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冯主席的心脏

作为荣耀联盟的主席,冯宪君自认自己见过了不少大世面,风风雨雨经历过太多。
比如,被采访一个小时说话不超过一百个字的周泽楷。
比如,用假名字打了八年比赛又用真名字复出,说话自带嘲讽的叶修。
比如,揪着他的胡子问他“老头你这胡子保养得很不错啊你什么星座”的包荣兴。
他觉得自己的心态十分平和,已经到了一种安然超脱的境界。
所以当他带着微笑推开蓝雨会议室的大门,准备和喻文州商量一件大事的时候,也不会想到有什么意料之外的状况发生。
但是。
被剥得光溜溜的黄少天躺在会议桌上,喻文州一边扯着白衬衣的扣子一边俯下身去一寸一寸亲吻他身体的画面,还是给他带来了灭顶的冲击。
他感到呼吸有点困难,心跳有点加快,抖抖索索地摸出口袋里的救心丸吃了好几颗,才哆嗦着开口道:“你们……要不……先停一停?”
喻文州动作一顿,转过身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黄少天,温和地笑道:“冯主席来了啊?随便坐。”
混账!什么随便坐,我坐哪里啊!你这幅若无其事的样子是什么意思!想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吗!!
冯主席感觉自己的呼吸又开始困难了,心跳倒还好,有刚吃下去的药起了作用。他装作和蔼地问道:“文州啊,你和少天,这是在干什么呢?”
混账啊!赶紧害羞吧紧张吧不好意思吧!看你怎么回答!
黄少天已经紧紧张张地在喻文州身后把衣服穿好了,他的反应和冯宪君想象中的如出一辙。红着脸探出头看了他一眼,又赶快羞涩地把脸藏到喻文州身后去了。
口若悬河的黄少天也说不出话来了!看你们怎么解释!
“做爱啊。”
“不是我说啊,你们年轻人要坦诚……啊?什么?!你说什么?!!”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幻视加幻听了,不然怎么会看到面前的喻文州微微一笑,听到他镇定自若地吐出那三个字呢?
“我和少天刚才在做爱啊,不过被主席打扰了就是了。”喻文州十分平和地说,“主席看来是来找我的,有什么事吗?”
为什么是这么稀松平常的反应啊?!就好像他和黄少天只是在喝茶聊天然后不小心被他打扰了而已?!!
冯主席摸了摸心脏,下意识地回答:“其实是打算下赛季开始给你们战队指挥开放游戏语音权试试看,想来问问你们这几位战术大师的意见。”
喻文州笑了:“我吗?主席是知道的,这样对我来说,是掩盖了我的劣势啊,我当然是同意的。还有别的事吗?”
“啊?……哦,没有了。那我走了。”冯主席有点恍惚地站起来,鬼使神差地加了一句,“你们继续。”
等他出门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之后,很想给自己一耳光。“继续”?继续什么?话说他为什么没有对这样本来应该惊世骇俗的行为发出什么太大的感慨啊?难道是喻文州的平淡冷静已经完全影响到他了吗??
冯主席一脸纠结,没急着走,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
“……我就说明明听到了敲门声,结果你就是不停!这下好了,被主席发现了!完了完了,我以后怎么见人啊?!嘤嘤嘤,主席下次给我颁奖的时候我都不好意思找他聊天了!”
冯主席想,你黄少天要是真的不再找我聊天了,那我可真是因祸得福啊。
“没事的,其实他们之前就知道了。”喻文州平和的声音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
“真的吗?我看主席也挺震惊的样子啊?队长你可不要骗我啊!”
“真的,他没有震惊啊。”喻文州理所当然地说,“你看他后来跟我说话,是不是语气很平静的样子?他早就知道我们的关系了,所以并不意外哦。”
里面沉默了一会儿,可能是黄少天在回想。过了一会儿他说:“好像的确是。”
冯主席气炸了!谁!说!我!早!就!知!道!了!我看上去那么冷静还不是你给我带的吗?真不愧是联盟四大心脏之一,喻文州你的心真脏啊啊啊!
他听不下去了,快步离开了蓝雨的俱乐部。他怕再待下去要被喻文州气得心脏病发。
隔天他飞到了霸图俱乐部。其实并不需要他亲自去的,但是被喻文州和黄少天吓到了,他需要霸道冷硬的韩文清和一丝不苟的张新杰安抚一下。
走进霸图迎面碰上的是宋奇英,十分恭敬地跟他打了招呼:“主席好。您来找队长他们吗?他们就在楼上房间,要我带您过去吗?”
乖巧的小奇英让冯主席十分欣慰,他拒绝了他的好心带领之后,自己一个人上了楼。
然后。
刚到二楼的楼梯间他就听到了一声冰冷低沉的男声,带着微怒的情绪:“不行!我不允许!”
这这这……这是韩文清?
冯主席心头一惊,他下意识地放轻脚步,只探出头去暗中观察。
韩文清把张新杰压在墙上,右手揪着他白衬衫的领口,脸却欺近了他的脸庞,抵着那副金丝眼镜,他冷道:“瞒着我去相亲吗?你这辈子都不要想!”
“韩队,希望你能理智一点。”张新杰虽然被按在墙壁上,却丝毫不失风度,十分平静地说,“我们退役之后都会有各自的未来,结婚生子是人生大事,即使你是我的队长也没办法左右我的选择。”
“去他妈的结婚生子!”韩文清咬牙切齿,盛怒道,“张新杰!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的感情,你真的不了解吗?!”
感情?什么感情?
冯主席捂着胸口,紧张又期待。
“韩队,您一直是我尊敬的队长,也是我最信任的队友……”
“去他的队长和队友吧!张新杰,我喜欢你,我不信你这么久都没感觉到!”
接着是一声巨响,然后是清晰地传入冯主席耳中的啧啧亲吻的水声,还有唇齿交汇间溢出的细碎呻吟声。
冯主席抖抖索索地从口袋里摸出速效救心丸,又吃了几颗。
“张新杰,我不会放手。”
亲完之后的韩文清这样宣布道,然后是逐渐远去的脚步声。
冯主席等啊等,终于等到了一声关门声,他轻手轻脚地后退两步,然后故意踩出了脚步声,走到了张新杰面前,故作不知。
“新杰啊……正好你在这儿,有件事想来听听你的意见……”
虽然要商量的事情很快搞定了,但是冯主席受到的冲击更大了。韩文清和张新杰?这两个人是什么情况?看起来是韩文清暗恋张新杰啊!霸道队长攻X精英副队受?去他妈的,我在想些什么??
整个人都不好了的冯主席飞去了雷霆战队,然后从独身一人一直十分礼貌的肖时钦那里得到了些许安慰。
嗯,最后一个是叶修。这本来是他最佩服又最不想见的选手,但发生过前两起事件之后,他对叶修的成见也没那么深了。
兴欣网吧二楼,叶修站在走廊窗口抽烟,听到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笑了。
“哟主席,怎么一个人来了?也没带个保镖助理?年纪也挺大了,受不受得住啊?”
果然一开口就是嘲讽。冯主席喘了两口气,道:“不用带,也就是来看看你们冠军队的选手,顺便跟你们商量点事。”
“哦,成,训练室就在这二楼,您看看他们去吧。”叶修点点头,又抽了一口烟,“要我陪您吗?”
冯主席摆摆手:“不用了不用了,你在这儿抽你的吧。”
他擦着叶修的肩走过几步,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叶修逆着光站在窗口吸烟的背影,看上去竟然十分落寞。
“说起来,你年纪也不小了,不考虑成个家吗?”他突然开口问道。
“哟,稀奇啊,主席怎么这么操劳,还关注起我们退役选手的终身大事了?”叶修奇道。
“哎哎哎,别侃啊,问正经的呢。就没有,喜欢的人?”他其实暗指苏沐橙。
叶修脸上的笑突然消失了。他掏出烟盒,又拿出一根烟,拿旧的烟头点燃了,把烟头掐灭,新的烟吸了好几口,才低声道:“有啊……可惜死了。”
冯主席疑心自己听错了,正欲再问,突然想到某个,十年前就堪比周泽楷一枪穿云的神枪手。
他不说话了,感觉自己好像触到了叶修的伤口。叶修朝他点了点头,又把身子转过去了。
冯主席情绪有点低落地往里走,推开了第一间房间的门。
“给我给我给我!”一道人影从他面前一闪而过,转眼扑到了另一个人身上,“喂喂喂,那明明是我的!”
那个被扑的人笑道:“方小锐,这次可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啊!今晚非得好好欺负你!”
“我警告你不要太过分!今晚我要在上面!”
“啊呀,老婆想骑乘位吗?行吧,我这么体贴当然得答应了!”
“混蛋!”
“我混不混蛋还不是老婆最清楚!怎么,现在就想要试试吗?”
冯主席目瞪口呆:“林敬言,你怎么在这里?!!”
“呃?主席?!”一脸贼笑兮兮的林敬言抬头看过来,惊呆了。
他和方锐还保持着一个十分暧昧的姿势。
方锐火烧屁股般地从林敬言身上跳下来,磕磕巴巴地解释道:“咳,主席……那个……林敬言他退役之后也没地方去,就说来看看我……刚好就说着今晚一起PK的事……”
他越说声音越小,语调越心虚。
PK?!你当老子傻又聋吗?!老婆?上面?!骑乘位?!!天呐,我的联盟里都是些什么怪物?!难道游戏打得好的人就非得gay里gay气吗!
冯主席气愤道:“你们继续!算我打扰你们了!”
然后啪地甩上门出去了。站在门口他越想越气,感觉心脏跳得又有点快了,于是摸药,吃药。这是他这几天来第三次做这个动作了,因此十分熟练。
叶修叼着烟望了望这边,看到冯主席的表情已经猜到了发生的事,笑道:“吓到了吧?主席也体谅一下,他们年轻人,火气重,习惯就好了。”
这种事是习惯习惯就能好的吗?!为什么联盟里这么多优秀的选手都跑去搞基了啊啊啊!
冯主席十分不能镇定。就在这时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传来,两个人一前一后地上了楼,后面的那个高大身影大步向前,一把抓住了前面那人的胳膊。
“罗辑!罗辑罗辑!你听我解释!我真的对她没有任何想法!从头到尾我都只喜欢你一个啊!”
“你喜欢谁关我什么事?!想找女朋友就去找啊,没人拦你!‘荣兴哥哥’!”
“罗辑罗辑!你相信我!我真的对她没意思!要不今晚你上我,好不好?哎呀你信我,我对水瓶座完全没有兴趣,他们在我眼里,就跟那个胡子老头儿差不多!”
最后一句,他抬眼看到冯宪君站着,就顺手指了过来。
还沉浸在“天呐新选手竟然也搞成这样了吗”的震惊里的冯主席看到指向自己的那根手指,听到那句“胡子老头儿”,本来就千疮百孔的心灵终于经受不起打击,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诶?!主席?主席?您没事吧?!”失去意识前叶修的声音由远及近,“包子你闯祸了!赶紧带着罗辑回房间去!打120!”
冯主席最后一个想法是:这次醒过来以后,我的心脏承受力一定会更强大的吧。
一定的吧。

评论(25)

热度(494)