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喻黄小甜饼

从早上起床之后,黄少天就十分不开心,情绪一直延续到中午,他皱着脸扒完一碗饭,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少天这是怎么了啊?”宋晓十分八卦地凑上来问。
喻文州扫他一眼:“吃饭,别多话。”
他把昨天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梳理了一遍,完全没找到值得黄少天生气的点,于是十分不解地端了杯饮料进房间找他,问他究竟怎么了。
得到的回答是,你自己做过的事自己清楚。
喻文州一脸???,他又回想了一遍最近一周发生的所有事,依旧没找到重点,于是诚恳地向黄少天请教:“如果是因为我的原因让你不高兴了,你总要告诉我,让我改啊。”
一阵沉默。
“我真的很喜欢你,你不开心了,我也会不高兴,而且是因为我的缘故的话,还会让我觉得十分歉疚。可以跟我说说吗?”
黄少天仍然没说话,只是把头埋进了被子里。
“少天,你不觉得我们需要谈谈吗?”
喻文州没有等到任何反应,叹了口气,把饮料放在了桌子上,轻声说:“今天的菜有点咸,估计你下午会口渴,等会儿把水喝了吧。”
他转身,推门离开了。门锁发出一声轻微的响,黄少天把头从被子里探出来,扫了一圈空荡荡的房间,眼里闪过几分难过。
为什么会生气呢?因为昨天的新闻发布会播出之后,有人突然说喻文州声音苏,并且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的赞同,加之容貌俊朗气质温和,喻文州一夜之间被誉为全民男友。
黄少天早上起床刷了一遍微博,差点气哭,他偷偷摸摸地去百度了“苏”的意思,对这个说法表示肯定的同时,却更加难受了。
他没有办法去向所有人宣布他们的关系,反而得藏着掖着。看着喻文州微博下一溜儿的回复“老公”“喻队娶我嘤嘤嘤”,他又生气又无奈。其实也并不值得这么生气的,只是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肚量其实很小,容不得喻文州被别人分走半点。
索克萨尔属于夜雨声烦,喻文州属于黄少天,无论在荣耀还是在现实,这个人被打上的标签都只能是他的名字。
可这……又只是他的心情。喻文州什么都不知道,他对于他的气愤感到十分茫然,却仍然耐心地找来了,想要了解关于他的一切。情话太过动人,语调格外温柔,声线十分好听,黄少天又开心又难过,可他发现自己生气的理由,分明是难以启齿的。
难道要告诉喻文州,因为你的声音很好听,一夜之间拥有了一大波迷妹,所以我不开心了我嫉妒了吗?
这多幼稚,他不想让喻文州觉得他幼稚得可笑。
他咬着被子滚了两圈,越想越烦躁,难过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猛然坐起来,他决定找点别的事情做,分散一下注意力。
“我靠,黄少天你是不是疯了?”叶修惊恐道,“这么多局了,歇歇吧?”
从一个小时前黄少天找到他说要PK到现在,已经打过十一场了。
“为什么要歇?”
叶修快哭了:“我年纪大了,状态下滑,支撑不了这么长时间高水准的比赛。”
“那好吧,休息半个小时再打。”
黄少天说完,抱着剑站到一边去了。叶修又好奇起来,他凑上去问:“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少啊?这不像你啊?”
“你管那么多干嘛?”
“诶,别这么冷漠嘛。”叶修笑,“关心后辈,是我这种前辈应该做的事嘛。”
“前辈,你看起来状态已经恢复了,来PK吧。”黄少天又点进了竞技场房间。
“喂喂喂,你别太过了啊!到底怎么了?喻文州没陪你?你和他生气了?不会吧,他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好啊。”叶修说。
黄少天一个激灵,一阵凉意从头顶蔓延到脊梁,他嚅嗫了两下嘴唇,小声问:“你都知道什么了?”
“什么?你说你和喻文州吗?不只是我啊,基本全联盟都知道了。”
说实话,一脸懵逼的黄少天想自杀。
“啊,其实我真的很理解的,你看老韩和张新杰,他们不也偷偷摸摸地搞在一起了,只不过老韩这个人啊,就是比较冷酷,所以大家看不太出来。当然了,哥是什么眼力,肯定一眼就出来了。咱们职业选手呢,平时接触的姑娘也少,这么想想这种事还真是稀松平常,我估计小周和孙翔也快了……”
转眼间又听到了联盟这么多的秘辛,黄少天更想自杀了。
他快哭了:“我靠,叶修,你知道的是不是多了点?”
“多吗?”叶修奇怪道,“别的不说,就你和喻文州这么明显,长眼睛的人都该看出来了……”
你和喻文州这么明显。
这么明显。
明显。
黄少天的世界观都要崩塌了,他一直以为自己做得很隐蔽掩藏得很好的事,原来对大家来说都是“这么明显”吗?
“……就连孙翔那个智商线的都看出来了。”
暴击。
黄少天恍恍惚惚地关掉了游戏,躺回床上发呆。
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去找喻文州。今天发生的事委实有点过于跌宕起伏,他需要喻文州亲亲抱抱举高高。
听到敲门声,喻文州把视频暂停,转头道:“请进。”
门打开,进来的是一脸纠结的黄少天,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有残留的几分生气,更多的是茫然。
“怎么了?”喻文州温声道,“少天找我有事?”
他的语调放缓,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因为这个声音的问题生一天气的行为十分傻逼,于是他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喻文州的腰。
“……”喻文州微微一僵,低下头去,正好对上黄少天一双淡褐色的眼睛,正向他看过来,他定了定神,问道,“怎么了?不生我的气了吗?你先把我放开好不好?”
黄少天摇了摇头,手上搂得更紧了,他闷闷地说:“不生你的气了,其实是我的错才对。不想放开。”
问什么就答什么,这样的黄少天格外乖巧讨喜。喻文州眯起眼睛,薄薄的嘴唇勾出一抹笑,他拉着黄少天的手从自己腰上放下来,领着他坐在了床边,这才说:“现在可以跟我讲讲到底是什么事了吗?”
于是黄少天把自己气了大半天的原因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谁知喻文州一脸懵逼:“啊??”
黄少天鼓起嘴巴,委屈道:“你自己上微博看看嘛!”
喻文州依言拿出手机,打开微博,发现自己居然还上了热搜话题。
“……”他点进话题,原来是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之后,有个粉丝过百万的大V突然截了一小段视频,夸他声音好听,苏到不行,人也帅。转发很快破万,他一下子火了起来,最新的几条微博下面都是来表白的少女们。
“就为了这个生气吗?”喻文州哭笑不得,“没必要啊,她们再怎么叫,我也是你的。”
这样的声音说起情话来,果然苏得不行。黄少天扑进他怀里,小声说:“可是我会嫉妒啊。我知道我不该这么小气,也不知道你会不会生气,但我就直说了吧,我特别不开心看到她们这么叫你。什么嘛,老公老公的,能不能矜持点啊!你明明就是我的,你只喜欢我,这些称呼,也只能我来叫!”
“那你……叫叫看?”喻文州倏然一笑,贴近他的耳朵,低声说。
陡然低沉的声音让黄少天骨头一软,呼在耳畔的热气更是让他脸颊绯红。他嚅动了几下嘴唇,磕磕巴巴地说:“什么嘛……我、我是那么不矜持的人吗……”
“你说你来叫的啊。”喻文州无辜地摊了摊手,眼底掠过的笑意怎么看怎么狡猾,“唔,我来看看微博,这个人的ID叫……‘喻文州的女朋友’,噗嗤。”
他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么喜欢我吗?‘老公,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老公了。天呐,之前怎么没发现你的声音这么好听啊!为了更贴近你的生活,我这种从来不玩游戏的人也去下了荣耀……’”
他缓缓地念着回复,声调十分平和,却让黄少天几乎炸毛,立刻打断:“不要念了!别念了!”
喻文州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黄少天咬咬牙,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闭上了眼睛,自暴自弃道:“老公。”
温温软软的一声。
喻文州指尖微微一颤。他用手掌贴上自己的左胸口,那里的跳动分明在疯狂加快。
黄少天仍然闭着眼睛,干脆又多叫了几声:“老公,老公老公老公!你听我叫就好了,不许再去看她们的回复!”
一个携裹着灼热气息的吻落在了他嘴唇上。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喻文州近在咫尺的脸。
被大家说作是貌比明星、与高智商相配的脸。
喻文州贴着他的嘴唇,一点一点地啄吻着,极小幅度地移动。是一个格外绵长,却十分温情脉脉的吻。
从他的嘴唇上离开,却没有太远,呼吸间灼热气息仍在彼此交缠。喻文州嗓音微微喑哑,低声道:“看看评论,再叫别的?”
黄少天被吻得微微失神,只顾得上去看喻文州的眼睛。那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瞳里,仿佛蕴着黎明日出时的第一束光,漫天云霭也遮不住的明亮。瞳孔格外清澈,清晰地倒映出他无焦点的双眼和迷茫的神情。
“……嗯。”
他茫茫然地转头,看向喻文州的手机屏幕,念道:“文州宝贝。”
“少天宝贝。”一个吻落在他额头。
“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
“……我摔倒了,要喻文州亲亲才起来……”
喻文州含着他的嘴唇,是漫长又湿润的一个吻。
“……喻文州,我好喜欢你啊。”
“我也喜欢你。”
仍然是唇贴着唇的动作,舌尖纠缠仿若起舞,交换唾液时发出的啧啧水声格外情色。喻文州伸出手去揽着黄少天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黄少天浑身酥软,眼角无法抑制地渗出泪水,视线一瞬间朦胧。喻文州温柔地用舌尖一点一点舔去他眼角的泪水,注视着那双眼泪洗过的眸子,淡褐色的瞳孔,好像有温柔的光透了出来,带着天色乍明前的一抹暗色,却分明有水光般的透亮。喻文州瞳孔越发地暗了下去,手往领口里更深处探去。
入手一片冰凉细腻的皮肤,那双修长的手带着敲击键盘般的力度揉捏黄少天的胸口。轻微疼痛,换来的是巨大快感。
黄少天哼哼唧唧,口中发出的是绵长不绝的呻吟。在那双手伸进他裤子之前,他终于想起了自己来找喻文州的另一个目的,于是赶紧按住了他的手,努力着想要坐起身子:“等、等等!我还有事跟你说!”
喻文州听话地住了手,看他动作十分艰难还很贴心地帮了他一把,把他扶起来坐好,声音轻柔地问:“还有事?”
“嗯……是叶修!”黄少天说。
喻文州动作一滞,仍然是微笑的,只是眼神微微冷了下来:“叶修,他怎么了?”
“我刚才心情不好,就去找叶修PK,结果他告诉我咱们俩的事全联盟都知道了!!”黄少天激动地说,说着说着焦急地想站起来,“怎么办啊?难道我没有藏得很好吗?他说连孙翔都看出来了啊!!当然,他还说了韩队和张新杰的事,又说了周泽楷和孙翔的事,虽然挺意外的,但这并不能让我放心啊……队长,我们真的表现很明显吗?!”
喻文州的眼神又变得温和了,他静静地注视着黄少天,柔声说:“是很明显。大家都知道了,我也并不意外。”他的声音低沉又温柔,带着某种安定人心的力量,“或者说,我也算是故意的吧。我打算和你走过的,是一生,那让我们的老朋友早一点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
黄少天呆呆地看着他,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
“怎么了?少天好像很意外的样子,原来并没有和我过一辈子的打算吗?”喻文州低笑一声,格外苦涩,“那我只能说抱歉了。是我判断失误,行为过火,结果让大家都知道了。这样吧,下次见面我想办法慢慢圆回来。”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黄少天拼命地摇头,他猛地凑上前,死死地盯着喻文州的眼睛,好像只要一不小心,这人就会从他的视线里跑掉,“队长……队长!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一辈子吗?不是骗我的吗?”
他藏得这样小心翼翼,把所有的不安和恐惧都埋进心脏,谨慎地掩饰着他们的关系。因为他从来都不确定,喻文州究竟会和他在一起多久。他怕被人知道,以后分开了,喻文州会不高兴。
可他竟然告诉他,是一辈子。
巨大的喜悦像浪潮铺天盖地地兜头而下,黄少天眨了眨眼睛,挤掉了两滴汪在眼里的眼泪。他扑上去抱着喻文州,大声说:“队长,亲亲!来吧,我没事了,我们可以继续刚才的事了!”
喻文州轻轻一笑,掩过眼里的繁杂情绪,果真继续了。
我说过,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那是我们和蓝雨。还有一句,是我和你——
少天,我们还有,整个后半生。

评论(11)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