”

“嗯。”叶修点点头,提起千机伞凑近给他看了一眼,“材料正好够用,现在是完全第六形态。”

周泽楷说:“那就好,之后我会再想办法帮前辈找第七形态的材料。”

“那个不急。”

叶修摇头,立即意识到谈话又要往着擦边球的方向发展了,他看着周泽楷那双清凌凌的眼睛,开门见山道:“小周,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讲?”

周泽楷站得笔挺的身子似乎僵硬了一下,他迎着叶修探究的目光,把手里的水壶放在了桌面上,然后轻声道:“您发现了吗?”

“你表现得那么明显,我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其实一点都不明显,但叶修对于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件事表现得十分坦然,“是什么难以启齿的问题吗?讲道理,小周,我连你的表白都听过了——”说到这里他十分突兀地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周泽楷的神情才接着说道,“我不觉得有什么事能让你迟疑成这个样子,也不觉得你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所以——说吧,究竟是什么事?”

年轻的枪王就站在他面前,隔着半尺之遥,目光相接。周泽楷像是下定了决心,开口前还换上了一副认真又严肃的神情。

“我想邀请前辈,加入轮回。”


评论(10)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