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23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23

两个人在无声的沉默里对峙了很久,像是在博弈。最终是周泽楷先败下阵来。他在叶修冷冰冰的目光里放弃了抵抗,选择束手就擒。

“前辈想怎么样……都可以。”

他有些困难地吐出一句,然后闭了闭眼睛。眼前有片刻黑暗闪过,他似乎看到了从前那个还能对着他微笑的叶修。

“我什么都不想。”

叶修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被标记和高烧初愈而导致的困倦又渐渐侵袭上来,他微微低下头咬着嘴唇,用一点尖锐的刺痛强行使自己清醒。千机伞仍然安静地躺在床边的地毯上,银绿色的伞尖亦来自于周泽楷给他的材料。

在不知不觉里,对方已经悄无声息地渗入了他生活的每个角落,甚至他外套里现在揣着的那包烟,也来自枪王的赠予。除材料之外的其他都只是小事,但那却意味着他的生活已经和周泽楷密不可分。

而他在前晚之前,甚至在考虑着,加入轮回。

从心底深处升腾上来的恐慌感让他浑身发冷,叶修抬眼看着周泽楷,枪王就站在一步之遥,望着他的目光中透出明晃晃的沉痛。心中极致的愤怒竟然就在他安静的眼神下散去了不少,叶修闭了闭眼睛,在昏昏沉沉的隐痛里想要逃离。

“周泽楷。”他一字一顿地开了口,这名字抵在舌尖,像是某个无法言说的秘密,“过去的事,我希望你全部忘掉;记着也可以,但是希望你不要提起——至少,在我面前。”

周泽楷缄默了片刻,在叶修刻意放冷的视线下狼狈地偏转了头。他知道这种境况下说什么都是徒劳,可仍然没法就这么放弃,几番犹豫下还是开了口:“前辈以后……”

“以后,我不希望我们之间还有任何瓜葛。”

周泽楷觉得自己似乎正站在风声猎猎的悬崖边上,而他最后的攀附物被叶修这一句话猛地抽离。骤然下落的失重和惶恐里,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把那句“不”和着血液一并吞下,空气里极轻的一句“都听您的”打了个转,飘散在不知名的虚无里。

他的喜欢无疾而终,可至少还想保留些许微不足道的尊严。

 

江波涛终于在这日清晨等来了失踪两日的周泽楷和叶修,见到这两个人逆着日光从轮回大门走进来时,正准备上楼的他愣了一下,转头几乎是小跑了过去。

“队长!叶……前辈,你们这两天去哪里了?!”

两天里他只收到过周泽楷一条寥寥数字询问S市情况的微信,得到回答后对方就没有再回复。江波涛满心疑问。对叶修的称呼在看到他冷冰冰眼神的那一刻顿了顿,出口时带上了三分迟疑。江波涛对上叶修锋利如刀的目光,莫名觉得有些颤栗。

周泽楷转头默默地看了一眼叶修,对方对他的眼神视而不见,显然是没有回答的打算。周泽楷抿了下嘴唇,沙哑着嗓音说:“有事。”

这不清不楚的两个字显然没办法解释江波涛心里的疑惑,不过这两天S市事态渐渐平息,即使他们俩不在也没发生什么意外,况且……

江波涛看了看,不太确定叶修和周泽楷之间那诡异的气氛究竟是什么,他唯一能清晰感受到的,就是叶修身上骤然变得锐利冰冷的气质。

与之前那个慵懒温和的他截然不同,简直像一柄锋芒毕露的长剑。

叶修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露出个敷衍的微笑:“和你们队长有点事,这两天裂缝没出什么乱子吧?”

他声音里的疲惫和沙哑不加掩饰,像是大病初愈。江波涛在心里打了三个重重的问号,忍着疑惑说道:“我正要去会议室汇报这件事,队长和叶前辈不如一起?”

叶修点了点头,没说话,用眼神示意他带路。周泽楷默默地跟上了江波涛的步伐,叶修落后他三步,望着枪王修长挺拔的背影神情莫测。

 

“自从两天前陵江区出现了极高形态的青噬鬼并被队长和叶修前辈顺利解决之后,各个封锁区的裂缝中鬼怪出现的频率大大减少,等级也开始降低。而且今天凌晨得到的消息,松星区的裂缝面积已经开始减小。”

江波涛说完,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文件夹,又补充了一句:“原因不明。”

轮回老板挑了挑眉,一言不发。他的目光滑过周泽楷明显带着心事的表情,停在了叶修身上:“不知道我能不能听听叶队长的想法?”

叶修微微一怔,面对眼前这人带着笑意却似乎别有深意的眼睛微微吸了口气,站起来微笑道:“什么叶队长,我现在就是个普通公民而已。”

“我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这事儿挺简单的,无非就是最大的那只鬼怪死了,领头的没人了,零兵散将的也不敢再出来。可屈于无法违抗的更高阶命令,只能推些炮灰出来挡枪。裂缝没有高阶鬼怪的能量支撑,当然会减小——当然,只是我个人的猜测。”

他补充了一句,可前面那些十分自然就出口的显然不像是推测。轮回的老板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赞许地点了点头:“不愧是联盟第一人。”

“难当盛名。”

叶修客气地摇了摇头,接着笑道:“那这次S市的事情也算解决了吧?等事情再平复一些,我也该告辞了。”

“没问题,酬劳也会按时付给你。”轮回老板也笑着说,“还要多谢叶先生的帮忙了。”

“哪里的话。”

寒暄客套了两句,叶修突然偏过头咳嗽起来。还未完全褪去的低烧卷土重来,昏沉的感觉渐渐清晰。叶修咬了咬舌尖,对身侧周泽楷默默推过来的一瓶水视而不见。他站起来,手不露声色地用力撑着桌面,在逐渐模糊的视线里礼貌地微笑道:“身体有些不适,就先告辞了。”

他能感受到落在身上的各种意味不明的目光,轮回老板的评估,江波涛的疑虑,还有周泽楷……那目光太过沉重和复杂,他几乎承担不起。

叶修转过身,微垂着头向门外走去。

 

接下来的几天,S市的裂缝愈发消减,出现的鬼怪更是属于经历过实战的训练营少年们也能轻松解决的形态等级。叶修没接到什么援助请求,大多数时间都待在房间里休息。

被初次标记的Omega在之后的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保持着极为脆弱敏感的身体特质,并伴随着时不时轻微的发情症状。加之叶修年龄偏大,长时间使用加速剂,又是受伤昏迷的身体,他的症状比一般的Omega都来得剧烈。除了更频繁的短促发情之外,每一次都伴随无法忽视的尖锐疼痛。

他明白那是加速剂累积带来的副作用,也可以在经年累月的习惯中忍耐身体上的任何痛感。真正令他惶恐的,是每一次意识恍惚时都会出现在他心里的,周泽楷的脸。

幻觉里似乎仍有Alpha身上厚重的信息素缭绕在他鼻息之间,灼热的气息、身体的温度、亲吻的力度,这些更像是印记铭刻在他记忆里,只要一点刺激就能全然勾起回忆。

叶修靠着椅背,剧烈地喘息着。他失焦的双眼无神地凝视着天花板,手仍然在无法克制地轻微颤抖。某些时刻,他甚至觉得自己仍然在那个意乱情迷天翻地覆的晚上,无路可逃地接受着Alpha的强行标记。那些拥抱亲吻和侵占分明来自少言寡语的枪王,于一个寒冷的冬雨夜,他却觉得像是皮肉上附着了一整个夏天聚集的阳光,连灵魂都跟着滚烫了起来。

叶修觉得大事不妙,但绮丽的比喻处于涣散的神思中,显然不是那么容易收回的。不知多久之后他从发情期中渐渐平复下来,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Omega的身体限制了Alpha的灵魂。

突然有敲门声响起,叶修猛然睁开眼,问道:“谁?”

沙哑的声音还带着未完全散去的一丝旖旎,叶修定了定神,站起身去开门。

门外站着周泽楷。

方才还在幻视里见过的人居然真切地出现在眼前,叶修冷笑了一声,面无表情道:“有事?”

周泽楷默默地看着他。自那天早上在会议室分别后,他已经三天没看到叶修了。叶修甚至刻意避开了三餐的时间,为的大概就是避免见到他。

空泛的钝痛在心头无限扩大,周泽楷垂下眼睫,低声说:“前辈……还好吗?”

叶修湿漉漉的眼睛正望着他,被泪水洗过的眼珠格外澄澈,周泽楷无可避免地回忆起了一些过于绮丽的画面,却又很快强行压了下去。

“没事就走吧,希望你还记得你那天早晨答应过的事。”

叶修说着就要关门,周泽楷连忙抬手制止了他的动作。他把手中提着的一个纸袋递到叶修面前,轻声道:“这是剩下的材料。”

叶修的动作顿住,目光落在那个淡黄色的纸袋上,神色复杂难辨。他想起了自己答应周泽楷时为他慷慨的报酬而产生的雀跃,甚至压下了心头隐约的猜测和疑惑。只是未曾想,这一趟所付出的代价,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所以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自作自受?

他低笑了一声,不知道是在嘲讽周泽楷还是在自嘲。叶修从周泽楷手上接过沉甸甸的纸袋,说了句“谢谢”,然后立刻关上了门。

枪王有些无措地站在门外,盯着那扇厚重的门板看了许久,视线仿佛要穿透大门,抵达内里的叶修身上。

 

叶修又在S市待了几日,等到裂缝都消散得差不多了,他挑了个朝阳未升的黎明打算离开。即将走出轮回大门的时候,却从隐隐泛白的天色下看到了周泽楷站得笔挺的身影。

叶修脚步一顿,皱着眉走了过去,他想视而不见,枪王却低声叫住了他:“前辈。”

“什么事。”

“……是要走了吗?”

“对。”

年轻的枪王十分难过地看了他一眼,从昨天得到裂缝的消息时他就猜到了叶修今天要离开。半夜起他就在这里守着,露水湿了半身,总算等来了叶修。

叶修说完之后就擦着他的身侧离开了,因为神情冷酷的缘故,他的侧脸看起来有些凶。周泽楷在叶修走出两步之后突然开口了。

他十分郑重地说:“前辈想要重归荣耀,我会是您永远的后盾。”

叶修猛然站住脚,回过头望着他。枪王一声不响地接受着他的审视,攥紧了衣角。

叶修打量了他片刻,突然笑了。这个微笑极为好看,在微微染着水汽的眼角甚至牵出几分魅惑来,但他的眼睛里却毫无笑意。

“真是感人啊。可是你——却先成了那支矛。”

评论(11)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